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口是心非

唐澄正坐在休息區喝著水,整個人軟綿無力,攤在椅子上喝水,精神恢復了不少。

陸子曰走了過來,給唐澄遞上一片巧克力:“我跟店里說了,幫你換了個教練,你下次找那個女私教吧。”

“奇怪了,你憑什么幫我換教練?”

“我覺得他不專業,你手超伸了、腰塌了他都沒糾正,執教水平還不如我。”

“我說你家住在大海邊啊,怎么管這么寬呢?你是我什么人啊?”

“我不是你男朋友嗎?這不是身為一個男朋友應該做的事嗎?”

唐澄聽著陸子曰的回答,忽然覺得好笑,難道互相喜歡,就要建立長期的戀愛關系嗎?

“陸子曰,你別太認真了,進階的感情就是負擔,我們在一起不合適!”

“你都沒試過你怎么知道不合適呢?”

“好!你非要試就試!明天你就會哭著求分手!”唐澄不屑,說完轉身走開。

為了準備第二天的上新,凌熙正準備清點倉庫的衣服,忽然接到倉庫老板的消息,由于暴雨,整個倉庫面臨漏水的風險。她趕緊拉著莫格利一起前去。

黑暗的倉庫的大門“吱嘎”一聲打開,燈“啪啪啪”全亮。

凌熙和莫格利穿著情侶睡衣,跟著管理員往里走,發現地板上已經積了一層厚厚的水,他們惦著腳,像是在趟水過河。幸好,倉庫管理員發現地及時,堵住了水管的漏口,沒造成什么大損失。但這些貨肯定不能繼續存放下去了,那地方隨時有漏水危險,趁著今晚得趕緊搬。

凌熙看著紙箱有些遭殃,很是心疼,立刻擼起袖子沖上去搬下一箱,卻錯誤地估計了重量。她一個沒站穩,抱著紙箱險些摔倒。

莫格利眼明手快,一把拖住凌熙。凌熙倒在了莫格利的懷里,一抬頭,撞上了莫格利擔心的眼神。

“小心點。”莫格利溫暖地聲音從凌熙耳邊拂過,兩人的臉頰近在咫尺,可以感受到對方的一呼一吸。

凌熙尷尬站起,莫格利轉頭把推車推了過來,抱起紙箱放在了推車上。凌熙見狀,也立刻行動起來,只是她搬動起來十分費力。

凌熙感慨:“李凱他們都已經和周公打牌了吧?這個點能找來幫忙的,只有真愛了……”

話說一半,她忽然意識到什么,抬頭看向莫格利,他也正好在看她。

莫格利心中涌起小小竊喜,凌熙說……他是她的真愛!

凌熙被莫格利的眼神蘇到,但立刻緩解尷尬:“好了打起精神來,我們今晚可是要做好準備,和這些貨共存亡的!”

莫格利繼續陪著凌熙一起搬箱子。看著還有幾十個大箱子,凌熙心亂如麻。莫格利則拿起手機,偷偷發起了消息。

時間滴滴答答過去,轉眼已到半夜1點。

凌熙和莫格利累成狗,一屁股坐在地上,靠在了紙箱上。

“啊……這個時候,反而覺得生意太好是個負擔了!蒼天啊,我也不求營業額了,給我降個免費勞力吧!”

忽然,電梯門開,鄭理站在電梯里,看著眼前狼狽不堪的兩人。

“你們,需要幫忙嗎?”

倉庫內,彌漫著滿滿的尷尬氣氛。

莫格利抱起一個箱子直接塞到鄭理手上,三個人一起進入了電梯。

電梯內,鄭理和凌熙并排站著,莫格利站在他們身后,人手抱著一只箱子。

凌熙額頭貼汗,衣襟也被汗水浸濕了,模樣十分狼狽。她斜眼看看鄭理,只見鄭理淡定站著,似乎沒有同她搭話的意思。

這是上次拒絕凌熙后,和凌熙的第一次見面。鄭理抱著紙箱的手指不自覺地動著,顯示出內心的緊張。

莫格利看看凌熙表情,再看看鄭理表情,知道他們都欲言又止。

電梯門開的瞬間,凌熙和鄭理一同走出去,撞到了一起。

凌熙連聲對不起也沒有說,逃也似地把紙箱往地上一放,就鉆回了電梯內。

緊接著鄭理也站回了原處,電梯門關、電梯內的氣氛越發變的尷尬緊張。

莫格利想了想,伸出手,在凌熙和鄭理的腰眼上,狠狠一捅。

凌熙疼痛彈起:“啊呀!”

凌熙和鄭理憤怒地看向彼此,氣氛一秒從尷尬變為了歡快。

“別裝蒜了,又整這套有意思嗎?為了跟我說上話,手段還是小兒科,幼稚。”

“戲精果然是戲精,演起戲來不假思索。”

“你這杠精才厲害!除了惡人先告狀、裝清白以外你還會干什么?這么多年也沒見你進步啊。”

凌熙和鄭理罵罵咧咧,吵吵鬧鬧走出電梯。

莫格利嘴邊揚起得意的笑容,但隨即又有點小失落。

沒想到鄭理和凌熙這么快就和好了,他不由感慨自己真是閑得慌,為什么要作死給鄭理發消息呢?

又恢復吵吵鬧鬧的鄭理和凌熙,終于找到了從前熟悉的感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