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引蛇出洞

陸子曰一把抓住莫格利的手。

“如果僅僅是感情問題,好聚好散不行嗎,你知不知道凌熙為了你有多難過。”

莫格利沉默不語。

陸子曰繼續說:“她看上去嘻嘻哈哈的,但一直在強撐,用工作麻痹自己,今天她……”

莫格利不想再聽下去,努力壓抑著情緒。

“子曰,我不想聽關于她的任何事情,你還是不要講了吧。”

“那你約我見面到底是為什么?”

莫格利從包里拿出一摞書推到陸子曰面前。

“這不是我送給你的禮物嗎?”

“我搬了家,這些東西,暫時沒地方放。還是先放你那吧。”

“莫兄你現在住哪里,習慣嗎?”

“我很好,不用擔心。”

“我們是好兄弟,需要什么幫助,隨時告訴我,好嗎?”

“會的。”

莫格利說完便起身離開。陸子曰嘴唇張了張,想說什么,又咽了回去。他無比落寞,默默把書收回來。

人來人往的大街上,陸子曰落寞地走著,一手抱著書,一手舉著手機跟唐澄通話。

“見完你兄弟了嗎?效果怎么樣?”

“比失戀還難過,他還了我一堆之前送給他的書。這是預示著連友誼都不要了嗎?”

陸子曰停了下來,眼睛看向某處愣住。

“陸子曰,你不會想不開,哭了吧?”

“不,我好像發現了什么!”

陸子曰懷抱的一堆書里,意外發現一張折疊紙露出一個角。陸子曰趕緊放下電話,扯出紙展開,竟然是森林項目所在森林的地圖。地圖中央,一個明顯的可疑區域被圈出來。

年末的日子過得飛快,開庭的日子轉眼到了。

這天唐澄、陸子曰作為被告代理律師先來到了法院調解辦公室,他們見到了“高氏”的律師姜律師,他一臉放松地坐在另一邊。

調解員向雙方闡述:“現在是庭外調解,原告、被告,愿不愿意接受調解?”

姜律師冷笑著:“不愿意。”

調解員說道:“那就是堅持訴訟,被告呢?”

唐澄和陸子曰沉默著。

“被告,是否接受庭下和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墻上掛鐘的聲音被無限擴大,唐澄不斷轉動手機;陸子曰雙手合十放在額頭前;姜律師則露出勝券在握的笑容。

叮咚~手機微信響。

唐澄抬頭,眼神里全是堅定。

“不接受。”

審判庭內,國徽高掛,眾人正襟危坐。

姜律師站起來侃侃而談,向法庭一一出示原告方證據,其中包括墨子資本之前和高氏集團簽訂的投資協議。唐澄也出示了李昱珩提供的可疑財務報表。某個瞬間,唐澄抬頭,和陸子曰目光交匯,兩人的眼神里全是堅定。

隨后進入了法庭辯論。由原告圍繞爭議焦點簡要發表辯論意見。

“剛才被告提供的報表,只是森木項目執行過程某一階段中的財務數據,如果僅憑這個片面的數據以篇概全地認定森木項目違規排放,那就等同于用一顆歪脖子樹否定了整片森林。我認為,這種連概率都算不上的猜測,并不能作為有效證據。”

“那如果我有一份森木排污的現場視頻呢?”唐澄說。

姜律師突然頓住。

“我請求合議庭允許我提供新的證據。”

法官表示可以當庭播放。

唐澄敲擊空格鍵,畫面呈現出當時取證的場景。

黑暗中,一束電筒光照到儲時臉上。

“這個是唐遠伯伯,這個是我們的小婉妹。”

鏡頭帶到唐澄的父母,兩人對鏡頭招手。

“我們現在所在的地方是森木項目一期、二期交匯處。吶,地圖定位。”

儲時舉起手機,上面的小點顯示實時定位。

“這一次,我們根據神秘人提供的準確線索,找到了排!污!源!”

鏡頭中,一股黑色污水從河邊汩汩冒出。唐澄父母用玻璃瓶灌采集水,作為樣本。

隨后畫面抖動,變成了黑屏。

唐澄關上電腦后做了補充說明。

“現場舉證的三個人,一個是環保志愿者,另外兩個是野生動保專家、野外攝影師,如需要,他們可以作為證人出現。”

姜律師有些緊張,拿出了餐巾紙開始擦汗。

“此外,我這里還有一份對現場水質的化驗報告,結果顯示里面有鉻、鉛、汞等一類污染物,而該水質也被劃為重度污染。”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