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毫無防備

“不好意思,我給你找的律師今天來不了了,改天我再幫你約時間。”鄭理和白藝凌道歉。

“沒事,反正我的離婚官司估計也是個持久戰。”白藝凌寬容一笑回應道。

凌熙聽到離婚兩個字,忽然難以和眼前這個知性淡雅的女子聯系到一起。她對自己的多慮夾雜著一絲愧疚。可既然今天離婚官司談不成,不就可以順利去看電影了嗎!

凌熙坐到鄭理身邊,挽著他的手,再次提意讓鄭理陪自己去看電影。

“要么白藝凌一起去吧?”鄭理聽到凌熙再次發出看電影的提意,每個毛孔都戒備了下。

白藝凌感到兩股截然不同的眼神襲來,鄭理仿佛在說“來呀來呀”,凌熙仿佛在說“快走快走”。她猶豫一秒,還是決定不打擾這對歡喜冤家了。

凌熙欣賞地打量白藝凌,拽著鄭理離開了咖啡館。

夜色漸深。華燈初上,酒店外的霓虹燈招牌閃爍著。

“這邊這邊,小心,別撞了頭!”唐澄指揮一個服務生推行李車出現。

行李車上,陸子曰早已不省人事。

服務員小聲打趣:“這么多年,第一次見到男的橫尸來開房的,大開眼界。”

唐澄刷卡開門,剛把陸子曰推進房間,松了口氣準備離開,突然,陸子曰“噗通”一聲從行李車上滾落到地上。

陸子曰迷迷糊糊的說著胡話:“要說苦,其實我也很苦。30歲的大男人了,我媽還要搶著洗我內褲,我毫無隱私啊;生病感個冒,我媽也要拿著溫度計追我到學校。”

唐澄本要轉身,結果看著一臉說醉話的陸子曰,覺得莫名可愛:“是挺同情你的。”

陸子曰自顧自繼續往下說。

“我爸也靠不住啊,他人生里只有四件事,種花、養鳥、搓麻、泡腳。半夜給我打電話,說問我個大事,結果是問我四川麻將刮風下雨怎么算錢,我很胸悶啊……”

唐澄翻了個白眼:“這也胸悶啊,這不是很幸福嗎,老古板,你就知足吧。”

不料陸子曰一把拉過了唐澄,唐澄一個踉蹌跌倒在陸子曰身上。

陸子曰第一次觸碰到女人柔軟的身體,身體的細胞似乎被突然喚醒,唐澄被陸子曰有力的胳膊抱住,兩個人情不自禁擁吻起來。

霓虹燈從窗口照進房間,把房間映成了曖昧的粉紅色,唐澄心里低估了一句,男人果然都一樣……

凌熙坐在副駕駛上,看著鄭理陪在自己身邊,一臉滿足。

太好了,陸子曰今晚也該沒空騷擾她的男人,她心里默默給唐澄贊!

細想著自己的陰謀得逞,不自覺居然笑出了聲。

“你撿錢了?”鄭理冷冷得打趣道。

外面晚風輕柔,夜色迷人,氣氛剛好。

“想著能在電影院跟你過二人世界,比撿到鉆石還開心。”

凌熙低聲告白,忐忑地等待這個一直和自己開玩笑的“鄭杠精”能認認真真回應她。

嘟嘟嘟,電話不合時宜地響起。

凌熙有種不好的預感,接起電話,電話另一頭是鄰居翁阿姨用獅吼的聲音投訴著。

“凌熙啊,你這個小姑娘究竟怎么回事啊,大晚上的開派對,動次打次,整棟樓都被你震醒了,還要不要人睡啦。”

凌熙聽到電話里傳來重金屬搖滾聲,這才反應過來,該不會是莫格利出什么幺蛾子了吧!

鄭理借機不由分說將凌熙送到家門口。

“今天沒有整到我是不是有些遺憾?”

凌熙心里極度失望,穩了穩自己,強撐出笑容:“也沒那么遺憾,這個電影要上映到下周,今天看不成,明天后天再后天。只要你有空,我隨時也空。”

“看來是個蓄謀已久的大招啊……”鄭理撫額,此時看到凌熙家窗口有人影飄過,他指了指窗口,“你家里……是不是有人?”

“沒有沒有,你不要誤會……”

“男朋友吧?誰這么善良收了你?”

“你真的希望我交男朋友嗎?”

“當然,你就是太閑,急需一個男人來轉化注意力。”

凌煕忽然沉默不語。

鄭理也察覺到凌熙表情失落:“怎么了這是?”

“既然你都這么希望我有男朋友……”凌熙話鋒一轉,“那我一定會讓你希望落空的,拜拜。”

凌熙說完就下車,對鄭理展開一個大大的笑容,揮手拜。

但在轉身的瞬間,笑容落寞下來。人面對危險時,第一反應總是閉上眼睛,卻不如動物一樣知道如何第一時間反擊或做其他更好的應對;仿佛閉上眼祈禱著什么,看不見什么就能改變。其實自己知道,這只是一種自我保護的,本能。凌熙心理默問鄭理,你知道我多希望你是我的男朋友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