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 血探花惡斗白無相 3

國師沖花城喝道:“年輕人不要輕敵!他這幅模樣比白無相形態更不好對付!而且你原先占了兵器了得的便宜, 現在可就沒有了!”

果然, 君吾身上的傷一掃而光,從頭到腳煥然一新。他看了國師一眼, 微笑道:“當著我的面教別人怎么對付我, 我不殺你, 你膽子倒是越來越大了。”

那微笑中透露著警告意味。國師不說話了,也直視著他。謝憐道:“您放心, 三郎從未輕敵。”

他再清楚不過了。縱使花城面上笑得再肆無忌憚, 手上也絕不會松懈。

君吾凝視著劍鋒,淡聲道:“誅心, 許久不見了。”

芳心——或者, 該稱之為誅心了, 正在他手中發出低沉的嗡鳴。

謝憐過往一直覺得芳心上了年紀不好用,沒準哪天就折了,卻沒想到,它在昔日的主人手中, 和在自己手中的氣勢竟截然不同!

誅心和厄命每交鋒一次, 整座通天橋都在顫動, 仿佛隨時會坍塌落入巖漿之中。比起方才,君吾的力道強度和速度明顯都上了一大階。花城雖仍不落下風,但眉頭微蹙,神色更凜。遠遠幾人觀戰,也是心驚不已。

因為,君吾每一劍都在狠狠刺探花城的右眼!

花城擋了兩次, 驚險至極,很快發現他反反復復都在用這一招,仿佛盯準了右眼是花城的弱點,要再挖一次。他每次出手,花城自然全力防御,反復去擋。如此一來,豈不是陷入了拉鋸戰,什么都做不成?

厄命上那只眼睛仿佛感應到危機,狂怒不已。黑玉般的劍鋒再次襲到。只聽清脆的一聲“叮”——花城并未舉刀格擋,君吾卻收了劍。

謝憐一身白衣,攔在了花城身前。

方才,他竟是以一彈之力,彈開了誅心寒氣森森的劍鋒!

謝憐還是實在忍不住,入場參戰了。他徒手捉鋒的本領了得,但這還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險惡的一劍,輕輕一彈,幾乎半條手臂都麻了,尤其手掌,倒退幾步甩了幾下才恢復知覺。花城在他身后道:“哥哥?”

謝憐道:“一起啊!”

二人背靠背站立,戰意齊齊對準另一方。見狀,君吾微笑更深,道:“哦?”

謝憐低聲道:“你上我下!”

話音未落,兩人便分一上一下,向君吾抄去。謝憐對君吾招數路數心中有數,隱約能猜到他下一招要怎么走,脫口道:“勾!”

花城依言,彎刀回鋒。君吾果然險些中招,謝憐又道:“轟!”

花城再次依言,這次不用刀,卻是赤手運法轟擊。君吾肩頭果然被轟中,身形一沉,若非他身手太快,這兩下恐怕都打到要害了。斗著斗著,謝憐忽然醒悟,花城為當世之絕,這般身手,怎會需要他來提醒?這可太冒犯了,老毛病又犯了,忙道:“抱歉!你不用聽我的!”

花城卻笑瞇瞇地道:“哥哥說的是最佳選擇,為何不聽?”

忽然,橋面一塌,花城足下一空,眼看即將墜下,謝憐踩在橋上若邪一卷,將他卷了回來。下一刻,他只覺脖頸一寒,君吾閃到了他身后,一手搭上他的肩,道:“仙樂,身手不錯。”

他靠的太近,謝憐毛骨悚然。花城道:“哥哥!”

他左手一拋,厄命飛旋而來。謝憐反應奇快,微微低首,厄命擦著他頭頂飛過,劈向他身后的君吾。君吾這才放開了搭在他肩頭的手,謝憐趁機躍回花城身邊,厄命又飛旋著回到花城手中。二人配合無間,旁人只看到三道身影閃電般忽隱忽現,簡直快到無法想象、令人窒息。而君吾的笑聲回蕩在巖漿穹頂的上方,仿佛在鼓勵他們:“好。很好!繼續!”

慕情一邊勉強避過橋上塌陷之處,一邊悚然道:“國師!他……他沒問題吧?他在笑?”

國師道:“我早說了!比他生氣更糟糕的、就是他高興了!這才剛剛開始而已!”

那邊,君吾得了誅心如虎添翼。謝憐見他不斷持劍狠襲花城右眼,膽戰心驚,斥出若邪,纏住誅心劍柄。誰知,君吾反手一拽,謝憐便整個人向他飛去。

謝憐先是一驚,隨即鎮定,反正他原本就想奪劍,無所畏懼,迎刃而上,腦中把接下來可能交手的兩百多招都瞬間預演了,豈料飛到半空,一只手抓住他往后一拉。謝憐落地,回頭一看,只見花城攔在他面前,一道黑玉劍鋒穿心而過。

看到這幅畫面,謝憐簡直窒息了,道:“三郎?!”

花城面色微沉,君吾正等著謝憐自己撞上誅心的劍鋒呢,見被攔下,拔劍后退,似乎微感失望。謝憐根本忘了花城是鬼,就算胸口被打個大洞也照樣活蹦亂跳,現在依舊不放心,雙手捂在花城胸口那個并不流血的傷口上,道:“三郎你……你干什么突然?!……”

花城道:“我怎么可能讓你再在我面前被它刺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