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分道揚鑣

咕嚕咕嚕,一陣滑板滾軸轉動的聲音由遠及近。儲時的頭發在陽光里頭發翻飛,金色的陽光在她身上鍍上一層發毛的鑲邊,看起來青春時尚,充滿生命力。

高婕走出Y-home門口,兩人正好擦肩而過。高婕看見儲時回眸一笑,似乎整個風和日麗都融化進她的眼睛。這一幕,與凌宇拍的儲時無人機的樣子重合。

這一瞬間,高婕好像突然明白了自己輸得慘烈的原因——儲時的青春、灑脫、純真她從來都沒有過。她頹然地呆立在原地。

儲時看著高婕痛苦地揉搓臉頰,手上的戒指十分明顯,似乎非常熟悉。突然想起那條凌宇的朋友圈。圖是凌宇和高婕牽在一起、戴著婚戒的手,配文是——和我唯一最愛的你……

儲時也不知道自己在低落些什么,只是抱著一大瓶水,拼命喝。喝著喝著,儲時淚水在眼眶里打轉,她只得快點鉆進Y-home,生怕有人看見。

Y-home的吧臺上,李珊邊打電話邊走到吧臺準備點杯咖啡,電話似乎沒通。

“鄭理怎么回事,電話都不接。”

李珊嘀咕了一句,正好被買好三明治準備上樓的白藝凌聽到。

“您好,您找小鄭總嗎?他在開會……”

李珊放下手機,打量白藝凌,露出笑臉。

“你就是那個跟鄭理一起開會,一起出差,能全方位掌握他行蹤的那個秘書,白,白……”

“白藝凌。”

“那就對了,他要不在,正好我有事問你,坐!”

李珊和白藝凌相對而坐在靠窗的位置,李珊點了兩杯咖啡和蛋糕。

“藝凌啊,你可能是除了我和他爸之外,每天跟我們鄭理相處時間最長的人了,他的情況,你一定比我們還清楚。”

“肯定的。”

李珊身體前傾,靠近白藝凌,一副一定要挖大秘密的姿態。

“你老實告訴我,我們鄭理到底有沒有談戀愛。”

李珊的眼里全是探索欲,白藝凌被噎住。

“這個……還是讓鄭總親自回答你比較好。”

白藝凌掏出手機,默默給鄭理發了微信:速來Y-home。

李珊注意到白藝凌氣質優雅,落落大方,想來鄭理有這樣一位能干的秘書頗為滿意。

“我看你年紀,應該不到三十吧,保養的真好。”

”三十三了。”

沃夫傳媒辦公室,三三兩兩的人從會議室走出來。

鄭理用胳膊肘拐了拐凌宇。

“你最近怎么心不在焉的,別忘了下午約的球啊,我已經訂好地方了。”

“打完再去喝一杯吧。”

“你這剛結婚,舍得把老婆留在家,一個人吃晚飯啊。”

凌宇僵硬的嘴角抽了抽,故作輕松。

秘書走過來,好奇地看著鄭理。

“小鄭總,剛才在咖啡館看見伯母,她不是來找您的嗎?”

“我媽?找我?”

“是啊,我看到藝凌姐在咖啡館招待伯母呢。”

鄭理臉上流露出一絲擔憂,這才意識到掏手機。

“凌宇,看來只有下次約球了。”

不等凌宇回復,鄭理狂奔向電梯。

氣喘吁吁的鄭理推開Y-home的門,結果卻發現白藝凌和李珊一副歲月靜好的樣子,兩人有說有笑,十分開心。

“媽!”

“兒子,快過來。”

鄭理順勢坐到白藝凌旁邊,在桌下輕輕握住白藝凌的手。

“媽,怎么突然找我……秘書了,您這是玩嚴刑逼供,還是糖衣炮彈?”

“我可要大力表揚你這位秘書。人好,大方,氣質出眾。別看人家三十三歲離了婚,但依然活得很有自我啊,這才是獨立女性該有的樣子。”說著李珊抓住白藝凌的手,“藝凌啊,誰娶了你,真是他的福氣。”

“媽,我也覺得她很好。”

“說到感情,媽媽可要批評你了。”

李珊轉而假裝嚴肅起來。

“聽說人家凌熙昨天都把男朋友帶回去了。當年可是人家女生倒追你,現在倒好,后來居上了。”

“挺好,不用在我這顆歪脖子樹上吊死。”

“你跟凌熙真的沒有希望了嗎,要不再努力努力看看。”

“沒希望了。涼透了。人家都有新男朋友了。你也死了這顆心吧。”

李珊看著白藝凌:“藝凌,你瞧瞧你的領導,老大不小了,還沒個正經。唉,我就遺憾啊,凌熙這么好的女孩……凌熙你認識哇?”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