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 君憐花兮我憐君兮

謝憐收了珠子, 向下望去。簡陋的大棚殿里也走出幾個神官, 問道:“南陽將軍怎么了?”

只聽風信道:“你們看我抓住什么了!”

他一頭從山林里撞出,奔了上來, 手上捉著一個黑衣人, 眾神官大驚:“靈文!”

被風信拿在手里的正是靈文。風信對謝憐道:“如你所料, 靈文果然去取錦衣仙了!”

取下咒枷后,謝憐法力暴漲到了可與君吾抗衡的地步, 那錦衣仙自然再也奈何不了他。靈文被花城打為不倒翁, 在大戰中失落,時間一過她身上的法術便會自動解開, 不知所蹤。但謝憐想到她多半會來取錦衣仙, 于是脫了那衣服, 拜托鬼市放出風聲,果不其然,靈文上鉤了。

靈文作為潛逃犯,雖然被拿住押到臨時議事殿中, 卻仍不見慌亂之色。裴茗一上來就按著她肩, 把她按到桌前坐下, 沉聲道:“總算找到你了!靈文,你要付出代價!”

“……”

十幾位神官也團團圍了上來,個個目光如狼似虎、神情如饑似渴,幾近猙獰。靈文這才稍稍感覺不妙:“……你們想干什么。”

“砰”的一聲巨響,一疊近人高的公文卷宗被摔在她面前,摔得連桌子帶椅子都一震。裴茗“啪”的一掌拍在卷宗上, 道:“這些,你處理下。”

“……”

靈文似乎松了口氣,然而又感到一言難盡。豈料,這口氣還沒松到底,便聽“砰砰砰砰砰砰砰!”

十七八聲巨響后,十七八疊過人高的海量公文都被摔了過來,將她重重包圍在其中。

十七八位神官從卷宗林的縫隙中七嘴八舌對她道:“等你好些天了!快來幫忙算賬!”“這些你也都處理下。”“遺漏的部分記得補上。”“最好一個時辰之內把我們這沓整理好!”……

靈文:“……”

一天一夜之后,靈文終于從臨時議事殿中被放出來了。

原先亂七八糟的卷宗經過一天一夜的奮戰,已經全部處理完畢,分類得整整齊齊。眾神官歡天喜地各自領了自己殿的翻查,而靈文已經臉色鐵青,眼睛下消失了一段時間的黑眼圈又浮現出來了。

那邊各人翻檢完畢,紛紛大喜,裴茗道:“果然還是杰卿比較有效率啊!這下能對上了!”

“清楚了!真是感謝靈文大人!”

作為一個犯人的靈文在眾多神官的簇擁之中呵呵道:“不敢當,不敢當。”

見狀,昨天沒塞卷宗過來、今天殿里依舊一團糟的神官們也坐不住了,圍過來道:“那啥其實我這邊也有幾沓昨天忘了拿來您看看要不然也……”

靈文:“……”

謝憐蹲在臨時議事殿外吃饅頭,吃完了拍拍手,終于把靈文從苦難中解救了出來:“諸位,待會兒再算吧,先讓靈文喘口氣。”

從前他發話,必定沒什么人當回事,但如今可就不同了。幾人都道:“太子殿下說的是。”不敢多言。靈文坐在椅子上,閉眼扶額,等其他神官都出去了,議事殿內冷冷清清沒幾個人了,她才對謝憐道:“恭喜太子殿下,法身復位啦。端地好計策,真沒想到,現在連鬼都是您的信徒了,聽您的調派。”

謝憐道:“那不是我的信徒,是我在鬼市的朋友們。我請他們幫忙而已。”

靈文點了點頭,神情了然。須臾,謝憐道:“靈文,我有個問題想問你。”

靈文道:“太子殿下請問便是。”

謝憐道:“三郎,我是說花城主,他穿過你這件錦衣仙,但錦衣仙對他無效,你知道這是為什么嗎?”

靈文道:“原來是這個問題。我以為太子殿下你早就知道了?”

謝憐怔了怔,道:“愿聞其詳?”

靈文一振衣擺,正襟危坐道:“太子殿下,聽過錦衣仙的傳說吧?”

謝憐道:“聽過。是你親手做的。”

靈文道:“可以這么說。雖然我從沒想過這件衣服上凝聚的怨氣會讓它變成這樣一件妖物,但的確是我為了加速須黎國覆滅殺了白錦沒錯。”

謝憐專注聽著。靈文繼續道:“這件衣服在人間輾轉里,經過無數人的手,無數人拿到它后都選擇用它殺人、害人、騙人。雖然如此也可以消弭它的怨氣,但,白錦不是個這樣的人。

“他不喜歡被這些人所用,十分厭惡。所以,當他遇到與他近似的穿衣者和特定的授衣者時,便不會激發怨氣,而是會很高興。”

謝憐道:“近似和特定分別是?”

靈文道:“你給血雨探花穿上了錦衣仙,但你對血雨探花并無一絲一毫的嫌隙與加害之心,全身心地信任;而血雨探花,對你也是如此,不,應該說更甚——血雨探花真正讓他有共鳴的地方,是就算他沒有穿上錦衣仙,你讓他為你做什么,他也會毫不猶豫地為你做什么。包括為你而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