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真言傷人

忙碌一整天終于下班的唐澄走在路上。

迎面走來兩個打扮精致時尚的女孩,手捧著咖啡,優雅地說笑,從唐澄身邊走過。唐澄停下腳步,看了看自己,完全相反的氣質——眉頭不展、手提打包袋,一副提前衰老的樣子。想著怎么把自己活成了這幅逼樣。

一陣喧鬧聲從前方傳來。唐澄豎起耳朵,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

只見陸子曰媽媽生氣的臉上都漲成了通紅,和一個男人在爭執。

與陸子曰媽媽對峙的是老賀,其實也是陸母的麻友。老賀牌品有點問題,所以最近陸母不太邀請他來玩,兩人便漸漸生了些隔閡。今天正好路上撞見聊了幾句不對路,這邊吵了起來。

“就你家那倒霉風水,我還不樂意來呢,經常打到一半,哐當,你那倒霉兒子回來了,喪著個冷臉,我的手氣都被他擋走一大半。”

“你什么意思!我們家是你財神爺、招財貓,還是你老祖宗啊,保你贏,怎么也沒見你燒香磕頭呢。再說了,我兒子招你惹你了,自己牌技不行,還倒打一耙怪別人了……我兒子怎么了,我兒子就算差到地縫,跟你兒子一比,也是站在珠穆朗瑪峰尖尖上的。”

“哎喲喂,你兒子是厲害,從小自帶光圈,本碩博連讀,大律師。都這么成功了,怎么還整天騎著個破摩拜啊?要房么沒房,要車么沒車,快30了還跟父母擠兩室一廳。也不知道哪家姑娘眼瞎,會瞧得上他。”

老賀的話深深刺痛陸母。

“老賀,你積點德吧,不就是大家不跟你一起玩牌嗎,多大點屁事,話這么毒。”

老賀可不示弱:“我一沒夸張,二沒編,還不讓人實事求是啦。你不是口口聲聲說你兒子談了朋友嗎?怎么也沒見帶回來,影子都沒看到過。我兒媳可是天天我身邊噓寒問暖。我可享受得很呢。你兒子的女朋友,不會是假的吧?”

圍觀的眾人交頭接耳,議論紛紛。陸母一時語塞,胸口氣得起起伏伏。

“車我有,大房子我也有,我就看上他人了。”

陸母扭頭,見唐澄從人群中走出來。

“聽好了,我!陸子曰的女朋友!”

圍觀群眾發出了“哇哦”的聲音,連連稱贊。“戰場局勢”瞬間倒向陸母。

唐澄直視老賀,氣場炸裂。

“我喜歡陸子曰,是喜歡他的人品,他的內在。不像有些人,穿金戴銀,抹再多粉底也遮不住丑陋的靈魂。”

老賀瞬間吃癟,臉比吃了蒼蠅還難受。

“媽,我們走!”唐澄轉頭對著陸母使了個眼色,示意等拆穿之前趕緊撤。

陸母沉溺在唐澄的力挽狂瀾中,等回過神來,立馬勾住唐澄。

“兒媳婦,咱們回家!”

兩人親昵地手挽著手,在眾人的矚目中,昂首挺胸,以勝利姿態離開。

兩人維持著親密無間的姿勢,一直走到人群看不見的地方。

陸母好奇地問:“你還有大房子啊?”

唐澄承認其實是租的,剛才為了漲氣勢才那么說。陸母笑盈盈地上下打量唐澄,卻對她刮目相看。

“謝謝你啊……”

“你以前跟我吵架的時候,不是挺能的嗎。剛才怎么泄氣了?”

“哎呀,吵架跟打麻將一樣,需要遇到對的人才能激發斗志,跟流氓講道理是講不通的,那個老賀,大家對她避之不及,我今天跟她吵起來,也是觸了霉頭。”

兩人相視一笑,仿佛曾經的對立已經不存在。

“唐澄啊,那個什么,到飯點了,要不要上去吃個飯?”

“吃過了。”唐澄舉起手里打包的飯菜。

“這哪能算飯。”

陸母聽說唐澄爸媽也不在身邊,眉頭緊鎖,開始同情起唐澄來。

“哦喲,真可憐。我今天多買了點菜,多個人多雙筷子。“

見唐澄躊躇不前,陸母仿佛洞察一切。

“放心吧,子曰不在家,他晚上有事。”

不等唐澄給反應,陸母拉著唐澄往家里走。

鍋里的油冒著煙,依次將郫縣豆瓣、生姜、八角、蒜瓣、花椒、桂皮等香料放進鍋里翻炒。滋啦一聲,濃煙四起。案板上,一片片薄厚均勻的土豆、藕片等蔬菜在陸父強大的刀工下誕生。

唐澄屢次想幫忙都被制止。只好踱步,四處觀望,她看向櫥柜里的碗碟,基本都是以“3”作為倍數的數量感受著這些處處透露著家庭溫馨的小細節,不自覺有些動容。

陸母炒菜,陸父收拾桌子,配合默契。

唐澄快步往茶幾走,把水果盤挪開,卻不料陸父收拾的是麻將桌。原來這家人家吃飯都是在麻將桌上啊,真是不走尋常路。

這時,陸母端著冒著熱氣的火鍋鍋子從廚房走出來。陸父起麻利地用麻將鋪成一排,在以此往上推,推出了個“520”。唐澄心想陸子曰在這虐狗環境下長大還沒胖,真是不容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