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父仇難解

凌熙想要轉身走,卻聽到莫格利在背后狠下心的話。

“如果說,你爸和我當年遭遇的那件事有關,你信嗎?”

記憶又在出現在莫格利的腦海中,

求婚的那天他駕著凌熙的跑車緩緩而行,路過最后一個紅燈。

看著副駕駛上的鉆戒,他容光煥發,嘴角露出微笑。

咻~莫格利手機接收到一條短信,是顧源發來的工商信息圖片,只見“伯仲貿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一欄,赫然寫著凌正浩。

凌正浩?

莫格利看手機,臉上的表情瞬間凝固了。正在此時一個分神,踩錯剎車……

回憶著求婚那天的經歷,莫格利十分痛苦。面對眼前不知所措的凌熙,似乎更加難過。

他思索了片刻,還是拿出報紙上新聞的照片的翻拍給凌熙看:“這是我在資料庫里找到的。”

凌熙拿過手機查看照片,漸漸震驚。

莫格利解釋到:“當年在你爸的這家公司里有人因此坐了牢,在這件事以后他也歇了業轉了行。還記得你跟我講過,小時候有一陣子你爸把你放在鄭叔叔家……這一切拼拼湊湊,雖然我沒有辦法100%肯定,但……”

“不會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他那時候把我放在鄭伯伯家里是因為去日本談生意了,回來還給我帶了個哆啦A夢呢!我記得很清楚,是他給我的最后一個禮物,不可能會搞錯!”

“我知道他是你爸,但這么多年了,你們真的了解嗎……”

“就算我跟我爸關系不好,就算他是個冷酷的暴君,我還是覺得他不會做出傷天害理的事情!那是殺人,那是犯法啊!我爸怎么會殺人呢!”

“凌熙……”

“小時候我在學校里打了同學,他提著我讓我親自鞠躬道歉;小時候他在路上撿到受傷的麻雀都會帶回家養一陣治好了再放走。犯錯要認錯、為人要善良,這是他交給我的,他又怎么會殺人越貨呢!”

“凌熙,我也希望不是他……”

“不管怎么樣,我站我爸!你看著好了,我會把這件事問清楚的!”

凌熙說完轉身就走。但走了兩步,忽然停了下來。莫格利看著凌熙的背影,心里有萬分的不舍。

凌熙突然回頭看著莫格利:“如果是真的,我們就不能在一起了嗎?”

莫格利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沃夫傳媒大樓的裝飾分外豪華、池旭左顧右盼等待著凌宇。

凌宇則豪不慌張,他從電梯出來就徑直走向了池旭,這讓池旭有些不習慣。

“小凌總,還沒全下班呢你就把我叫來,被人發現怎么辦?”

“現在你是公司大頭項目的接口公司,我們遇到了就遇到了,有什么大不了的?自然點。”

“有什么事非得現在說不可啊?”

“那我直說了,希望你找理由,把價格往上漲一漲。”

“這不太好吧……萬一被戳穿了。”

“廢什么話,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縮頭縮腦了?按著我說的做,沒人戳穿你!”

“小凌總,不是我說什么,雖然這次能這么干,但下次下下次,我們還能這么干不被發現嗎?你家里最不缺的就是錢,找你老婆和你老爸服下軟,不什么都有了嗎!”

“少給我廢話。有我一份就有你一份。”

“好!我干!”

凌宇和池旭的見面,被一雙眼睛一直關注著。

東海現在的念頭里就是如何能幫助兒子,閃閃躲躲,他聽不見兒子和池旭說話聲,見他們神情嚴肅,越發十分著急。

東海前幾天去找過放貸人,想幫兒子還錢,卻別放貸人嘲笑了一番。

“這位大叔,你不會是幾十年前穿越來的吧?就這點錢擱現在交個利息都不夠!你還把它當巨款,真是笑死人了。”

“交利息都不夠?他到底欠了多少錢?”東海非常震驚。

“欠多少?你和他關系好,你去問他啊!”

東海正想著這些經歷,忽然聽到凌宇說了一聲。

“爸,還沒下班嗎?要一起走嗎?”

凌宇的聲音引得東海心中一陣驚慌,不對凌宇一定不知道自己這個爸爸,這都是錯覺。

他屏住呼吸,緊張地探頭看向凌宇,卻發現凌宇說話的對象是凌正浩。

凌正浩那張的嚴肅臉瞬間映入了他的瞳孔里。

晚上,鄭理帶著白藝凌回家吃飯,今天他們勢必要取得父母的認可。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