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你還有我

雷阿姨看著凌熙,似乎也不愿意再說什么。凌熙也禮貌得告辭,拽著門外的莫格利,快速離開了雷阿姨的家。

離開后,凌熙一路都在思考著這位設計師的點點滴滴,她似乎很想為她做些事情,來彌補內心的歉疚。但究竟可以做些什么呢?

房子被賣掉之后,凌熙和莫格利只能借助在唐澄家中。從雷阿姨家告別回到唐澄家,凌熙本想向好閨蜜傾訴一番,卻發現她還沒有回家。

凌熙腦子里不停重復著雷阿姨對她說的話:“你來道歉,讓我看到你的誠意和擔當,但是抱歉,這件事對我的影響太大,如果你真正養過寵物,就知道這種感受了。我沒法徹底原諒你。”

凌熙回過神來,有些迷茫。雷阿姨說的“感受”,到底是什么感受?

凌熙看著莫格利:“莫格利!”

此刻的莫格利腦海里閃回著白天踹凌熙的畫面,被凌熙這么一叫猶如大難臨頭,緊張起來。心想,這位熙爺是不是要秋后算賬了,不自覺躲開了三米遠。

“你在干嘛?過來!”凌熙用胳膊肘摟莫格利,莫格利敏捷躲避,凌熙勾空,“你躲什么?”

“男女授受不親。”

“我跟你是男女朋友,怎么會授受不親,想怎么親就怎么親。”

莫格利頗感意外:“我早上把你推到雷阿姨家里,難道你就不生氣,沒有一點打擊報復的手段?”

“按照我以前的個性,當場就把你終結了。不過,看在你主觀意圖是為我好的份上,就不追究了。”

“真的?”

“很真!但我需要你幫我個忙……”

莫格利臉部抽搐了起來:“為什么我有種不祥的預感。”

于是,凌熙從柜子里拿出很多衣服飾品,花了半個小時給莫格利做了一個新“造型”。莫格利對著鏡子利的自己,感受到了尊嚴被前所未有的踐踏了。

鏡子里的自己,被帶上貓耳朵,穿上小尾巴裝,臉上還有水筆畫的胡須,變身成一只性感的“小野貓”。

“有寵物的感覺,第一條,手機里都是ta的視頻和照片。”

凌熙邊說邊舉起手機,調成相機模式,強行和莫格利各種自拍。

……

“有寵物的感覺,第二條,它常常爭寵、撒嬌、要抱抱。”

凌熙邊說邊揉捏莫格利的臉,莫格利在凌熙的“魔爪”下變幻各種夸張表情。

“凌熙,我認真地說,你覺得這種方式,真的能找到動物與人類相處的感覺嗎?”

“寵物陪伴主人的時候,不都這樣?被抱在懷里,被捧在手心里,被……你不開心莫格利?

莫格利嚴肅地點頭:“其實寵物這個詞就不太對,好像它們的存在就是為了博人類開心,我們給動物剃毛、染頭發、穿衣服,想過動物需要嗎?它們開心嗎?還有人更過分,為了不讓貓抓家具做了去趾手術,這就是所謂的寵物嗎?在森林的時候,我和動物朋友的關系不是誰屬于誰,而是相互平等,相互尊重,我認為這才是動物和人的關系。”

凌熙聽完后久久沒有反應,莫格利反倒擔心起來了:“凌熙,怎么了?因為我不配合生氣了嗎?“

“你的話,讓我反思,也隱隱約約好像讓我有些靈感了。”凌熙抓起了莫格利的手,兩人距離拉近,一瞬間鼻息探到對方臉上。

光線正好,氣氛異常曖昧。

“凌熙,認真的你真好看。”荷爾蒙作用下,兩人嘴巴靠近,就要吻上。

突然,有人打開了客廳的大門,接著一陣劇烈的響動,DuangDuang,嘭嘭嘭……凌熙和莫格利連忙分開,一個彈到床上,一個假裝看書。

透過門縫,凌熙依稀看見唐澄和一個黑影歪歪扭扭,酒氣熏天,彼此攙著往唐澄的臥室走去。

凌熙好奇地從床上跳起來,耳朵貼在門縫:“這死女人怎么回事,平時不應該推門大叫一聲我回來了嗎?”

莫格利的耳朵動了動:“好像是兩個人。”

“兩個?”

莫格利把手放在耳朵一側:“的確是兩種聲音。關門了,脫衣服了,走到床邊了,沉重的喘氣聲……”

凌熙連忙捂住莫格利耳朵:“別聽了,再聽下去,我要人工消音了。”

莫格利轉過來,再次跟凌熙貼面站著。莫格利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把將凌熙撲倒在床上:“他們都睡了,我們也要不要……”

凌熙的心跳聲逐漸加大,心想這小子哪學的撩人技術?

“我們要不要……開空調”(平時唐澄約法三章不讓莫格利用空調)

凌熙徹底崩潰了。

黑夜逐漸褪去,白天再次蘇醒。城市重新恢復了生機。

沃夫傳媒大樓坐落在這座繁華都市的中心地段,雄偉的寫字樓高聳入云。

凌熙和警察對話的聲音傳來:“是的,他們的確過來敲詐勒索過我,我可以來警局協助指認……另外,我想問一下,是誰幫我報的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