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惺惺相惜

李凱和任何滿意一笑,將莫格利帶到凌熙面前。

凌熙沒想到助理們那么快就把莫格利教完了,她邊夸贊邊走到椅邊上,莫格利見狀趕緊上前,紳士地拉出了凌熙的椅子。

凌熙心中暗嘆,不錯啊,這家伙果然有狼一般的學習力。

沒想到她剛想坐下,莫格利把椅子拉著后退了一步。凌熙見狀,趕緊跟上椅子。她一走過去,莫格利又把椅子往后拉著倒退一步。

凌熙一把按住椅子,十分不解,“你跟我玩捉迷藏呢?”

“要紳士,有禮貌,才能贏得好感。”莫格利一本正經回復道。

你這哪是有禮貌,簡直是有毛病!凌熙一把拉過椅子坐下,莫格利愣在原地不知所措。他委屈地看向李凱等人,噤若寒蟬。

“所以你這一天到底學了什么?”凌厲地眼神掃了一圈眾人,“你們這一天到底教了什么?浪費時間!你們就等著采訪時看我笑話?”

莫格利嘆氣,扯了扯凌熙的衣角,示意她不要批評李凱和任何。

“別吵我,一邊去,現在不想看到你。”凌熙煩躁地看著莫格利。

莫格利邁著憂郁的步子走到一邊,有些垂頭喪氣,他拿起自己的手機忽然回頭,對準了凌熙,并眼明手快點開一連串高分貝的網絡神曲,瞬間,凌熙耳邊“動次打次”地響著音樂,整個辦公室都“動次打次”起來,所有人都抬頭驚訝地看著莫格利。

“你們說女生說不想就是想,其實我覺得這樣特別不合適。”

凌熙搶過莫格利的手機,“啪”地扔在桌上,近乎崩潰。

“讓你好好學社交禮儀,結果一點技巧都沒學到,我真是瞎了眼,毀了智商,太高估你了!”凌熙轉頭又繼續對任何和李凱說道:“今天教不會他,你們所有人別想下班回家,直到教會為止!”

凌熙說完,扔下一臉呆滯的眾人,氣呼呼地走了。

待凌熙走后,莫格利見形勢不對,趕緊拿起手機撥打陸子曰的救命熱線。

陸子曰看著莫格利氣餒的樣子,他覺得幫莫格利好好放松一下,帶他去射箭場運動。

莫格利好奇地看著射箭場內的弓箭,靶子以及排行榜,原來城市里還有這么好玩的地方!

陸子曰戴上專用眼鏡,換上一身運動服來到莫格利面前。

莫格利崇拜狀看著陸子曰,陸子曰有些輕飄飄,走到一個靶位前,胸有成竹地拿起了弓,一本正經地作架勢拉開弓。

“射箭呢,一定要一心一意,全神貫注,心無旁騖,才能有的放矢!”

手上的箭“咻”地一下飛了出去——7環。

陸子曰自我感覺良好地放下弓,轉頭對莫格利問道:“你要不要來試試?”

莫格利走上前,拿起弓,眼神變得犀利起來。

陸子曰在一旁提醒:“記住,要一心一意,心無旁……”

只見陸子曰話音未落,莫格利表情專注,已經接連射出幾只箭——十環,十環,十環。

莫格利連續射箭,電子播報屏上,莫格利的名字已經連續上升,最終超越了第一名的登了頂。

陸子曰如同行將就木的人一般,緩緩地拍手:“這家伙在森林里長大,是我低估了他! 這水平不代表國家去參加奧運比賽真是太可惜了!”

陸子曰看著莫格利瀟灑利落地射箭,仿佛回到了自己從前的日子,打心眼里為莫格利高興。

莫格利射完箭,果然心情好了許多。

“子曰,謝謝你,以后如果你有什么煩心事,我也會來幫你的!我們再一起去射箭!”

陸子曰看著單純的莫格利,微微一笑點點頭。

而他自己的煩心事,恐怕是無人能解,無人能幫了。

白藝凌和池旭的官司在即,他要和唐澄對峙于公堂,不知道這個女人又會用怎樣的姿態出現,每一個認識的她,仿佛都截然不同。

想到這里,陸子曰忽然意識到自己對唐澄的感情已不是負責那么簡單。唐澄仿佛織了一張無形的巨網,讓她在他心里無所遁逃。

“子曰,你在想什么呢?我回去了啊?”莫格利看著神情放空的陸子曰擔憂地問道。

陸子曰這才回過神,自嘲一笑,和莫格利告別。

莫格利開開心心回到凌熙家,沒想到正見凌熙暴躁地對著李凱、任何發火。

“我前面怎么囑咐你們的,我下午才離開一會兒,你們怎么能放著莫格利一個人離開?”

李凱和任何慚愧地低著頭:“對不起,他趁我們不注意偷偷走的,我們也沒想到他會出去那么久還不回來。”

“別怪他們,我回來了。”

凌熙看到莫格利回來,臉上閃回一絲安心與興奮,瞬間又變成氣憤的樣子。

“你還知道回來,明天就要直播了,你晚上好好和任何和李凱學,學不好不許睡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