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新來之客

經歷這場談話的凌宇自信油然而生,但他還需要面對高婕。

這段日子他和高婕的情感很微妙,高婕經常因為給凌宇電話沒接而大發雷霆,而凌宇和高婕說話時時常神游,引得高婕更加不滿。高婕抱怨以前不管誰的錯凌宇都會第一時間道歉,凌宇忽然覺得高婕是不是更喜歡低三下四的自己,心里更加煩躁。而今天高婕告訴他投資也出了問題,這樣凌宇更加不安。

神奇的是,這份不安每次見到儲時之后都會被掩蓋起來。凌宇開始意識到了什么。

當然,最近不安的還有唐澄。

上班時間的唐澄站在座位邊魂游天外,目光呆滯。最新的月度投訴公布,唐澄果然榜上有名。不過唐澄覺得這未必是壞事,正好借機向侯老板提議送她繼續去學校學習。

“這個客戶不光投訴你,給他換了好幾撥團隊他都不滿意,所以怪不了你!按照你一貫的表現,這一個投訴基本可以四舍五入,忽略不計了!”侯老板對唐澄說。

唐澄沒想到老板是這個態度,非常郁悶,強烈要求老板必須賞罰分明,于是侯老板說干脆扣半個月獎金,這讓唐澄哭笑不得。

其實侯老板早就洞明一切:“唐澄啊,有句俗話叫求仁得仁。你求清凈,何必非得去學校呢?去寺廟轉轉也是一樣。懂了?”

“沒懂!我好歹也是你看著長大的,有話你直說!”

侯老板只能拆穿她的小心思:“從一開始你對陸子曰就不是認真的,現在分手了,又去禍害人家干嘛?他跟你不一樣,你分手好比被蚊子叮一下,對他來說,那就是挫骨揚灰。你就放過他吧!”

“那法律還分動機和事實呢!一開始不認真,就表示一直不認真啦?從凌熙戳穿我的那一秒開始,我就知道我對陸子曰是動了真心的。”

“動真心你還傷害人家?”

“他先提分手的,還不許我嘴硬一下?我也要面子的。我以前是挺渾的,但和他在一起之后也變了不少吧?我真的喜歡他。”唐澄順勢向侯老板撒嬌,“要么,你幫我約他一下?”

侯老板看著唐澄,丟下一句話:“你們年輕人的事兒,我不摻和,你自己找他去。”說著繞過唐澄走出辦公室

唐澄一臉喪無可喪,想著也得找得著啊!

陸子曰現在電話不接,信息不回,朋友圈對自己設置不可見,早上晨跑時間都改了,這人也太絕了吧!

唐澄生無可戀回家找凌熙傾訴:“凌熙,你說我是不是咎由自取?”

“把問號拿掉,這是個陳述句。我就不懂了,你要的,人家剛好有,為什么要一把推開?你有病啊?”凌熙回應道。

“他追過來的時候我以為我吃定他,他明明需要我啊。”

“等她終于走了你才發現,根本是你需要人家!所以別傲嬌了,快點留住她吧!”

“我想留,他不一定想啊。”

“萬一想呢?還很迫切!”

“迫切?切,真要迫切的話,我會感受不到?躲我躲到影子都看不見一個,這算什么迫切啊?”

“躲你?不就在家嗎?總之,你的意思是說還有商量的余地?”

“嗯,我都給他留了一大片余地了,倒是求我啊!”

“別這么較真嘛,都是互惠互利的事情,非求來求去干嘛?再說了,人家一個小姑娘住過來,你也沒什么損失。”

“小姑娘?誰?”

唐澄才明白原來凌熙說的是儲時,自己說的確實陸子曰啊

“凌熙,你說讓儲時留下來?我不同意!”

“唐澄,你再考慮一下?我覺得她還可以,至少自帶搖錢樹屬性,你就當是交電費白送的小姑娘唄。你看,她在這無親無故,猶如浮萍,你不收留她,她只能露宿街頭,說不定冷風一吹,心態崩了,買個雷管,背在身上,小鳥說早早早,你為什么背著炸藥包……

“還唱上了啊,轟隆一聲學校不見了?”

“對!就是這個意思,學校炸平,陸子曰嗝屁,咻,化成一縷青煙,上天了。”

“關陸子曰什么事兒……”

“他倆一個學校,很容易就炸到了呀!”

什么!儲時和陸子曰一個學校的!唐澄頭頂突然亮起了燈:“這個倒可以考慮下!”

唐澄的態度發生了180度大轉彎!她主動和儲時約定了房屋租賃合同,把頂樓雜物間租給儲時。這份租賃合同里包含了房租協定、水電煤協定、門禁時間規范、值日制度安排、戀愛守則三不準……定點跟蹤,圍堵重要人員……儲時一時也不明白這跟蹤圍堵重要人員是什么情況,不過看見唐澄終于肯讓她住下來了,雖然只是一個雜物間,但畢竟可以留在中國了,也就沒那么在意這些疑惑了。

儲時安頓下來這段時間,每個人似乎都在忙著各自的事,無論是莫格利,鄭理還是陸子曰。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