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智斗狂徒

唐澄跟著陸子曰相繼進入包廂,馬老板和侯老板已經圍桌而坐了,桌上是一些日常冷盤。兩個老板大笑著敬酒,氣氛和諧。

“馬老板,侯老板好。”唐澄不情愿地問候道。

見唐澄來了,馬老板收住笑,居高臨下地數落道:“我是真看不慣你們這些小朋友,告訴你們,不跟領導搞好關系的人在職場上是沒前途的。”

唐澄心里嘀咕,真是人情社會,倚老賣老。

馬老板見唐澄不再回話,繼續吹噓起來:“我20歲的時候,什么苦沒吃過,還不是熬過來了?老板討好得到位,有眼力見兒,才能一路順風順水,踩著別人肩膀成了人上人。現在該有的我都有了,房子,車子,票子,手到擒來,有了又覺得沒意思。要我說,什么都沒‘吃’有意思!人好不容易進化成了高等生物,就應該享有最高權利!吃點動物算什么?動物唯一的意義,就是被人吃!能吃到我嘴里,那是對他們的恩賜,是不是?!”

侯老板一時尷尬語塞干笑兩聲。陸子曰也覺得哪里不對勁,他擔心的撇了一眼唐澄,發現她正拳頭攥緊,狂捶自己大腿。

這個馬老板真是精神無知,粗鄙狂妄,惡俗殘忍,腦滿腸肥,只會夸夸其談!唐澄感覺自己的怒火快沖破自己的胸口,眼前馬老板仍然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越說越離譜。她一拍桌子站起來。

陸子曰用力拉住唐澄,睜大眼睛,雙手狂壓,遞了個眼色:唐澄緩過神兒來,想起陸子月的平靜大法。于是咬牙切齒的開始倒數。

“十!”

馬老板會錯意,以為唐澄說“是”,覺得唐澄孺子可教。

凌熙和莫格利已趕到包房門口,他們伸長脖子一上一下疊在門外偷聽。

莫格利聽得氣憤,想沖進去,卻被凌煕一把拉走。

“以暴制暴很優秀,但我們是高級動物,可以動動腦子的。”

于是,凌熙拉著莫格利偷偷去了員工更衣室偷換好了廚師的外套和高帽,默默走進了后廚房。后廚房理隆隆的抽油煙機噪音很大,幾個廚師正忙于手邊的料理。大師傅手起刀落,一塊帶血的肉塊瞬間成片。凌熙和莫格利躡手躡腳,順著墻邊向儲藏間移動,凌熙已經先行一步到了儲藏間門口。

突然,大師傅把刀往案臺上一拍,朝莫格利吼道:“跑什么跑!”

兩個人嚇得同時僵住了。

大師傅黑著一張臉向左側回頭盯住莫格利:“誰讓你溜進來的?”

莫格利慌張,大師傅隨手拿起一盤生魚片端到莫格利面前:“請你來試河豚的,不是派你CosPlay大廚的!”

莫格利看了眼廚師手中的盤子,轉而又緊張往凌熙處看去。

“吃啊!”大師傅不耐煩地催道。

儲藏間門口,凌熙見大師傅只注意到莫格利,沒有發現她。她想了下便迅速拉開門,一個側身閃了進去,卻沒控制好關門的力度,“砰”地發出了響聲。

大師傅奇怪哪兒來的聲音,想走過去看個究竟。

莫格利擔心大師傅發現凌熙,迅速地拿過他手中的盤子,塞了一片河豚刺身吃下去。

大廚被莫格利的動作驚了一下,忽略了門內的聲音。

“半個小時后沒事兒來告訴我一聲!出去吧!”

大師傅囑咐著莫格利,繼續回到案臺邊擺盤。莫格利趁他一個不注意,溜向儲藏間,關上了門。他靠在門上松了口氣,和凌熙比了個OK的手勢。

凌熙略擔憂地看著莫格利,這個傻瓜,那可是河豚,怎么說吃就吃了!

忽然,儲藏間一角傳出狗的低吠,兩個人順著叫聲看過去,只見一大塊布蓋著一個鐵籠子。他一把掀開布,籠子里三只土狗正可憐兮兮的看著莫格利。

“聽,它們在喊救命。”莫格利認真地和凌熙說道。

凌熙看了一眼狗狗,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莫格利看著凌熙,嫌棄地嘆了口氣,轉身狼蹲在籠子前,和狗對起話來。

凌熙目瞪口呆:“你在和他們說什么?”

“它說它是一只單身狗,還沒談過戀愛,不想這么早死。”

凌熙驚嘆不已,沒想到有生之年,真能見到有人能和小動物跨物種交流!

“它說另外兩個兄弟都是在附近散步被抓的,現在很想念主人家里的沙發腿和狗玩具。”

凌熙聽得熱呵呵地,目不轉睛地看著莫格利和狗狗對話。

小狗繼續汪汪汪地叫,莫格利為難地看了一眼凌熙。

“你怎么不翻譯了?”凌熙催促道。

“它說要我和你保持一點距離,雖然你長的挺美的,但是漂亮的女人很危險。”

“長得美我是同意的,剩下兩句反對!”

莫格利突然笑了,無奈看著凌熙搖頭:“嘖嘖,你還真以為這是動畫片,吃點魚油補補腦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