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失意告白

凌熙既然將這個心底的秘密說出了口,忍不住繼續試探地問鄭理。

“你信不信,我已經喜歡你快二十年了?你信不信,從小到大,我每次整你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你信不信,我的保險箱里一個貴重物品都沒有,全部裝滿了我想給你卻沒來得及給的東西?”

鄭理看著凌熙越說越認真,他卻越發緊張:“我……不信。”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凌熙突然站起來,捧著鄭理的臉吻了上去。

就在兩人嘴快碰到的時候,鄭理突然意識到不對,急忙躲開。

看著眼前鄭理驚魂未定的反應,凌熙充滿了失落:“現在你信了嗎。”

鄭理一時不知如何回答,身體頃刻間像被什么束縛了一樣,無法動彈。

“哈哈,你還是中招了!這么多年,終于扳回一盤了。”凌熙笑聲打破了這靜默的空氣

鄭理瞬間配合著凌熙:“哈哈……果然是大招,殺傷力太強了,你這人,夠腹黑的啊。”

凌熙臉上的笑容綻放,表面是勝利姿態,內心卻充滿悲涼。

她一口氣干完高腳杯里的紅酒:“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來,工作室還有點事,先走了。”

從椅子上站起來的時候,凌熙依然憋出顫抖的笑臉,轉身只是幾步路的距離,凌煕卻走得異常艱難。她多么希望過去的一頁,能不翻就不要翻,翻落了灰塵會迷了雙眼。

曾經的關系,只要不揭穿,就一直有期待。

有期待,就有努力的方向,

而現在,這一切都沒了。

霓虹正濃的街道,幾個小孩子嘻哈打鬧,溜著旱冰呼啦呼啦從凌熙身旁路過。

城市從來不缺少熱鬧,廣場上放著通俗的芭樂情歌,聲音響徹夜空。

凌熙行尸走肉般,混跡在逆行的人群中。

高跟鞋磨破了腳,脫下鞋,光腳踩在地上。她再也繃不住,眼淚決堤。

原來,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時候,并沒有眼淚,眼淚永遠都是流在一切結束的時候。

和鄭理相識至今的一幕幕從眼前浮現而過。

她記得自己不接受父親要找后媽時,鄭理一直逗自己笑。

她記得過生日時,鄭理給她買了蛋糕,陪她一起吹蠟燭。

那天天臺上微風徐徐,火光搖曳,鄭理的眼眸里也跳動著星光,像是踏馬而來的騎士,凌熙在那一刻也變成了公主。

他們說,人生總會遇見那么兩個人,一個沖撞了青春,一個攙扶著人生。

可惜,鄭理不是那個兩者兼顧的人。

她覺得自己鄭理仿佛兩條交錯的直線,在這個夜晚以后只會越行越遠。

也許以后再也不會遇到一個可以奮不顧身,用盡全力去愛的男孩了吧!

凌熙的眼前,早已被淚水模糊。

突然,一個聲音從背后傳來:“凌熙!”

馬路對面,昏黃的路燈下,莫格利喘著大氣,一臉著急:“我們……回家吧。”

凌熙頹然地跌坐在自己房間的地上,剛才的一切都盤旋在腦海中揮之不去。

她閉著眼甩頭求清醒,企圖抹去剛才的記憶。這一段回憶卻像銘刻在記憶的恥辱柱上一般,越是回憶越是覺得羞恥。她捂著耳朵不想聽不想回憶,只想挖坑把自己埋葬。

一只手拉過了凌熙的手把她拉了起來:“快吃飯了,你再不出來,莫格利都快把廚房燒了!”

是唐澄?她怎么來了?

“你的事莫格利都告訴我了,再難受也要吃東西吧!”唐澄說著把凌熙拉到餐桌前。

只見廚房桌上的調料瓶七七八八地倒著,細碎的小顆粒灑地到處都是,油煙味彌漫,灶臺像是被席卷過的戰場。莫格利將兩份焦黑的牛排推到了凌熙和唐澄跟前。

他抬頭看向凌熙,她仍舊一副失了魂魄的神游狀態,令人心疼。莫格利殷勤地為凌熙擺上新買的鋼制刀叉,希望凌熙眼前一亮。但凌熙依舊面無表情,毫不在意地接過刀叉,切起了牛排,很平靜地送進嘴里。

唐澄低頭看看黑漆漆的牛排,輔以半個檸檬作配飾,毫無賣相。她用刀費勁地切了幾下,牛排堅硬如鐵,不自覺臉上寫滿了嫌棄。莫格利拿起牛排塞入嘴里,臉上的表情立刻轉為痛苦,渾身抽搐連聲咳嗽。

凌煕卻仍然若無其事地吃著,仿佛在吃正常食物。

莫格利心疼地看著凌熙:“凌熙你……別吃了吧……就算你想跟我道歉,也不用假裝欣賞我的廚藝吧……”

凌熙沒有罷手,緩緩吃完面前的食物,然后拿起身邊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氣喝下,面無表情地和莫格利與唐澄說道:“我困了,要睡了。”

唐澄一看表,現在才8點?

還沒等唐澄喊話,凌熙已經“砰”地一聲關掉了門,空留莫格利和唐澄面面相覷。

獨處在臥室的凌熙,說不上傷心還是難過,這仿佛就是一場告別儀式,告別曾經的自己。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