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儲時骨折

陸子曰和唐澄交換一個眼神,試圖認真說服父母。還沒等兩個人開口,陸父陸母卻已經翻出一手黃歷、一手小賬本,完全忽略當事人,正悉悉索索計劃個不停。

“我看這日子挺好。”

陸母接著翻閱小賬本,發自內心的開心。

“這個賬沒白記,這些年送出去的紅包都夠買房的了。養了這么多年的兒子,總算要回本了!”

二人正無語凝噎,手機竟同時響起。他們仿佛抓住救命稻草,同時掏出手機,裝作忙得不可開交的樣子。

“真不好意思,叔叔阿姨,我們有個朋友腿斷了!”

“嗯,實在不巧,爸媽,我們得過去看看!”

說著陸子曰拉起唐澄奪門而出。

儲時拄著滑板緩慢移動。最后她終于在掛號處附近找到一個墻角,靠過去看群消息。

唐澄:怎么會骨折了呢?那么不小心。

陸子曰:嚴不嚴重?

儲時急忙笑嘻嘻語音回復。

“讓大家擔心啦,我沒事,就是微弱骨裂,滑滑板摔了一跤……嘿嘿,出門沒帶錢包,能發我個紅包應急嗎……”

“咻”,群里瞬間有了回復。

凌  熙:你在哪家醫院,我們過來!

莫格利:一個人別亂動,找個人少的地方等著!

儲時放下手機,臉上的幸福感稍縱即逝。被這么多人關心著,明明應該很幸福才對啊……

在醫院的抽血外,凌宇和高婕坐在長椅上,拿著號碼在焦急得等待。

凌宇恢復了往常的紳士體貼,脫下外套給高婕披上,笑了一下。高婕衷心感到幸福,握住凌宇放在腿上的手扣起十指,凌宇這次沒有閃躲。

“凌宇,我突然和家里人說想要孩子,你不會生氣吧?”

“不會。”

“你能陪我來做孕前檢查,我挺開心的。”

“不都是丈夫陪著妻子來的嗎?不然呢?”

凌宇看著高婕,她眼底的閃爍有幾分真心,就像過去的事沒有發生過一樣。高婕無比幸福,挽住凌宇的手臂。

“凌宇。你能摸摸我的頭嗎?好久沒那樣了……”

凌宇愣住片刻,雖有些不情愿,還是將手放上去,輕撫她的長發。忽然間,他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一瘸一拐轉過樓道拐角。

“高婕,我去一下洗手間。”

“那你快點回來哦!我最怕抽血了,我血管難找,每次都被多扎好幾針!”

“好!”

凌宇在人頭攢動的大廳里四處尋找,再也沒有看到儲時的影子。他泄氣了,自嘲地牽了下嘴角,轉身拐進旁邊的長廊。就在那個瞬間,在空無一人的長廊里,不到五米的地方,儲時就站在那兒,也看著他,眼里是慌張、意外、想念混雜的表情。

兩個人都沒有動,儲時當下愣住,好一會兒才回過神來,她扭頭就跑,盡管拖著滑板一瘸一拐,卻還是一步步艱難往前挪。

凌宇心頭泛起一陣愧疚酸楚。

手機不合時宜地在手心里震動起來,凌宇的一顆心卻全都放在那個漸行漸遠的瘦小背影上,顧不上理會電話那頭的人。

抽血室里高婕極端無助,一手被醫生拉住抽血,另外一只手不斷撥叫凌宇的號碼。

身體晃動中,果然抽了一個空管。

“身體不要亂動,否則再挨一針還是空管,自己受罪。”

醫生解開橡皮管再系緊,對著肘前靜脈一頓猛拍,手臂瞬間紅了。

“醫生能不能等一下,我想等我老公過來,我有點害怕!”

高婕不斷慌亂打著電話,急出一頭汗。消毒棉簽已經擦在血管外了。

“他真的會來的,他答應我的!”

“忍一忍,你老公來了也是抽你的血,沒區別的。不要動了!”

儲時一瘸一拐,一路走向走廊盡頭的樓梯,最后在凌宇的視野里消失了。

凌宇嘆口氣,不愿再去打擾她,于是轉身決定回到自己原本的生活里。

伴隨滑板滾落的丁咣聲,樓梯間傳來儲時摔倒的聲音。凌宇的心一下子提起來,他想都沒想,轉身沖出。

高婕手臂上搭著凌宇的外套,一個人拎著兩個包,手按止血棉球,狼狽無助地在人群中尋找凌宇。一個轉身,穿過人群的縫隙,她難以置信地看見凌宇將儲時橫抱在胸前,在樓梯拐角處詢問路人,臉上是真真切切,從來沒有為她出現過的緊張和焦急。

高婕手一松,止血棉球落地,血從針孔里流出來,在手臂上淌成一條紅線,萬般委屈涌上心頭。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