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似懂非懂

他喝完了每一盒湯,打個飽嗝,十分滿足,閉了會眼睛。

摸了摸鼓起的肚子,伸了個大懶腰,放下手的時候摸了下胸口,忽然又變得緊張起來。左右來回摸索自己的脖子,確認了一個事實:對自己至關重要的狼牙不見了!

他幾乎調動了自己所有的嗅覺,企圖聞到自己的狼牙。

四面八方的味道傳進了他的鼻子,消毒水的味道刺痛了他的神經,鹽水的味道讓他泛嘔,痰盂味、吊瓶味、外賣味統統和他的神經作對抗。

最終他的目光落向了窗外。

可能看得太入神了,他一步步走向窗邊,正巧被一個保安看見,保安的第一反應是有人要跳樓,飛一般的撲了上去……

凌熙尋找了一圈都不見這個“野人”的影子,正準備離開,看到走廊的一頭聚集了很多人。

她定睛一看,自己送到醫院來的“野人”和幾個保安扭作一團。“野人”此時也看到了凌熙,求助地望向她。

“喂,病人在這里,家屬快過來幫忙!病人要跳樓!”護士認出了凌熙,是凌熙把他送來醫院的,自然被認為是家屬。

凌熙如被當頭棒喝,順覺丟臉。她戴著口罩,假裝震驚:“哎呀二舅!我找了你半天,你怎么跑這兒來了!”

“這是我家親戚啦,大家不要太恐慌,他就是腦子是不太好,不會尋死的……”凌熙使出吃奶的力氣拉著“野人”離開人群,人群報以狐疑的眼神注視著這兩個人。她曾幻想過無數次穿著漂亮的衣服在聚光燈下成為眾人的焦點,但此刻她卻用口罩狠狠遮住自己。

“野人”被凌熙摟著下樓來到醫院門口。

他聞了聞凌熙的味道,有點熟悉,頓感安心。

“你直接開個價好了,多少?”凌熙摘掉口罩,“野人”才發現她表情憤怒,“我又沒有不管你,沒必要搞得要跳樓那么聲勢浩大吧!”

“野人”不懂凌熙在說什么,凌熙以為“野人”是要繼續敲詐她,于是從口袋里摸出一張紙錢,塞到“野人”手上。

“你收了錢就表示同意私了了,就表示同意以后有任何問題都不來找我了哦!說定了。”

“野人”傻傻地看著手上花花綠綠的錢,滿臉的好奇心。

凌熙以為“野人”不反駁,就代表已經接受她的私了。便趕忙回到車里,速向遠方駛去。

忽然,他聞到了狼牙熟悉的味道,原來就在那輛車上!他一個俯身想上前追趕,忽然被敞篷跑車的尾氣熏到,咳嗽不止。

凌熙疲憊得回到自己的家。

她換上自己的卡通睡衣,向后倒在床上,浴室里嘩嘩嘩地水聲讓人舒緩放松。

看到床頭送給凌正浩的禮物還立在那里,她的情緒有些低落。一腳踩踩動垃圾桶,把禮物扔進了垃圾桶里,蓋子蓋上。

猶豫了片刻,她的腳再一次踩動垃圾桶,又把里面的東西拿了出來,一只手把禮物盒放進了保險柜。

在她心中,終究沒有放下對凌正浩的感情。

凌熙哼著小曲,走進浴室,用腳測了下水溫。

正準備脫掉睡衣洗澡,忽然聽見了了奇怪的聲音。

“篤篤,篤篤”似乎是有人在敲門,凌熙疑惑跑出去開門,發現門外并沒有人。

她有點害怕,關上門,把門反鎖起來。回到浴室,一回頭,卻見那個“野人”狼蹲在她的跟前!

凌熙嚇得一個踉蹌,撞上了浴室門,浴室門“啪嗒”卡住反鎖上了……

“又是你,你怎么進來的?”凌熙警惕得質問“野人”。

他站起來,一步步朝著凌熙逼近。

凌熙一邊不自覺得往后倒退,一邊撞著膽子警告面前的“野人”:“你有沒有想過,這種行為,其實很不劃算,原來最多算碰瓷,現在變成入室搶劫了。”

“哧”他朝著凌熙發出憤怒的聲音。

凌熙驚恐,手機直接從指尖飛出,劃出一道慘烈的弧線落入浴缸。

他躥到凌熙面前,突然伸手向凌熙的胸襲來。

凌熙連忙裹緊睡衣,緊閉雙眼,她聽到自己心跳在激烈的跳動,不知道“野人”會對自己做出什么舉動。沒想到“野人”卻繞過她,去摳門框,摳鎖。

“啪”,墻上的浴霸開關被壓到,強光刺下來,他連忙雙手捂眼,退到墻角。

原來這個“野人”怕光啊!凌熙迅速從抽屜里翻出手電筒,用光束對準“野人”的眼睛。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