第229章 玲瓏骰一點定心驚

謝憐低聲對花城道:“慕情不知道怎么回事, 風信在找劍蘭和胎靈。該不會……”

該不會沒跟其他神官一起走, 留在仙京里找人,結果就遇到這一連串的上天下地、水淹火燒了吧?

或者更糟, 也許, 他們兩個現在都在君吾手里!

這時, 一旁國師走了過來,道:“太子殿下, 不用找了。如果他在這里他就沒必要藏。這邊人雖然多, 但還沒幾個他能放在眼里的。既然他不在這里,那他就只能去一個地方了。而且, 他希望你跟著他走。”

謝憐了然, 道:“銅爐山嗎?”

國師點頭, 道:“恐怕他直接開了縮地千里了。除了仙京,那里才是他最強的地盤。”

師青玄道:“啊?你們要去銅爐山嗎?去那種恐怖的地方???”

謝憐道:“已經去過一次了,還好,不算非常恐怖。也許風信他們也在那里。”

國師卻道:“不要掉以輕心。你這次再去, 等著你的肯定就是不一樣的東西了。”頓了頓, 道, “我跟你們一道去吧。最好再找幾個可靠的武神當幫手。不要受傷的,受傷的去了也是拖后腿。”

這下,謝憐可傷腦筋了。“可靠的武神”?或許之前還有幾個武神可靠,但現在根本沒有幾個了。倒的倒,焦的焦,有的失蹤, 有的被小孩子抱住大腿不放號啕大哭。花城道:“不用找什么別的幫手了,全都沒用。我和哥哥就夠了。”

國師道:“肯定不夠的。”

裴茗遠遠抗議道:“血雨探花,請你不要用如此令人信服的口氣說‘全都沒用’這種話!”

師青玄哈哈道:“裴將軍,你都焦這么厲害了,老鼠也打得不如雨師大人多,有什么好抗議的!”

他許久不見裴茗,一見面還是以嘲他為樂。裴茗被他戳到痛腳也拿他沒辦法,愈加郁悶。這時,忽然一個聲音道:“等等,還有我,我也去。”

眾人分開一看,這才發現,說話的竟是慕情。不知何時,他站在了人群的最后。謝憐見他出來,松了一口氣,道:“慕情?你什么時候來的?剛才你去哪里了?還以為你也失蹤了。”

慕情卻道:“我一直都在啊。”

花城抱著手臂,斜眼掃他,道:“一直都在,卻沒說話,也沒出力嗎?”

慕情淡淡地道:“我說了我一直都在。只是沒怎么說話,你們也沒看到我罷了。”

但是,方才好幾次缺人手都找不到他,喊人也沒見他出來,大家這才以為玄真將軍失蹤了。謝憐還抱著希望風信會不會也在人群里,只是他們沒發現,搜了一圈,風信是真的不在,只好道:“好吧。你要跟我們一起去幫忙嗎?太好了,總算有人可用了。”

于是,慕情便走了上去。看他跟來,國師和花城的臉色這時卻難得的如出一轍。他們兩個都是從很早以前就對慕情不大青睞了,花城不提,國師從一開始就不想收慕情為徒,看樣子都能猜出,與其多一個慕情這樣的幫手,還不如沒有幫手。慕情也不會不清楚他們的態度,但過去之后還是對國師施了一禮,低聲道:“師父。”

國師點了點頭,也沒說什么。畢竟慕情也沒做過什么真天理難容的事,既然他要來幫忙,沒理由讓他回去。他對師青玄道:“太子殿下的神像鎮在這里了,怨靈們還要個幾天凈化。這會兒好幾撥人,你好好看著吧。”

師青玄也點頭:“那是當然!不過等等啊這位前輩,我問你好幾次了,你能不能回答一下我,您到底哪位高人啊?”

國師不答。幾人隨著花城行到一旁一座大宅前。花城閑閑拋了個骰子,正準備開門,誰知,隨意看了一眼,突然神色微變。

謝憐敏銳地覺察到了,道:“怎么了三郎,縮地千里開不了嗎?”

花城收了神,微微一笑,道:“不是。只是,我很少拋出這樣的結果。”

他向謝憐攤開掌心。謝憐湊上去一看,也愣住了。

蒼白的掌心之上,只有一枚孤零零的骰子,赫然是一個一點。

花城一出手,從來都是六點大紅,一點之數,當真是極為罕見。謝憐心尖隱隱一顫,道:“……這個點數是什么意思?不小心失手了嗎?”

花城道:“根據以往的經驗,大概是,前方有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在等著我的意思。”

“……”

謝憐的心小小沉浮了一下。國師在后面道:“唉,我跟你們這些年輕人說了多少次,賭博不好,趁早戒掉!殿下你看看,他這是沾染了什么壞習慣!”

兆頭不好,花城卻神色如常,收了骰子,笑道:“這個看看就罷,幾點都無所謂。危不危險,我說了算。”說著開了門,道,“走吧哥哥。”

他轉身就要邁進門里,謝憐卻下意識抬手抓住他,當場就想脫口而出“你別去了”,但不用想也知道絕無可能。最后,輕聲道:“走吧。不過,你別離開我。有什么事的話,我會保護你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