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喜歡你

唐澄最近的日子也不是很順。

她一副吊兒郎的樣子,雙手背在身后,“吧嗒吧嗒”狂按圓珠筆。

眼前一個45歲左右的中年男人,外表嚴肅地瞪了當眼唐澄。

“看看你這個月的投訴率。”

唐澄接過侯老板拍在桌上的A4紙,上面是直線上升的投訴曲線。

侯老板從抽屜里掏出一張介紹信:“你停工幾天,去普華大學回爐重造,學一下什么是耐心。”

唐澄眼見老板這次玩真的,忽然變得嚴肅,連忙在心里打腹稿。

“你別打鬼主意想逃避啊,這次我會找專人考核你的,什么時候合格,什么時候再回來。”侯老板仿佛看出了她的小心思,一語堵住了她想說的話。

唐澄定住,無奈地走出辦公室,卻暗自心想:什么鬼考核,我就不信搞不定考核我的人!

翌日,唐澄背著包,來到普華大學門口報道。

普華大學校園里到處都是青春的氣息,男生女生結伴而行,臉上都是對未來憧憬的笑容。

漫步在教學樓中,熟悉的味道仿佛讓人回到了自己的學生時代。

唐澄推開教室門,卻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在講臺前上課。

陸子曰話講到一半,驚訝地看著唐澄出現在教室門外,內心居然冉起一絲小竊喜。他收斂住自己的情緒,溫和地問道:“這位同學,你是來上課?”

冤家路窄!唐澄回過神,禮貌笑道:“是”

“遲到了,就不要影響課堂紀律。到后面自己找位子坐下。”

切,起什么范兒啊!唐澄暗自嘀咕,把挎包往背后一甩,徑直走到后排空座。

眾學生都被這個打扮時髦,無比霸氣的女人吸引,紛紛側目,交頭接耳。

陸子曰只得敲了幾下黑板,讓學生們把注意力集中到黑板上。

唐澄坐到一個男生旁邊,從包里拿出一包牛奶給小男生,并朝著小男生眨了下眼睛:“沒吃早飯吧,這個給你,待會兒下課的時候,叫我啊,乖。”

男生很吃御姐這招,接過牛奶,連連點頭,唐澄便放心地趴在桌上呼呼大睡。

不知過了多久,周圍的聲音逐漸變得吵鬧。唐澄一抬頭,教室原先的學生都走了,陸子曰更是不見蹤影,一群新的學生熙熙攘攘來到教室準備上課。

現在的小男生那么不靠譜,喝了我的牛奶這么快就叛變了?唐澄憤憤不平地想著,拿著包走出教室,尋找陸子曰的身影。

教學樓前,陸子曰正找到一輛單車準備騎走。從教學樓里奔跑而出的唐澄立馬在車頭前擺出大字形狀,截住陸子曰的車。

“陸老師,大家既然都是熟人,你就幫我簽個字唄,反正你的‘能力’怎么樣我知道,我的專業水準,你不也心知肚明嗎?”

陸子曰似乎有些猶豫,但還是拒絕道:“不行不行,你的老板,我的老師,侯先生說過,要對你特殊關照。”

“喂,大家朋友一場,好歹有過那么……多故事!你不要這么薄情寡義嘛!!”

唐澄的大嗓門兒引得周圍幾個學生駐足。

陸子曰緊張得一把捂住唐澄的嘴,這使得兩人瞬間靠的很近。意識到自己行為沖動,陸子曰又趕緊放開唐澄,踏上單車,快速離開。

唐澄沒想到陸子曰會捂住自己的嘴,一時愣住,等她回過神,陸子曰已不見蹤影。

怎么辦?難道明天還要來乖乖上課?

忽然,她想起了什么,陸子曰和鄭理不是認識嗎?

她試圖通過鄭理詢問陸子曰家地址鄭理以為唐澄要和他解決私人感情問題,心想做次紅娘成全他們,微信把陸子曰家地址告訴了唐澄。

計劃得逞的唐澄按著地址一路小跑,尋找樓牌號。廢了很大的功夫好才找到地址上寫的地方,此刻的她狼狽至極,不由捶打自己的雙腿。這還是她二十多年來,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逼成了這副狗樣。

陸子曰家門口兩幅對聯十分醒目。

——要啥來啥手氣

——說胡就胡財運開

——橫批:歡迎光臨。”

唐澄懷疑地翻出手機,又核對了一遍地址。鄭理的情報不會有誤吧,確定這不是麻將館?

她敲敲門,無人應答,她又貼近門縫口聽,毫無動靜。難道陸子曰還沒回來了?

唐澄退出來,癱坐在門口的花臺上,正巧趕上陸母和麻友告別,拿著菜走回家。

唐澄以內腿麻,伸個了懶腰。陸母沒有注意,不小心踩到唐澄的腳上,打了個趔趄,手里的菜全部灑到地上。

“你誰啊。怎么走路的?”唐澄驚叫起來。

陸母上下打量唐澄,預見到是個不好惹的主,于是一屁股坐到地上,先裝弱勢群體。

“哎喲,我的腰,我的腿,我的手,我的屁股,我的腦仁兒……”

“阿姨,現在碰瓷不興這么演了。講道理吧,首先,是你踩我,導致自己跌倒,主要責任在你;其次,你對我進行無理的指責和謾罵,我如果去法院告你,你會被拘留的,懂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