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無人問津

莫格利認真地看著凌熙:“我想拿著身份證,這樣可以經常坐車回來看你。我怕你一個人會無聊,我來就可以陪你敷面膜擼串看電視。我還怕你的家會很亂,我可以免費幫你打掃房間,不管怎么樣,總是需要身份證的吧?”

“蠢貨!你要辦也要辦張真的啊?拿張假的糊弄誰呢?”

“啊?”莫格利才意識到自己受騙了。

凌熙想繼續說下去,忽然想到之前詢問過莫格利親身父母的情況,莫格利自己也不知道。這讓他怎么辦真的身份證呢?看著莫格利難過沮喪的樣子,凌熙伸出手想要安慰他,卻見莫格利抬起頭,恢復了原狀。

“算了,我已經習慣了。沒有身份也可以有別的辦法吧?過兩天我就要走了,凌熙,我一定會回來看你的!”

莫格利裝作若無其事離開,凌熙聽到莫格利過兩天真的要走了,心里一沉,看著他的背影,似乎下定了什么決心。她回到房間,整理背包,匆忙出們。

莫格利在家百無聊賴,凌熙不知何時不見了蹤影。

他喝著可樂正在趴在欄桿上看著別處。漸漸的,這個城市亮起了萬家燈火,忽然有一種即將離別的愁緒。過兩天就要走了,在這里的伙伴們會想他嗎?真的很懷念大家在一起的日子啊。

凌熙的微信發來了消息——為了慶祝上新成功,我和朋友出去野營,今晚回不來啦。鎖好門,不用等我!

莫格利微微皺眉,有點失落,哪個朋友,為什么沒有帶他去?莫格利腦中冒出好幾個問好。

他點開陸子曰的電話,打了過去。可是電話那頭,傳來陸子曰奇怪的“啊……啊……”的聲音。

“子曰兄,你是不是……有點忙?”

“啊……是啊……”電話另一頭的陸子曰正在房間里舉著20kg的杠鈴片擼鐵。

“那,那算了。”莫格利沮喪得掛掉了電話。

陸子曰沒空,那唐澄應該也沒空吧……最后的兩天,大家好像都有點忙。

莫格利呆呆地望著天空,一種前所未有的孤單籠罩著他。

看來,是到了要回去的時候了。

日上三竿的時候,唐澄的尖叫聲劃破好不容易平靜的天際線。

“你要不要這么早?你數公雞的嗎,按點打鳴?”

唐澄頂著雞窩頭和黑眼圈給陸子曰開門。

“既然已經起床了,要不要我給你煮點好喝的檸檬水……”

陸子曰還沒說完,門已經“砰”地關了,陸子曰被攔在唐澄臥室門外。

“不要,沒起床,別煩我!”

陸子曰無奈,嘆了口氣,轉頭看向唐澄家里,差點大跌眼鏡,一個字——亂。

只見唐澄的各種衣服被胡亂丟棄在客廳的各個角落,陸子曰一件件收拾,收到沙發上見有衣角從縫隙中露出,便順手拔了出來,不拔不要緊,一拔無止境,內衣像大閘蟹一樣串在了一起,陸子曰被驚到了。他搖著頭,把唐澄的臟衣服一股腦兒全都塞進了洗衣機。接著又拿起掃帚、手套、平板拖把和各種洗滌劑,躡手躡腳地當起了清潔工。

唐澄躺在自己的床上做著夢,夢里還在壞笑。

這個陸子曰這下該被嚇走了吧……

她幸福地轉個身,忽然連續“擦擦、咔咔、噠噠”幾聲,把她從夢中震醒。

唐澄起身打開門,忽然被家里干凈整潔的閃光刺到眼,她認真地睜眼看看,整個凌亂的家變得干干凈凈、一塵不染,文件和書都筆直地坐在書架上,玻璃和金屬都折射出了金光。

“我的衣服,你也幫我洗了?”說著,她從晾衣架上拿下一件連衣裙,“我的禮服裙,它破洞了!”

陸子曰拿過衣服,見衣服上的蕾絲被戳了一個洞,心想這衣服質量不怎么樣啊,洗衣機都能洗出洞來……

“它是大牌!我一年才舍得給自己買一件,它不能手洗也不能機洗也不能干洗!你說怎么辦吧?”唐澄憤怒地把裙子伸到陸子曰的眼前。

“那……一人做事一人當,既然是我洗壞的,再貴我也賠。”

唐澄計謀得逞,微微一笑,強裝不爽地和陸子曰出門去購物商場。

唐澄開始后悔怎么會和這個老古董勾搭在一起的,于是決定利用這次血拼的機會,讓陸子曰對她知難而退。

購物商場內的各式連衣裙,花樣百出,爭奇斗艷。唐澄脫下身上一件外套,連同另外三件衣服一起交給導購。

“全要了,謝謝。”

陸子曰看看自己手上提著的大包小包的購物袋,再看看唐澄的瘋狂買買買的欲望,露出吃驚的表情。

唐澄見陸子曰的態度,便試探的問道:“你是不是感到很吃驚啊?”

“的確很驚訝,超出了我的預想,既然這樣……”陸子曰微微皺眉,唐澄表情得意洋洋,以為他要和自己分手,沒想到陸子曰一拍手決定,“那以后我們的房間一定得有一個超大衣帽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