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天官賜福 >

第233章 百丈高崖千傾炎瀑

謝憐怔了怔, 道:“我沒想干什么?”

花城道:“那你拿劍干什么?”

謝憐道:“我……防身啊?”

花城的臉色陰沉的可怕, 抓得更緊了,道:“你想怎么防身?把劍放下!”

這還是花城第一次用這種神情和語氣對謝憐說話, 謝憐整個人都愣住了。風信警惕道:“你憑什么讓他把劍放下?你先把他放下!”

一柄戰斧劈面飛來, 謝憐眼疾手快舉劍將它斬飛, 道:“怎么防身……就這么防啊!”

花城的神色和語氣這才稍稍緩和,但仍沒放開他, 道:“你不用防身, 站在我身后就好。把劍放下。”

風信從地上踢到了自己的弓,撿起來雙手握住、揚弓當劍, 擊飛一只流星錘, 更懷疑了:“你這么抓著他是想干什么?你當真是本人?殿下, 血雨探花的通靈口令除了你們還有沒有其他人知道?總不至于只有你一個人知道他口令吧?”

經他提醒,謝憐忽然想起,花城的通靈口令,并不是只有他們兩個人知道。還有第三個人聽到過。

君吾!

仙樂宮里, 他讓謝憐當著他的面和花城通靈, 是清清楚楚聽到了的!

但是, 謝憐還是覺得,面前這個一定是花城本人沒錯,只是……他像是忽然想到了很不好的事情,才會是這個態度。

思忖片刻,謝憐道:“好。”收起了芳心。

下一刻,銀光橫閃, 彎刀出鞘!

厄命一出,整座兵器庫登時漫天銀光,火花不斷,金石斷裂之響不絕于耳。謝憐和風信被這亂閃的寒光殺氣包圍在中間,一動不動。十聲之后,花城轉過身,彎刀回鞘。謝憐的目光從他身上挪到地上。

只見原先那數百把兵器,全都被厄命打成了齏粉……

謝憐蹲到地上,撿起兩片劍的碎片,心中有點痛惜:“這些可是不可多得的好劍……”

這時,風信道:“殿下,門,好像多了一扇門!”

謝憐放下碎片,站起身來,道:“原來如此,是要解決掉這些兵器才能出去。”

原本是得見血殺生才能打開門的,花城卻直接用暴力打開了。剛想到這里,花城便拉了他往外走。看他殺氣騰騰的,風信道:“下一步你們打算怎么辦?”

謝憐道:“當然是去找國師和慕情。”

花城平靜地道:“如果慕情真的投靠了君吾,那就先要他的狗命。”

“……”

三人出了兵器庫,走了一陣,謝憐猶豫片刻,還是問道:“三郎,剛才你是不是以為我要用劍刺自己啊?”

花城不答,臉色還是極不好。謝憐道:“我不會的。”

花城看他一眼,道:“是嗎?”

謝憐被他看得心里虛虛的。

說真的,要是在以往,搞不好情況危急就真這么解決了,但現在,再也不會了。

謝憐道:“是!我答應了你的。況且那么多刀槍劍戟,每個捅我一下,我豈不是要被捅成肉泥?哈哈哈哈……”笑到這里,他就笑不出來了。

因為,他說到“捅”字之后,花城驀地凝視向他。那目光謝憐沒法形容,看得他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少頃,花城突然一伸手,用力將他攬進了懷里。

風信走在最后,震驚了:“我操了?我還在呢???”

謝憐眨了眨眼,拍拍花城的后背,道:“怎么啦?”

花城低聲道:“殿下,你不要這樣笑啊。”

他緊緊摟住謝憐,道:“不好笑,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

想起之前自己撿地上尸毒骷髏,花城臉色都那般不好,謝憐心中歉然,道:“對不起,我再也不跟你開這種玩笑了,本來只是想讓你不要擔心的,沒想到起反效果了。”

風信仿佛被這種氛圍嚇到了,茫然了一會兒,道:“我……也覺得不要了?既然他這么認真……”

花城終于放開了謝憐,沉聲道:“走吧。”

沒了帶路的國師,三人除了繼續深入皇宮,也沒有別的選擇。

但沒出來多久,謝憐便覺察了空氣中的異樣。

他道:“你們覺不覺得……好像變熱了?”

他們一行人剛剛進入地下皇宮時,是森涼森涼的。但走了一陣,四周空氣仿佛突然膨脹,悶熱了許多。風信似乎頗有同感,但他一轉頭,微微一怔,抬手指道:“殿下,看后面!好像有光。”

正如他所說,后方有光,正在緩緩逼近。

在漆黑的地下出現了未知的光源,這情形頗為詭異,是有什么人來了嗎?

待到那光現出真面目,謝憐終于發現,地下的空氣變熱了,不是他的錯覺。那令人窒息的悶熱,就是這光帶來的。

赤金的炎流,咕咚咕咚翻著的氣泡,向著坡下三人爬了下來。

外面的巖漿,順著河道流進地下皇宮來了!

謝憐正心道不好,突然覺察背后有人飛速奔過。他反手就是一綾抽出去,道:“稍等!問個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