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玲瓏骰一點定心驚 2

如果那尊巨石神像在這里, 幾大步快速邁過就是了。但它現在被謝憐留在皇城鎮壓惡靈, 那三座山怪也化了劍,還是不來為妙。

謝憐道:“三郎, 銀蝶能帶我們飛過去嗎?”

花城道:“巖漿灼熱, 恐怕銀蝶渡河渡到一半就會被熔化。”

渡河渡到一半, 從空中掉下去,一頭栽進巖漿流的中心, 那可不太好看。花城卻又道:“不過, 有現成的通道。”

眾人順著他目光望去。不一會兒,謝憐道:“巖漿里怎么有人?”

千真萬確, 他絕對沒看錯。就在剛才的一瞬間, 他看見巖漿里翻出了一只慘白的手, 向天伸出。仔細再看,慕情道:“真的有!而且不止一個?”

至少是成百上千的人,不少身軀和頭顱都浮在河面上,有的被炎流沖得打轉, 有的甚至在逆流往上游。他們的身體全都是詭異的白色, 面目模糊, 并非活人。

謝憐明白了:“是烏庸皇城里的那些空心人……被巖漿沖到這里來了。”

以他們的身手,把這些空心怪人當成墊腳石,飛身踩過去,應當不難。只是這些亡靈在炙熱炎流離苦苦掙扎,又要被他們踩一腳,頗有些慘, 但眼下也顧不上這些了。

慕情率先過去,瞅準了方位,幾個起落,不一會兒就穿過了護城河,站在了河的對岸,回頭看向這邊。謝憐對國師道:“我把您先送過去吧。”

畢竟國師不是武神,甚至不是練家子,要人帶才行,他點點頭,往前面去了。花城卻道:“哥哥,我來吧。”

順其自然,謝憐道:“好。”

花城便走了上去,扶著年邁的老人一般摻住了國師的胳膊,道:“國師,您老人家請吧。留神腳下。”

國師一回頭,看到扶住自己的不是謝憐,皺了皺眉,道:“啊?怎么是你?”

謝憐忍俊不禁,輕咳一聲,道:“三郎很真誠地說想要扶您,我就讓他代勞了。”

國師道:“干什么無事獻殷勤?”

花城則笑容滿面地道:“是我和是哥哥也沒什么不同吧。況且,我很尊敬您啊,當然不介意代一下這舉手之勞。”

國師無語片刻,道:“真的尊敬我就把你臉上的假笑收一收吧,這假的也太過分了。”

花城立刻不笑了:“哦。”二話不說,帶著國師,刷刷刷身形就移到了對岸。

他身形詭譎奇快,國師還沒反應過來就站在了慕情身邊,整個人都愣住了。而被花城靴子踩過的那些空殼人甚至都沒發現自己被踩了,往上看看什么都沒有,摸著腦袋莫名其妙,繼續在巖漿里游泳。國師終于回過神來,看了一眼花城,評價道:“身手還行吧。”

這邊,謝憐心道:“太嚴格了,這種身手怎么能叫只是‘還行’?”搖了搖頭,道,“我也過去了!”

花城轉身道:“哥哥,你先留在那邊,我過去接你。”

但謝憐動作比他言語快,早已動身,飛身躍出,在一個仰面朝天的空心怪人肚皮上一點,感覺腳下堅硬的身軀微微一沉,而他已再次躍出,在前方另一個空心怪人頭頂一點。

如此,踩過五六個,就來到了炎流的中央。誰知,正當謝憐要再次騰空而起時,身體卻猝不及防一沉,險些失去平衡!

他憑著迅捷無倫的反應立穩,低頭一看——他腳下那怪人,居然伸手抓住了他的靴子!

謝憐心道:“糟了,又來了!”

糟糕透頂的運氣又來了。前面幾人過河時都安然無恙,偏偏他過去的時候就遇上了一個不好對付的怪物,抓住他右腳腕不讓他起身!

那空殼怪人因為是空心的才能浮在巖漿表面,但也不能承擔多大的重量,灼氣騰騰,蒸得謝憐渾身冒汗,袖子的一角居然著火了。

再停留下去,只怕要么連人帶腳踏石沉進巖漿里,要么整個人都燒起來!

千鈞一發,謝憐急中生智,若邪飛出,把在前方三丈之遠的另一個空心怪人也拉了過來,左腳踩在那怪人背上。如此,兩具石殼分擔了他一個人的重量,浮力增加,一時半會兒沉不下去了。應了急,謝憐這才拔出芳心,斬斷那抓住自己靴子的手臂。正欲再躍出,一道紅影已閃至他身邊,謝憐道:“三郎?我已經沒事了,你不用過來的。”

花城遠遠一掌炸碎了那抓住謝憐的空心怪,道:“上岸再說。”

兩人一起來到岸上,謝憐拍熄了袖子上的火,道:“不好意思,讓你擔心了。”

花城道:“我的錯。過去之前就應該告訴你等我回去接你的。”

國師道:“行了行了,打住啊,殿下沒那么嬌弱,你不過去他也能應付的,接什么接?走吧!這邊。”

幾人上了岸,又走了一陣,來到了烏庸皇宮之前。

皇宮有一半都埋在地里了,幾人進入之后,路面是傾斜的,一路通往地底深處。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