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東海出獄

沃夫傳媒電梯內,鄭理、白藝凌略顯低落從里面走出,恰好和鄭偉玨撞了個正著。

“爸。”

“鄭總!”

“怎么這么晚還回公司啊?愁眉苦臉的。” 鄭偉玨十分關切。

“爸,上次推薦給公司的后期突然出了點狀況,恐怕要開天窗了,在外面跑了一天,也沒找到合適的備選。”

“不關小鄭總的事,工作室是我聯系的,有些變動因素我沒考慮周全。”

鄭偉玨拍拍白藝凌肩膀,和氣安慰。

“不用自責,不還有時間嗎?再去找找。實在不行,價格靈活一點也沒問題。”

鄭偉玨看了一眼白藝凌手里拎著的又大又重的公文包,略帶責備瞥一眼鄭理。

“你這小子,怎么一點不像我,心疼心疼自己人吧,不要逮住了就使勁兒用!”

白藝凌看了眼鄭理,低頭甜笑。鄭理秒懂,接過白藝凌的包。

“知道啦!我會以老爸你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的!”

鄭偉玨點點頭,徑自走進電梯,按住hold按鈕。電梯門合上的瞬間,鄭理和白藝凌相視一笑,低落一掃而空。

燈光暗淡的停車場里,鄭偉玨一路走向自己的座駕,坐進駕駛位。

把車子發動后,鄭偉玨調節后視鏡,突然,鏡中一個黑色帽檐抬起,露出一對防備而敏感的眼睛。兩人透過鏡子四目相對。

“鄭偉玨!”

鄭偉玨倒抽一口冷氣,神情愕然……

鄭偉玨朝陳氏黃魚面館走去,東海跟在他身后,看著翻新過的店鋪招牌產生時過境遷的恍惚感,不覺停下腳步。東海的印象還停留在20多年前的舊日小巷,如今周圍一應繁華街景消失如此陌生。

“東海?”

東海回神,見鄭偉玨正推開半扇門招呼自己進去,于是低頭跟上。店內布置簡單,五六張堂吃小桌,只有零散的兩個客人。老板從上餐口后面探出頭,客氣朝鄭偉玨點點頭,是接待熟客的樣子。

鄭偉玨熟練從陳列架上拿了黃酒,和東海面對面落座。東海環顧店鋪,突然對面桌上的餐品提示器嗡嗡地亮起來,丁被嚇了一跳,側目看,只見該桌的客人拿著它去上餐窗口取餐。

東海顯出些許不適,都被鄭偉玨看在眼里。

“這家店我常來,面還是你愛吃的面,有些東西沒變。”

“怎么可能不變,店翻新過了,老板也換人了,我也變成這副德行。”

鄭偉玨明顯感到疏離,但并不在意。

“有日子沒沾酒了吧?今天我陪你多喝兩杯!”

東海打量著面前的鄭偉玨:西服合身,舉止紳士,眼角眉梢是養尊處優之態,再看看自己,自慚形穢,又有不甘。

“你是不一樣了,大樓里保安不讓我進去,想見你一面得去停車場堵。”

“以后找我直接打我電話,我去接你。在我心里,咱們還是一起挖泥巴的毛頭小子。”

“是嗎?路上拉個人來問問,恐怕都會說我不配給你提鞋,一樣都是二十年……”

鄭偉玨一愣,感受到東海的怨氣。

“東海……如果當年我能再堅持一下,說不定……”

東海搖手打斷。

“鄭偉玨,我媽去世,你為什么不告訴我?”

鄭偉玨嘆了口氣。

從黃魚面館出來后,鄭偉玨帶著東海來到了公寓房。

“一直給你備著,知道你早晚用得著。”

東海四下打量房間,注意到客廳條案上規整安放著的母親遺照時,整個人都愣住了。

“東海,沒告訴你,是希望你能有個牽掛,盡早出來。”

東海看向鄭偉玨的眼睛里五味雜陳,有感動也有愧疚。鄭偉玨拉開條案的抽屜,取出一封信交到東海手上。信封老舊,紙張已經染上斑駁的黃色,信封上寥寥幾個字:東海親啟。

“這是她過世前托我轉交給你的信……”

“我錯怪你了。”

“換作是我,我可能比你還沖動。是我沒考慮周到,我的錯。”

東海搖搖頭:“我媽最后的日子能有你照顧著,多謝了。”

東海作勢要起身鞠躬,被鄭偉玨攔下了。

“說好要給她養老送終的,出爾反爾的話,我成什么人了。”

“鄭偉玨,我就是個混蛋!剛見你的時候我還疑心來著……這些年有太多的牽腸掛肚,有太多的不甘心……”

鄭偉玨趕忙安撫他,把一個手機和一張銀行卡推到東海面前。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