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陸氏追人

白藝凌穿著居家服忙亂收拾新家,搬家后忙于工作,生活物品還沒全部歸類完,客廳堆放著各樣雜物,衛生間里不斷傳出洗衣機的轟隆聲。她俯身搬起一個收納箱,一不小心碰到雜物柜,小花瓶應聲落下,摔得粉碎。面對滿屋狼藉,白藝凌輕輕嘆了口氣。

“叮咚”門鈴響了。

白藝凌簽收到一個快遞,有點納悶。快遞是個包裝精致的禮盒,沒有寄件人信息。她不記得自己最近買過什么東西。

拆開盒子,里面放著一瓶玫瑰味的酒,旁邊放著幾塊精致的月餅。

這該不會又是鄭理送的吧?他為什么要對自己那么特別?難道是同情心泛濫?還是真的像凌熙誤會的那樣,他都自己有特殊的感情?

白藝凌不敢再往下想,她感覺自己再猜下去要瘋了!她要去問個清楚。

第二天,白藝凌終于鼓起勇氣,走進鄭理辦公室。

鄭理正側身站在窗前。

“小鄭總,我有話要問你。”

正在這時,Amy、Linda和Christ抱著禮盒歡快沖進來。

“小鄭總,月餅收到啦,今年的還送了酒,太有情調了!”

“我只說過一次喜歡吃蛋黃蓮蓉的你就記住了,謝謝領導記掛!”

“來到沃夫大家庭的第二個中秋快樂。愿今后的每一個節日,我們都能一起度過!”

白藝凌聽到同事們對鄭理的感謝,不自覺地松了一口氣,原來這個禮物是群發的,是她自己想多了。

看著大家嚷嚷著“謝謝小鄭總”,結伴退了出去了,白藝凌也順勢想離開。

“你剛才說有話要問我,什么事?”

忽然,鄭理低沉的聲音從后面傳來。

白藝凌不由停止了腳步,尷尬地轉過身,鄭理直視著白藝凌的眼睛,兩個人四目相對。逃無可逃,似乎在那個眼神里似乎體會到了一點額外的深意,又急忙輕輕搖頭打消這個念頭,她大方一笑:“沒什么,月餅很好吃,酒很好喝。”說完便走出門。

鄭理坐在椅子里看著門外那個背影,非常失望。他強迫自己打起精神,投入工作。

一陣鬧鐘,打破了唐澄的美夢。

她頂著一頭亂發和朦朧的睡眼醒來。昨晚,她居然夢到自己和那個老古董談著“兼容合并”。夢中的陸子曰故意靠近她身邊,令她面紅耳赤。

她按掉鬧鐘,房間外居然又響起了門鈴聲。

靠,誰那么早擾人清夢啊!真不不長眼。

唐澄氣勢洶洶起床,一副提刀砍人的模樣。她穿過客廳,走到門口,看貓眼,臉色陡變——門外竟是陸子曰真身!

唐澄趕忙轉身,靠在門上。

不是吧,主動送上門來,難道昨晚做的夢是前兆?

唐澄笑笑,環顧的房間——滿地凌亂,猶如戰場,她收斂起笑容,連忙對著門外大吼:“你等我一下。”

說著,便迅速打掃起衛生,手腳并用,把臟衣服盡量藏進每個看不見的角落。她整理頭發,換絲絨睡衣。點香薰,插花,噴香水。

……

秒針滴答滴答轉了一圈又一圈。

陸子曰在門口無聊地等待著。他不斷看表,時而靠墻沉思,來回踱步;時而活動脛骨,做擴胸運動。最后,干脆趴在樓道里,做俯臥撐,一邊做,一邊默數。

這時,唐澄的門不早不晚,剛好打開。陸子曰看到唐澄一身性感睡衣出現在自己面前,不由注意力分散,手臂酥軟,整個人癱倒,匍匐在地。

“這是讓我等一下嗎,這是等一下下下下下……”

“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不要著急,進來吧。”

陸子曰跟在唐澄身后進門,像個四處張望的火烈鳥。乍一看,整個屋子干凈整潔,就跟鐘點工阿姨剛打掃完一樣。唐澄故意裝出一副見慣不怪的樣子。

陸子曰端坐著,和唐澄保持一段距離:“我今天找你,主要是侯老板派的這個案子里當事人的資料,我有幾個信息需要跟你核對一下。”

唐澄敷衍回答,故意湊到陸子曰面前:“你不覺得,我今天有什么地方不一樣嗎?”

唐澄眨巴著無辜的大眼睛,看得陸子曰頓時臉紅耳赤,心跳的聲音變大。

“是有些不一樣。你……是不是剛起床還沒洗臉刷牙。”

唐澄想發作,卻強行讓自己淡定下來,換成笑臉。就算你是顆油鹽不進的鐵蛋,我也要給你砸出個縫來。

“哎喲……我頭暈得厲害,天旋地轉,可能是看案宗看久了。”

陸子曰瞬間變身“專業醫生”,正直的說道:“可能是坐姿不對,頸椎間盤突出壓迫了椎動脈,椎動脈變狹窄、收縮,造成大腦缺血,嚴重還會出現,惡心、想吐等一系列癥狀。”

“完了,我好像加重了,有點惡心想吐了。”唐澄說著就開始浮夸地搖晃起來。

陸子曰連忙扶住唐澄,唐澄順勢搭在陸子曰身上。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