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玲瓏骰一點定心驚 4

慕情深吸了一口氣, 承認道:“……的確, 風信是我打傷的。

風信氣壞了:“我就知道絕對是你!”

慕情對謝憐道:“但那是因為仙京完蛋了!當時所有神官都在想辦法逃出去,他卻還留在那里不肯走, 叫他走他也不聽, 再留著遲早被業火燒死, 我才打算把他打暈了再丟給你的!”

謝憐道:“但是,你并沒有把他交給我, 風信失蹤了, 卻出現在了這里。”

慕情道:“因為中途出了一點意外。”

“什么意外?”

慕情道:“那胎靈。它突然從背后襲擊,狂咬不止, 不讓我帶上他。我沒來得及拉起他, 仙京就開始解體重組了, 于是……”

于是,風信就隨著身下那片地,不知道被挪到哪兒了。

如果所言屬實,也就是說慕情這本來是想做個好事, 卻一不小心捅了簍子, 坑了風信一把, 非常尷尬了。

謝憐道:“那你當時怎么不早說……”風信也道:“你這真不是想讓我被燒死在仙京嗎?就把我打暈扔那兒了?”

慕情面色一僵,對謝憐道:“胎靈一直蹲在他胸口,而且后來那女鬼劍蘭也來了,我料想她會叫醒或挪開風信,不至于眼睜睜看著他被燒死。”

謝憐也明白了。他主動出來救人,大概是因為心虛。畢竟是他把風信打暈弄丟了的, 出于責任,自然也要出一份力。難怪他一路上心神不寧的,恐怕也在忐忑風信會不會死了……

然而,這套說辭,很難取信了。風信狂抓頭發:“你這事干的簡直了!我要找人你不知道嗎?!你不打暈我說不定就找到了!”

慕情冷靜地道:“那胎靈是白無相的手下,白無相不會對他們不利。而他們不想跟你走,你留在那里也就是浪費時間,喊一千遍也沒用,不如先離開仙京保命,之后有機會再找,你非要趕著那種危急時刻來弄什么親子相認嗎?我只是做出了當時情況下最有利的判斷而已。”

風信可沒他那么冷靜:“有利個屁!不是你家里人你才能說這種話!等等,所以你意思是,你本來想救我、讓我離開?”

花城卻道:“別的廢話不用多說了,回答我的問題:君吾對你說了什么?”

慕情閉了嘴,稍稍遲疑。

花城又盯著他道:“你現在是不是聽命于他?”

慕情立即道:“絕無此事!”

花城道:“那么請解釋這個咒枷。”

慕情辯了這么久,有點兒口干舌燥,須臾,啞聲道:“我說了……你們可能不信。”

風信道:“剛才問你你往死里抵賴不認,現在才承認,當然難信了。”

慕情微慍道:“為什么我不承認?如果我剛才就告訴你怎么回事,你也肯定不會信!依舊會是這個態度,誰會承認?一承認就百口莫辯了,還不如不認!”況且,風信沒事固然萬幸,但這事回頭說起來還挺丟臉的,以他的性子,不想認也是正常。謝憐一直耐心地聽著,道:“先讓他說完吧。”

慕情看了一眼謝憐,半晌,才艱難地道:“這個是……因為,他讓我,對殿下不利,我,不肯,所以才……”

話到這里,他自己都別扭,說不下去了。花城道:“所以,他一生氣,就給你套了個咒枷?”

慕情不語。

風信道:“沒別的了?”

花城臉上沒什么特別的表情,道:“憑心而論,你自己相信你說的話嗎?”

“……”

慕情仿佛受了莫大的羞辱,冷冷地道:“你們愛信不信。我打暈風信這事有誤會,但我沒有聽命于任何人。”

風信道:“慕情你……還是說實話吧。”

慕情看到他的表情手指骨節就咔咔作響,道:“我說的就是實話!你想聽到什么?我投降了君吾反過來害你們是嗎?我在你們心里就是這樣一個人對嗎?太子殿下?!”

他望向謝憐,目光激蕩。謝憐盯了他許久,一直在思索,正欲開口,花城卻抱著手臂,攔到他身前,迎上了慕情的目光,淡聲道:“用不著這樣看殿下,畢竟你身上早有先例。”

慕情道:“我又沒問你!什么先例?”

花城微笑道:“什么先例?從殿下手里搶來的福地,修煉起來可順利?”

他微笑中透著絲絲寒氣,語氣更是森然不善。慕情一愣,臉色白了白,不由自主倒退兩步,道:“你!……”

與謝憐爭福地那件事,他自己也知道做的不算很厚道,因此,最怕人翻出來戳戳點點。花城語氣雖帶笑,無形之中卻是咄咄逼人。

慕情驚,謝憐卻也驚。他驚的是,花城怎么會知道這件事?

謝憐和風信都不是嘴碎的人,從不愛在背后議論人是非、或散播什么。雖然當時慕情離開給他們打擊都很大,但他們也從沒有說出去對別人抱怨過。至于搶福地,謝憐后來再也不想提這件事,并未和人談起,相信風信也是一樣的。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