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父女坦白

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儲時的兩根拐杖變成一根腿部支架,繼續修養了一段日子,最后石膏也拆掉了。

但痊愈的她依然要面對莫格利和凌熙的狗糧攻擊。

有時凌熙在廚房里和莫格利邊燒菜邊嬉鬧;有時兩個人又為了工作報表忙碌通宵。但無論如何,凌熙手上的婚戒卻格外閃耀矚目,讓儲時羨慕不已。

她決定離開家投身到環保活動中去,這樣可以不用在家里受到暴擊。

凌正浩帶著文郁去巴黎旅行了一趟,也算了卻了文郁多年的心結。

這天回歸工作的凌正浩紅光滿面,他精神抖擻地步入沃夫傳媒。

上班時間,辦公室里只有幾個人正在忙碌,顯得有些冷清。

凌正浩并沒在意,推門進入自己的辦公室。回到自己的老板椅上,覺得格外親切。

他老板桌上的信封和雜志已經堆積如山,凌正浩手機響起,他還沒來得及處理信件就看向手機。

“爸,儀式要開始了。”

凌正浩回完凌熙的信息,開始動手整理信件,卻見到好幾張信封上寫著“青城區中級人民法院”的信件。打開一看,是好幾張法院傳票,心里頓時涼了半截。

鄭理拿著一疊文件,著急忙慌地跑了進來。

“凌總,有幾件事要向您報告,很緊急。”

凌正浩頓時變為嚴肅的表情。

“說。”

“您不在的這些天,公司表面看似運轉正常,但就在前幾天,我發現我經手的好幾個項目的實際操作都已經不在沃夫。也就是說,在這段時間里,被人悄悄地、合法地轉移去了其他公司。這些項目的負責人也跟著一起走了。”

“什么?”

“除此之外,除了談總不知情被調虎離山,幾名董事也帶著資金跟著走了……”

“查到是什么情況了嗎?”

“我焦頭爛額地查了幾天,查到這家公司的名字風羽傳媒有限公司,是他們挖走了我們的項目和人員。”

凌正浩拿起鄭理給的資料查看,手竟然在微微發抖。

“多少個項目被拿走了?”

“公司內部幾個最大的,以及最主要的森木項目,全都不在了。”

“所以也就是說,現在沃夫是個空殼公司了?”

鄭理想了想,為難地點點頭。

“你爸呢!”

“我……我幾天沒聯系上我爸了。”

工作室門口,張燈結彩,花籃擺成兩道,熱鬧非凡。

凌熙、莫格利、顧源、李昱珩、雷阿姨、兔兔、任何、李凱以及眾多簽約設計師齊聚一堂,準備共為新工作室剪彩。

頭頂上,工作室的牌匾上掛著紅色的彩布,底下,由李昱珩和凌熙共同拉著紅色的彩結。

凌熙焦急地看著電梯,期待凌正浩和鄭理的到來。

莫格利看了看時間,走到中央開始講話:“各位設計師,大家好。今天我們齊聚這里,是為慶祝青年設計師在線平臺【犀有之地】的成立。在此,我代表墨子資本,向諸位設計師及凌熙小姐和諸位同仁們表示熱烈的祝賀!“

隨著開香檳的“砰、砰”聲響起,眾人一陣歡呼。

莫格利悄悄小聲對凌熙說:“要剪彩了,怎么辦?”

凌熙緊張地望向電梯口已然沒有動靜,她十分尷尬得站到中心位置,發表講話。

“謝謝大家前來犀有之地的開張儀式,呃……希望將來能為大家提供更好品質的設計,能更好地為大家服務!”

凌熙看了看表,似乎下定什么決心。

“接下來,請墨子資本的李總為我公司剪彩!”

李昱珩大剪子一揮,彩球旁邊的紅綢帶被剪短。剪彩儀式正式完成!

凌熙跟著鼓掌,然而眼神還是望向電梯口——電梯仍然毫無動靜。

忽然,莫格利和李昱珩的手機鈴聲同時響起,兩人不約而同拿起手機查看短信——森木項目被轉移了,現在已經被交到了一家叫做“風羽傳媒有限公司”的手上,法人代表,是鄭偉玨。

凌正浩步履匆忙地走向停在沃夫傳媒停車場內自己的車,忽然被凌熙叫住。

凌正浩回頭,見凌熙飛奔上前拉住了他。

“一定是搞錯了,那個是鄭伯伯啊!鄭伯伯怎么會這么做呢?他是不是遇上了什么困難了?”

凌正浩轉過眼神,沒有說話。

“我也想知道,所以我現在就去見他。你也一起吧。”

父女兩人驅車來到了一家廢舊的皮毛廠。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