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9章 破白甲奇法斷咒枷

芳心劍劍挾著一股逼人威勢, 遠觀幾人也看得膽寒, 更何況在這種攻勢之下連連后退的謝憐?

方才,花城一人應對白無相尚且游刃有余, 君吾出來后, 卻要兩人才能與他打成平手。銅爐山的主場法力優勢終于漸漸凸顯, 謝憐隱隱感覺到一股威壓在壓制著這邊。

而且,君吾還有一層白甲護身, 那是一件他親手煉制的千年法寶, 防御幾乎無懈可擊。他只需護頭,花城出刀奇快奇準, 謝憐也見縫插針, 二人幾乎將君吾喉嚨、心口、背心、腹部、肩頭等地都正面打了個遍, 可對手竟紋絲不動!

慕情喊道:“別費勁了!沒用的!那白甲根本不可能刺穿!”

謝憐道:“攻他右肋下方!”

彎刀再出,劈中他所言之處,果然無用。慕情喊道:“說了沒用的!不如先想辦法拉開距離,我們加入一起戰他!風信!你箭呢?”

風信正爬上一旁巖石, 要去抓那只對他狂吐信子和口水的胎靈, 聞言道:“好!來了!”

謝憐卻道:“繼續不要停!攻他右肋下方!”

風信道:“殿下!!他那套甲很厲害, 砍幾百刀也不一定能突破!”

謝憐道:“沒事聽我的!用不著那么多!”

花城也不問為什么,彎刀連擊。突然,刀鋒掠過之處,出現了一抹裂痕。

鮮血迸出。厄命的刀鋒,劈進了君吾右肋下方的腹部!

花城在君吾前方,單手握刀, 目光冷厲地平視著他。謝憐則站在君吾側方,若邪趁機而上,捆住了君吾雙手,使他無法出手格擋。

那邊慕情愕然道:“怎么會?”

那千年白甲,怎么會這么容易就被花城斬破了???

謝憐拽緊了若邪,盯著君吾,道:“……忘記了嗎?八百多年前,我和你打過一場的。”

風信和慕情反應過來了:“第二次飛升?”

當時,謝憐對君吾提出,請貶他下去,并且,要和他比試一場。

雖然那一戰雙方約定都不手下留情,但想來君吾一定還是有所保留。

可是,謝憐卻是全盡了全力。

他一共出了三千多劍。其中,刺中君吾的有四百多劍。而這四百多劍里,有一百多劍就是刺中了這個地方。

謝憐堅持不懈地刺了君吾三千多劍,終于突破了那千年白甲幾乎無懈可擊的防御,一劍捅進了他右肋下的腹部。

就是此刻,花城的刀,斬落之處!

所以,八百年前,謝憐就在這白甲上留下了舊的傷痕。只需三刀,花城就可以突破!

而且,花城的刀比謝憐想象的還要凌厲。彎刀入腹,絕對是重創一擊!

他心里剛喘了一口氣,就聽國師道:“沒用的!他……”

照理說,身受重傷,君吾應該行動受限,但他卻只是低頭看了一眼,神色依舊不變。謝連剛覺察不對,君吾雙手微微一動。

隨即,謝憐聽到了“嗤嗤”兩下輕微的撕裂聲,同時,手上一松。

若邪……斷了!

那條白綾裂為兩截,忽然毫無生氣地落了地。下一刻,謝憐便感覺脖子被人一把掐住,整個人都被拖了起來!

他聽到花城道:“殿下!”只是,那聲音忽然變遠了。君吾的聲音倒是近在咫尺,他道:“仙樂,難道你覺得,被捅刀這種事,我的經驗會比你少嗎?你覺得,我會在乎嗎?”

國師遠遠地道:“就算你們捅他百十八刀也起不了作用!因為……他好像……已經根本感受不到痛覺了……”

謝憐被長劍穿心而過也可以面不改色,君吾,也是一樣的。

風信原本已經拉開了弓對準君吾,聞言又放下,道:“什么?!那豈不是打不打中都沒用?!”

慕情道:“順便再告訴你們一個我觀察到的壞消息。我懷疑,他自愈速度比受創速度還要快。”

“什么?!”

而那邊的謝憐已經能確認,這的確是事實了。

他傷勢那般駭人,換個人肯定就當場被攔腰斬斷了,但他傷口卻已經不流血了。君吾道:“不用這么驚訝。如果時常被人背后捅刀,不讓自己立刻恢復,豈不是早死了千百次?不過,你們兩個,真是相當不錯。”

他微笑道:“這八百多年來,我只被一刀一劍傷過,分別就是你們。血雨探花,站遠,你不會想看到仙樂被我捏斷脖子的樣子的。”

“……”

花城面色沉沉,眼中厲色翻涌,但看到君吾把謝憐抓著懸在通天橋上方,一松手,謝憐就會掉下百丈炎池,須臾,還是收了刀,負了手,扶著彎刀,緩緩退后了幾步。

看上去,還頗為鎮定,但他手下的彎刀卻暴露了什么。厄命大為焦躁,眼珠狂轉,猛盯謝憐。花城退到通天橋邊緣,君吾才道:“可以了。”

他抓著謝憐,兩人直視彼此。半晌,君吾突然把謝憐往一盤巖石壁上撞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