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6章 血探花惡斗白無相

正在此時, 三人同時感覺到下方一波灼浪傳來, 齊聲道:“當心!”腳下提速。七八道火柱沖天而起,一看下方, 聚集了更多的熔巖怨靈!

謝憐道:“風信, 把慕情給我!”

風信二話不說把背上慕情丟給他, 謝憐背上,慕情道:“快搞死它們, 煩死人了!”

風信道:“用你多說!”開弓便是連環箭。他這兵器攻擊范圍可比謝憐和風信瞎打一氣要遠多了, 炸得下方赤浪高飛、尖叫連連。謝憐道:“干得漂亮!”

慕情在他背上道:“還行吧!”

怨靈們怨毒不已,商量一陣, 游到更遠的前方, 合力向上噴火。轟轟幾聲, 謝憐道:“前面一段橋被它們燒斷了,它們想截斷我們的去路!”

風信罵道:“我操了,這么齊心協力手拉手抱團干什么不好,非要害人!我看你們再過八千年也別想從巖漿里上來!”

他一揚弓, 那些熔巖怨靈又散了。謝憐道:“別罵了準備好!要跳了!一、二、三——!”

一開始蓄力加速, 二計算步數, 三足下猛蹬起跳——三個身影騰空而起,越過橋斷缺口,落到對面,繼續狂奔。那橋本是作“通天”之用的,理所當然的漸漸坡度上揚,但謝憐越奔越是身輕如燕, 道:“我們三個,好久沒這樣了吧!”

慕情道:“你是指這樣一起并肩作戰,還是一起奪命狂奔?”

謝憐道:“都有!”

風信:“明明經常這樣!”

謝憐:“是嗎!”

可是,有些東西說開和不說開時,心境是完全不一樣的。謝憐哈哈笑了兩聲,雙目一直觀察四下,始終沒瞧見一縷紅影,忍不住微微有些焦躁,道:“三郎!”

他的喚聲在偌大空曠的地下巖窟中回蕩,無人應答。謝憐嘴唇發干,舔了舔。背后慕情看他東張西望的,沉默片刻,道:“殿下,你真的很喜歡他啊?”

“……”

謝憐沒料到他會突然這么問,道:“啊。啊?……啊。”

雖然他面上一臉茫然,耳根卻慢慢地紅了。慕情見了他這幅模樣,無言以對,遲疑片刻,才道:“我不是故意嚇你,但是我得提醒你,你有沒有想過……也許只有我們兩個被傳送到了橋上,而血雨探花……沒有呢?”

風信道:“你這不是廢話嗎?既然這里只有你們兩個,他當然是被傳送到別的地方了……”

說到這里,他才反應過來慕情是什么意思。他不是說花城被傳送到了別處,而是說……也許,花城落入了巖漿池中。

謝憐舔了舔嘴唇,道:“這,這怎么可能?”

慕情道:“你別覺得不可能。血雨探花是絕境鬼王沒錯,可白無相也是。而且他是第一代絕境鬼王,銅爐山主人,這里是他的地盤,是他法力最強的主場。”

風信狂瞪慕情,斥道:“快閉嘴!你什么毛病,這個時候了開口還不能說點好聽的?他可是血雨探花!”慕情果然不說了,但還是辯解了一下:“我只是覺得我們總得考慮一下萬一是這種情況該怎么辦。”

謝憐眼前浮現花城蒼白的掌心中那個異常鮮紅刺眼的一點,也不知該說什么,正想說話,忽然猛地剎步。后方風信差點撞了上去,道:“怎么了?!”

話一出口,他便發現不用問了。

只見前方,空氣之中,鋪天蓋地、星星點點地閃爍著萬千磷磷銀光。像是天上有誰打翻了裝滿銀粉的寶盒。

謝憐放下慕情,向前走去。他探出手,輕輕觸了觸空中一片稍大的銀光。觸到了,便將它捏在了手里,緩緩拿到眼前。

另外兩人也湊上前去看,風信道:“這,這是……”

慕情直接說出來了:“死靈蝶的……碎片?”

大概是嫌他說的太直接了,風信又怒瞪他。謝憐的手微微抖了抖,握住了那片發出淡淡銀光的蝴蝶殘翼,吐出一口氣。

風信撓撓頭,道:“往好里想,起碼他沒真的掉進巖漿池,肯定到這兒來過,對吧。”

慕情指著一旁,道:“然后在這里和誰打了一場。好大的一場。”

謝憐順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微微睜大了眼。

只見四面八方的巖石上,遍布了無數駭人的刀鋒劍痕。

那是厄命的刀痕。

刀刀入骨。謝憐從前不是沒見過花城用刀,但他的風格,一貫輕松愜意,漫不經心。與其說他是在用武器,不如說是在耍著小刀玩兒。這些刀痕里,卻滿是殺意。可想而知,與他交手之人有多了得,這一戰有多險惡。

他一句話也不說,趴下來看了看。橋面上沒有跌落的痕跡,橋下方也沒有聚集歡呼的怨靈,這才稍稍安心,又爬起身來徑自向前奔去。身后風信背起慕情,追上去道:“殿下!”

謝憐屏住呼吸。因為他不想聽到自己過于急促、一點也不鎮定的呼吸聲。紊亂的呼吸,這對習武者而言是大忌,不光加重身體的負擔,還會擾亂心曲的節奏。但屏住呼吸也沒用,他手足都在發顫,跑著跑著還腳下一崴,險些摔個跟斗滾幾十圈滾下橋去,風信和慕情都叫了起來,直讓他小心。忽然,謝憐道:“什么聲音?”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