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5章 通天橋三傻還復昔

不知是滅頂的恐懼、還是炙熱的巖漿, 謝憐整個人都被淹沒了。

良久, 他才悠悠轉醒。

一醒來,就發現自己躺在堅硬的地面上, 而慕情跌坐在一旁, 正呆呆地看著他。

謝憐眼前還隱隱發紅, 一下子坐了起來,道:“三郎!”

誰知, 他一坐起, 慕情便回過了神,道:“別亂動!”

謝憐下意識手掌欲撐地, 卻撐了個空, 重心一偏, 整個人險些翻下去。微微一驚,這才發現,他根本不是躺在地上。

他是躺在一座橋上!

這是一處空間龐大的底下巖洞,穹頂深邃入浩瀚夜空, 洞中, “浮”著一座殘橋。

橋身殘缺不全, 漆黑駭人,似木似石,仿佛經歷千年雨打風吹、塵封火燒。無柱支撐,自懸空中,向前后兩端無盡地延伸,不知來自哪里, 去向何方,望不到盡頭,辨不清方向。有的地方寬達三丈,有的地方窄得只能容一人通行。

殘橋百丈之下,便是燒得翻滾的通紅巖漿池,猶如地獄紅湯。

通天橋?

謝憐腦海中第一時間浮現的就是這三個字。兩千年前,烏庸太子為避大難,造了一座通天之橋,這座橋會不會就是它的遺跡?

他記得自己是被白無相生生拖下來的,現在怎么會在這座橋上?

謝憐爬起身來,道:“三郎?”

慕情依舊坐在一旁,道:“不用喊了,他不在。”

謝憐轉向他,道:“我們怎么會到了這里?中途設了縮地千里嗎?”

慕情道:“大概吧。我明明是沖著巖漿池掉下去的,但在半空中,就被傳送到了這里。”

可憐風信,三個人都掉下來了,就他一個留在上面,多半又要抓狂罵街了。不過,最要緊的還是先找到花城,不知他被移到了哪里?

謝憐瞥到被扔在一邊的芳心和長刀,撿了起來,向慕情走去。慕情見他提著劍沉著臉走來,不知以為他要干什么,神色忽然緊張。

謝憐卻把他的刀遞給他,又向他伸出一手,道:“你沒事吧?沒事就站起來,我們得趕緊走了。”

慕情看著他向自己伸出的那只手,沉默許久,搖搖頭,道:“走不了。我手足都受傷了。”

謝憐蹲下來查看片刻,果然,慕情雙手手掌都紅了一大片,腿上也有燒傷,怕是只能慢慢走了。思索片刻,他道:“我扶你吧。”

他將慕情拉了起來,手臂扛在肩上,如此攙扶行走。走了幾步,忽然,慕情道:“為什么?”

謝憐一邊打量四周環境,一邊道:“什么為什么?”

慕情道:“我以為你發現我也沒事后會更懷疑我。”

謝憐道:“哦,不會啊。”

“為什么?”

“因為我知道啊。”

“知道什么?”

謝憐道:“我知道你沒有說謊啊。”

“……”

慕情臉上是什么表情,當真難以言喻。

謝憐理所當然地道:“你不是讓我相信你嗎?我是相信你啊。就這樣。”

“……”

“怎么說呢……”謝憐道,“我也算認識你很多年了吧,這一點我還是可以肯定的,你不是這樣的人。之前我不是說過嗎,你可能會往別人杯里吐口水,不過下毒這種事,你不會做的。”

聽前面一句,慕情似乎微微動容,聽到后面半張臉都黑了,道:“這個比喻就算了,真的算了,不要再提了。吐口水這種事我也不會做的,太沒品了!”

謝憐擺擺手,道:“不要在意這種細節啦。而且,就算萬一的萬一,我倒霉透頂,看錯了你,你也打不過我和三郎啊,反手一掌就把你打死了,構不成威脅哈哈哈……”

“……”慕情喃喃道,“你是故意的吧,你一定是在努力地想把我氣死吧……”

“咳,開玩笑的,總之吧。”謝憐不笑了,抓著他的手臂,看向前方,道,“如果你真的因為拒絕為惡,被君吾戴上咒枷,那我就不能讓你因為做了這件事而付出不好的代價。”

他平靜地道:“因為你做的是對的。”

慕情瞪了他半天,最終,咬牙切齒地道:“謝憐,你這個人真是……”

謝憐馬上道:“免了,你想怎么評價我我還不知道嗎。眼下你還得靠我扶呢,就別說些讓我想把你丟下巖漿池的話了。”

慕情哼道:“知道我想怎么說你你還救我。”

謝憐道:“彼此彼此了。我救你,只是遵從自己一貫的原則罷了。再說,雖然你這人各方面是都挺微妙的,以前我真有段時間很想揍死你,不過當時沒揍成,過了這么久,也提不起興趣了。但再微妙、再想打你,你都罪不至死吧,能救當然要救。”

慕情泄了氣般地哼笑了幾聲,默然片刻,又道:“殿下,其實我……”

正在此時,兩人腳下同時一沉,雙雙勃然色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