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跟我回家

莫格利傻傻地一路跟著唐澄,最后停在了商場樓下。

他跟隨著唐澄,乘著四面都是玻璃的電梯緩緩來到商場一層。

不由分說,唐澄將莫格利直接拉到拐角處的理發店。理發師技巧嫻熟,手起刀落,地上的頭發越來越多。鏡中人的五官,因少了頭發的遮擋而逐漸清晰起來。

唐澄打量著莫格利,滿意一笑,又將他拉進一家家男裝店。柜臺小姐將襯衫熨平,給莫格利穿上。等煥然一新的莫格利朝著唐澄走來,唐澄端在手里的咖啡差點沒灑在地上。風衣、圍巾、皮鞋、修身褲,簡單的裝扮在莫格利身上發生神奇的化學反應。莫格利變成劍眉星眸的大帥哥。像是走上紅毯的明星,所有的妝容正好,燈光的弧度剪裁出恰到好處的側臉,自帶背光,氣場全開。

唐澄暗自感嘆,如果第一面見到的莫格利是這樣,她早就下手了!

突然,莫格利從包里掏出一個東西給唐澄。唐澄打開一看,是一顆巧克力,她不由樂了。

“這么快就學會了我們人類的禮尚往來了,無師自通嘛。”

莫格利臉上露出笑容,他拉開自己口袋,里面有著更多的巧克力:“給凌熙。”

這家伙,陪他剪頭發逛街、買衣服,居然才給自己一顆,給凌熙那么多,真叫人有些不平衡。

唐澄憤憤不平,卻也懶得和他計較,要是這家伙真的是凌熙男朋友,凌熙倒也很幸福啊。

想著想著,唐澄突然余光瞥到一個熟悉的身影,遠處那個白襯衫的男子,不是陸子曰嗎?而他對面那個人,好像是自己的客戶,正在和妻子白藝凌打官司的池旭。

唐澄拉開車門,讓莫格利先進入,她偷偷來到陸子曰和池旭身邊,只見池旭拿出一個紅包遞給陸子曰。

“一點小意思,請笑納。”

“紅包你拿回去,官司該怎么樣就怎么樣,我不會放水。”

“給你錢,是因為看得起你。別趁機端架子油鹽不進,我告訴你,這個世界,還真不是什么都公平的。”

“你可能想多了,我還真沒想改變世界,當初選擇法律只是想維護自己內心的秩序,而已。”

唐澄聽到他們的對話,大致已知道個大概。

她忽然覺得陸子曰這個老古董,居然有點酷。

“你這人,怎么這么沒有眼力勁兒。”唐澄頓了頓,徑直往陸子曰和池旭面前走去。

陸子曰和池旭對唐澄的突然出現有些意外。

池旭有些尷尬,想解釋,卻被唐澄打斷:“對律師沒有信任,想做兩手準備,你這樣的客戶我遇到過很多。我說陸老師,這種事情,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各取所需,互利共贏,這么簡單的事你也不懂嗎?”

陸子曰沒想到唐澄居然和池旭沆瀣一氣,直呼自己看走了眼,看錯了人……

看著陸子曰一副捶胸頓足,上了賊船又下不了的郁悶,唐澄差點要笑出聲來。

她整理了下情緒,不急不緩,暗中給陸子曰暗示。

“這里沒有旁觀者,也沒有攝像頭,就你、我、當事人,只要不被抓住把柄。你不說,我不說,又不會有別人知道。”

陸子曰看著唐澄意味深長的眼神,似乎讀出了額外的訊息,但又不太確定。

“錢我就不收了,但你必須告訴我你和小三的事情,這樣我才能幫你。”

池旭有些猶豫都望向唐澄:“唐律師,這個是什么意思?”

“我想陸律師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吧。”

秘密的談了一會兒后送走了池旭,只剩下陸子曰和唐澄兩個人獨處了。

“唐律師,我有幾句話想對你說。”

“好,你說。”

“我想了想,上次求婚還是太冒進,可能嚇到你了。婚姻的起點應該還是從戀愛開始……”

“停停停,你要有空研究男女情感,還不如回去好好思考下策略,想想怎么贏我。還有,我現在有男朋友了,你可以徹底死心了。”

陸子曰僵住,半信半疑。

唐澄見陸子曰不信,主動帶陸子曰去見莫格利,像利用莫格利給陸子曰一個死心。

等他們到了停車處,卻發現車門大開,莫格利早已不見蹤跡。

唐澄震驚地站在車前。

“莫格利?!”

“是一個穿米白色風衣的男生嗎,剛才我攔著你講話的時候,看見他往那邊走了。”

陸子曰指著不遠處的路口。唐澄一陣風似的往前狂奔,陸子曰趕忙也追了上去。

唐澄邊找邊撥打凌熙電話,而另一邊,凌熙卻正和鄭理及一男一女吃著晚宴。

為了不讓任何人破壞自己和鄭理見面,凌熙早早將手機調至靜音。

溫馨的飯館內,擺放著一桌精致的港式菜肴,獨立的包房內可一覽窗外的迷人夜景。

凌熙一身精致的禮服端在在鄭理面前,她故作輕松地和鄭理解釋:“對了,有個事我要澄清一下。昨天直播的時候,跟公司的一個……同事,以男女朋友的方式出現在鏡頭前。你們都別誤會啊,那只是一個營銷的手段。”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