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酒后真言

第二天晚上,心煩的莫格利和陸子曰相約去射箭館。

“咻”,一支箭從弓上飛馳而出,插在了靶上。電子播報:8.9環。

“你們到現在都沒和好嗎?”陸子曰問。

莫格利搖了搖頭:“在家就關門謝客,在學校就只見背影,其他時間,連影子也看不到。雖然看到她這樣我很難過,但我也不覺得自己有錯,真的只有道歉這條路嗎?”

“那你覺得呢?”

“我只覺得我沒錯,是她誤會了,我不想道歉。”

“你說得對,如果沒錯,為什么要道歉?感情本就是靠雙方的付出,只有一個人的堅持,死撐到最后還是會一拍兩散。”

“但如果我現在不迎合她,可能馬上就要散了,最后,還能撐到嗎?”

“那你是要感情,還是要原則?”

“雖然感情很重要,但在大森林里,猛獸如果不講原則的話,和一只被分食的兔子也沒什么區別!”

“那恭喜你,如果你選擇原則,你就活出了自我,和她處在對等的位置,不再是她的附屬品掛件了!”

“所以這種原則性的問題,我是不是不該讓步,不能妥協?”

“確實不能。”

“好,我會堅持下去。”莫格利若有所思。

莫格利回頭看陸子曰還沉靜在思考中:“子曰,你最近也被感情問題煩惱嗎?”

“剛才還煩惱,現在,我也想清楚了!維系情感不能只靠心軟和妥協,不然不但扭曲了自尊,最后連感情也不剩下了。作為人,男人,還是得要有態度。”

“子曰你,分手以后好像變了,果然感情令人成長。”

“怎么了?”

“換做以前,你可不會說態度、男人的想法這種詞。你說的都是女人、理解、喜歡這樣的詞。短短幾天不見面,你是切換了一個頻道嗎?”

陸子曰站了起來,走到靶前拿起了弓箭。

“是啊,換了高清頻道。”

陸子曰瞄準把心,“咻”的一下把箭射了出去。電子播報:10環。

同樣的夜晚,市中心依舊人流不斷。

沃夫集團辦公區,池旭鬼鬼祟祟地溜了進來,從廁所邊一路溜到了凌宇辦公室門口。

凌宇剛和儲時通好微信,儲時向他傾訴如果一個有女朋友的男生喜歡自己怎么辦,使得凌宇內心十分氣憤。一則是因為他知道儲時說的是莫格利,此外他也想到自己的處境。正沉浸在悲傷的氣氛里的凌宇一抬頭,忽見一個高大的人影站在自己面前,不由得嚇了一跳。

“你瘋啦!池旭”

“小凌總,你公司可沒那么多優秀員工,這都晚上9點了,外面靜地和停尸房一樣,沒人看見我。你何必這樣一驚一乍的。”

凌宇從座位上彈起來,走到窗戶邊合上百葉窗。

“你嫌自己不夠顯眼是吧?要真被人撞見你偷偷摸摸來找我,隔天你就涼了!”

凌宇重新回到座位上坐下。

“你杵那兒干嘛?有事說事,說完趕緊走。”

“小凌總,你還不知道嗎,我已經涼了。”

“什么?”

“看來你在這公司的權利沒看上去那么大啊!你連我被開除的信息都不知道,只怕鄭理那小子是只手遮天哪!”

“什么開除?什么情況?”

“鄭理挺厲害啊,利用我們的合同漏洞去公司里告了我一狀,我現在是什么你知道嗎?兩手一攤的咸魚。我就想問你,你不是說有辦法把我們的公司推進來撈錢嗎?為什么他開一個會,什么都攪黃了?”

凌宇突然爆發,把手上的圓珠筆重重地一扔。

“這事你怎么不問問你自己,誰攪黃了誰?”

凌宇站了起來用手指戳著池旭的腦袋。

“你這驢腦袋也不想想鄭理現在的助理是誰?你特么自己的私事不處理好,干嘛去招惹白藝凌?他的位置想搞你就搞你,你有反手余地嗎?壓著半套房子的錢你能干嘛?啊?揣兜里進棺材睡得更香嗎?”

“我……我也沒想到會這樣啊!我還不是為了那兩個錢嗎?小凌總,你之前這么著急找我說要成立公司,你就沒什么需求?你就算不解決我的事兒,你不得解決下自己的事兒嗎?”

“早就知道你這驢腦袋不可信,沒想到就傻成這樣了!我現在也鞭長莫及,幫不了你。”

“不行啊!小姚這兩天鬧地不行,再下去我都要第二次離婚了!”

“你自己拉的屎,自己不擦干凈還要我幫忙?我警告你,我們那公司的事你也給我處理干凈了,要讓鄭理看出什么紕漏,我和你一起涼了。”

“但我們現在還是同一條船上的人,眼看著我就要淹死了,小凌總你不能見死不救啊!”

凌宇想了想,打發池旭先回去,并告誡他這段時間鄭理讓干嘛就干嘛。池旭大氣不敢出,悄悄退出凌宇辦公室。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