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舉旗投降

今天出差的莫格利和顧源坐在長途大巴上中間靠窗的位置。

突然,凌熙背著書包,喘著大氣跑上來,環視一圈,發現莫格利位置。

莫格利連忙裝睡。

“顧源,我跟你換個位子吧?”

“凌小姐也是這班車?”

凌熙狂點頭,卻突然被售票員揪住。

“這位乘客,請出示下車票,馬上出發了。”

“我補票。”

“對不起,我們都是實名制,憑身份證去窗口買票。”

“我就想買這班。你通融一下吧,要么站票也行。”

車上眾人唰唰唰目光掃過來,售票員忍住沒笑。

“我們是長途客車,沒有站票。”

“那加座呢?”

“呃……您這二十幾年都沒坐過公共交通工具嗎?”

“不瞞您說,上一次坐長途客車,還是小學春游。”

最終凌熙還是被售票員“請”下了車。

汽車引擎發動,緩緩出發,她向莫格利狂招手。

“莫格利,你下來,我有話要對你說。莫格利!”

顧源看見窗外的凌熙。

“莫主管,凌小姐好像在向你招手誒。”

莫格利透過窗外看見凌熙又蹦又跳,雙手使勁揮舞。

“太陽曬多了,對皮膚不好。”

說著,唰,莫格利拉上了簾子。

車緩緩開動。

“就你會跑嗎,我也是得過400米冠軍的。”

凌熙胸有成竹,奮力追車而去,沒跑五十米已經接不上氣,當場被打臉。看著汽車緩緩消失,她憤憤吐了口氣,一副不達目的決不罷休的架勢。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要犯起軸來,連我自己都怕!”

長途客氣在路上飛馳。一路上繁華的城市漸漸換成綠色的鄉野,最后進入郁郁蔥蔥的森林。森林空地,施工地停著一臺挖掘機,一輛工程車及一堆工程材料。

一個目光狡黠,精于察言觀色的中年男子工頭拿著施工圖,正在向莫格利匯報相關進度。

莫格利、工頭、顧源三人都帶著工程帽。工頭用激光筆在圖紙上畫圈,侃侃而談。

“莫主管,您剛才去實地考察的‘未來酒店’、‘湖光山色’都進入尾聲,這里的‘天然氧吧’也按計劃準備施工,不出意外的話,一期工程會比預期提前二十多天完工。”

莫格利翻看手里厚厚一沓數據,點點頭。

“環境方面的資料呢?”

工頭把一摞早已準備好的材料遞給莫格利。

“剛才您實地考察也看到了,我們的建筑是在不毀壞一草一木的前提下進行。而且所有建筑,都有屋頂綠化,90%區域保證自然采光,盡量減少用電……”

“排污方面呢?”

“所有排污都是經循環系統處理后排放,力求做到零污染。”

莫格利指著圖上一個點。

“這個地方我們剛才好像沒有去過,我想了解一下。”

工頭頓了半秒,眼神閃爍,摸摸鼻頭,這一細節被莫格利看在眼里。

“呃……那邊是二期項目,被圍起來了。有野獸出沒,挺危險的,就沒帶您去。”

“野獸?”

莫格利微微皺眉,內心暗自忖度。

一輛出租車駛來,停在路邊。工頭和莫格利打了個招呼,去一邊和兩個工人商量事情,莫格利和顧源走到車邊。

“顧源,大概情況都了解差不多了,你先把這些資料帶回市區。”

“莫主管不回去嗎?”

莫格利望著郁郁蔥蔥的森林,無比熟悉的感覺襲上心頭。

“我一個人再出去走走,你到家給我發個信息。”

“好的莫主管,這邊人煙稀少,剛才工頭說還有野獸出沒,在這種陌生的環境,你注意安全啊。”

莫格利沒有回答,只是微笑著對顧源點點頭。

陽光從茂密的森林中傾斜而下,形成一道道光柱,灑在地面上。

各種綠色植物,高高低低肆意地生長著,大樹筆直,灌木茂盛,野花鮮艷,萬物生機勃勃。

山間潺潺流水,林間鳥鳴,共同交織在一起,脫離自然的喧鬧,顯得無比寧靜。

莫格利伸手懷抱自然狀,深呼吸新鮮空氣。這才是空氣的味道。

莫格利展開施工圖紙,可疑點已經被畫上一個圈,他朝著可疑點走去。

突然,背后窸窸窣窣的聲音。

莫格利謹慎地動動耳朵,立馬藏到一顆大樹后面,并順勢在地上撿起一根棒球棒粗的樹枝。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