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太蒼頂千般塵埃定

一瞬間, 眾神官臉上神情都變得比裴茗更微妙了。

一名白衣道人應聲出來, 神色平和,氣度從容溫雅, 正是謝憐。眾人紛紛向他招呼道:“太子殿下。”“殿下。”

神情言辭, 無一不小心翼翼, 客客氣氣。謝憐也客客氣氣和眾人打過招呼,迎了出去, 道:“雨師大人。”

雨師牽著那頭高大的護法坐騎黑牛, 來到了臨時搭建的棚屋前,向這邊微一頷首。

那黑牛身上還背著大箱大箱的土產, 是專門送過來的, 據說吃了有滋養護法的奇效, 眾神官聽了,一部分興高采烈上去瓜分,也有一部分不動。謝憐就沒有動,雨師道:“我帶了別的東西給太子殿下。”

謝憐笑道:“啊, 那就先多謝了!是什么?”

雨師從袖中取出一小段白布裹著的東西, 一打開, 謝憐雙眼一亮,道:“多謝雨師大人!我正在到處尋找這個!”

風信也過來一看,也道:“奇品蠶絲!太好了!你那玩意兒終于可以修好了!”

謝憐在袖中掏了掏,掏出兩截斷裂的白綾,喜道:“是啊,總算找到能修補若邪的材料了!我這就去補!”

風信卻拽住他道:“你補?算了吧, 你能補什么,叫別人幫你吧。”又回頭喊道,“慕情!來干活!”

慕情慢吞吞地走了過來,冷冷地道:“什么?你什么意思?叫我補?”

風信道:“那不是你的拿手絕活嗎?”

慕情哼道:“你們也太會用人了吧,又把我當下人使喚,只怕明天就要叫我掃地了吧。”

謝憐哈哈笑道:“算了,算了。我自己來吧。”

慕情卻已從他手里接過白綾,翻著白眼找針線去了。隨后,裴茗也過來打了個招呼,想拍拍黑牛,卻被那牛大口牙“鐺”地一咬,險些咬斷手指,討了個沒趣,趕緊走了。雨師道:“裴將軍手臂還沒好么?”

謝憐道:“沒呢。當初他和容廣說好,要用明光劍,除了要他道歉,還要他付出一條手臂作為代價。雖然最后容廣怨氣散去,留了幾分面子沒要他的手臂,但還是傷的不輕。”

雨師道:“原來如此,難怪裴將軍神情如此詭異。”

謝憐卻心道:“他神情詭異可不是因為這個。”

原來,裴茗對在銅爐山、仙京大火中先后被雨師所救始終耿耿于懷。他這般自詡頂天立地好男兒的大男子,簡直無法忍受在女子面前丟一點點臉,尤其還是一個有舊怨的女子。和雨師比起來,大概宣姬的行為還更能讓他接受一點。總之是翻來覆去不能釋懷,看見雨師就意難平,所以才神情詭異。

不過,雨師壓根沒搞懂他在意難平什么,總是禮貌地報以微笑,兩人根本不在一條道上,簡直莫名滑稽。

雨師道:“對了,太子殿下,宣姬如何了?”

謝憐道:“宣姬被關在山下,你要去看看嗎?”

·

大戰后,原先從各鎮壓地逃竄出來的妖魔鬼怪們都被暫時收押在了太蒼山下臨時設立的地牢中。謝憐帶路,還沒到地牢,遠遠就聽見一陣粗聲狂罵,裴宿和半月坐在門口,都是面無表情。

現在人手太過緊張完全不夠用,于是他倆就被打發來幫上天庭看守地牢了。牢里關著刻磨,仇人見面分外眼紅,他整天對這兩人進行鋪天蓋地片刻不休的謾罵,他倆就假裝聽不懂,木頭人一樣排排坐。見二人走進,他們都站了起來,道:“太子殿下,雨師大人。”

雨師把一盒土產拿給了他們,謝憐道:“辛苦你們了。雨師大人想來看看宣姬。”

裴宿卻遲疑了一下,道:“宣姬……”

謝憐覺察不對:“怎么了嗎?”

兩人進入牢中,找到關押宣姬之處,皆是一愣。只見牢中,空空如也,只剩下了一套破破爛爛的紅嫁衣。

裴宿道:“宣姬,昨天晚上,就消散了。”

宣姬的怨氣居然消散了,真是不可思議。就在前不久,這女子的執念還那么深,死掐著裴茗不肯放手。謝憐道:“或許終于想通了吧。”

想通了過去的幾百年里,自己是為什么從一個英姿颯爽的將門貴女變成一個瘋瘋癲癲、遭人嫌棄的怨婦。失去了什么,得到了什么,恐怕會萬分羞愧,不堪回首吧。

她一心盼著拋棄了自己的男人能被自己感動或是威脅,回心轉意,可猛然發現從一開始就根本沒有轉圜余地,終于想通了。

可是,她是憑著對裴茗的意難平、不甘心才能留在世上的,一想通,就沒必要再留了。想想也是挺沒意思的。

雨師在原地坐了下來,似乎要為她善后超度。畢竟,那是除她以外,世界上唯一一個雨師國的人了。謝憐不便打擾,退了出去。

·

出去后,看到裴宿和半月都在啃雨師鄉種出來的果子,謝憐也過去撿了個,準備和他們蹲在一起啃。誰知,他忽然感覺到什么,猛地回頭望去。只見不遠處半人多高的草叢中,有什么東西一閃而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