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真相大白

過了幾個小時,莫格利和凌宇并肩從派出所出來。

不遠處,凌熙蹲在花臺邊,見到莫格利出來,連忙迎上去。

“定罪了嗎?警察怎么說?”

“找不到丁建雄,也缺關鍵證據。鄭偉玨什么都不承認,警察拿他也沒有辦法。”

這時,凌宇走過來,兄妹對視一眼,即將擦肩而過的時候,凌熙突然冒出一句:

“吃了媽這么多飯,也不吱個聲,就打算一直當個隱形人嗎?”

凌宇頓了頓,想說什么,終究沒說出口便轉身離開。

凌熙和莫格利躊躇在路邊。

“莫格利,你接下來,你打算去哪兒?”

“回家。”

莫格利正要往左走,被凌熙一把拽了個圈,拉回來。

“回哪一個家?那邊是你家的方向嗎?”

安靜的夜晚,小區星星點點的燈光亮著,無比和諧溫馨。

莫格利無辜地站在天臺中央,心甘情愿接受陸子曰、唐澄、儲時、鄭理的 “審判”。

“無間道演得過癮否?需要組織給你頒個最佳影帝獎否?”唐澄率先發難。

“蛤蜊哥哥,你把我們一群人都坑了,我差點都要不相信愛情了。”

莫格利真誠向大家道歉。

天真的儲時非常高興:“幸好你們演了這么一大趴戲,那個惡人總算被抓起來了。”

凌熙和莫格利同時嘆氣,一籌莫展的樣子。

“他現在只是被刑拘,24小時候找不到證據就會被釋放,到時候再抓他就更難了。”

凌熙實在氣不過:“我就不明白了,錄音、人證都在,兇手近在眼前,事件來龍去脈也很清楚,為什么不能判罪。”

唐澄和陸子曰只得給凌熙你科普一下,什么叫“疑罪從無”。簡而言之就是證據不足,定不了嫌疑人的罪。

眾人也都一籌莫展“要是真的證據不足,那接下來怎么辦?“

低氣壓瞬間襲來。

“那就繼續找啊……”

大家驚訝轉身,見鄭理走了過來。

陸子曰走過去,想拍拍鄭理,安慰他。

鄭理卻表示自己不想爸爸一錯再錯,還是會站在真相這邊。

莫格利也覺得不能就此放棄。

“從現在起,分頭行動,我和凌熙繼續去海邊,看能不能發現一些新的線索。”

莫格利在紙上圈出海邊字樣。

“子曰兄和唐澄留在大本營,我們每找到一個證據,先群里匯報一下,你們來尋找法律方面的支撐點。”

“呃……儲時你管后勤。”

而鄭理主動拿筆,在紙上寫著“內應”兩個字。

“再堅硬的盾,也有能刺穿它的那把劍。對我爸來說,我媽就是他軟肋。我先回家,從我媽的角度入手,看能不能套出一些有用信息。”

凌熙卻有點擔憂:“鄭理哥,你沒問題吧。”

鄭理微笑著:“沒事,跟你斗智斗勇的這些年,我早鍛煉出來了,這點困境算什么。”

黑夜慢慢過度到黎明。

海平面上出現微黃的光亮,太陽剛露出一絲金邊,海水被渲染成金色。

凌熙和莫格利的身影在沙灘上走著,留下一串長長的腳印。

莫格利端著手機,看著上面的定位,疑惑當時丁建雄給自己發的定位就是在這里,但現在卻找不到任何痕跡。他撿起一塊扁平的石頭,扔向海平面,石頭在水面上打出一連串水漂。

他回想著鄭偉玨自信的神態說著那句話——我走后拍到車轍了?你真是太厲害了!

這種神情似在嘲笑莫格利一般。

所以可能“我”根本拍不到車轍?

莫格利和凌熙沉思許久,也許這里并不是鄭偉玨最后離開的地方?

他們決定反向思維莫考慮什么地方“一定不會出現車轍”。沙灘確實不會,但傍晚漲潮時分車子根本開不過來,海底、水面、船上?

凌熙和莫格利對視一眼,停頓半秒,兩人好像意識到什么,慢慢抬起頭,同時看向上方的懸崖。

懸崖邊,植被低矮而稀疏,雜草葉子上沾濕著露水,發出晶瑩剔透的亮光。

凌熙和莫格利吃力走上來。莫格利走在前面,為凌熙開路,鞋面和褲腳被沾上水漬。

太陽已然越出了云層,把海平面照得通紅,萬丈光芒透過云層,變成金黃的光束。

凌熙、莫格利都被這絢麗的景色震撼,兩人靜默著,共同望向太陽的方位。

“莫格利,現在有你有我、有大海和日出,還有個沒有了結的懸案。要是早點真相大白就好了,我要多花時間陪著喜歡的人,一直靜靜看日出。”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