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一次轉折

馮凱旋走進男生宿舍樓,晚上的這個時段,正是自習課時間,宿舍樓道里空空蕩蕩,沒有人影。

有什么事呢?馮凱旋心想。兒子馮一凡平時雖與他少言寡語,但在他的印象里從不惹事。

馮凱旋沿著樓梯往上走,想著兒子的臉,那臉龐就浮現在樓道的暗處——板寸短發,圓眼睛,高鼻梁,青春的神情……好像有些模糊,有些遠。

是的,這兒子一向跟馮凱旋有些遠。有時馮凱旋朝兒子一眼看過去,竟會感覺有些眼生。當然,這也是自然的,小孩在長大,加上住校,平時確實也不太見得著。兒子一周回一次“豐荷家園”那個房子來過周末,回來也是做不完的作業,即使吃飯時父子倆面對面,馮凱旋也不知說些什么他愛聽,即使知道他愛聽什么,其實也沒這個時間說,因為說話的都是孩子他媽朱曼玉,她說的又都是考試、成績。是的,一周回來一次,即使爭分奪秒地說學習,也說不夠。

所以,在馮凱旋此刻瞬間的回想中,這兒子好像有些遠。其實這兒子自小就跟他這個當爸的有些遠,也可能小孩子都比較“黏”媽而跟爸沒什么話說,也可能是因為他這個當爸的沒怎么花心思陪小孩玩。而現在,他感覺即使朱曼玉,眼下也未必能跟兒子有多近,因為小孩在長大,長大的小孩是煩媽的,尤其這媽還是個做事主觀的女人。

這么想著,馮凱旋心里有不知所措的憂傷。

馮凱旋走進306室。

他吃了一驚,小小的房間里已有許多人在了,老師、學生和家長。馮凱旋一眼看到了他們中的朱曼玉、馮一凡,以及朱曼玉的外甥林磊兒,這外甥初三時為考省城的高中,從南部山區來自己家寄住過一年。

馮凱旋注意到了這屋里氣氛明顯的沉郁和這些人臉上的心事重重。

而他們看著馮凱旋的眼神,則有些異樣,甚至還有人張了一下嘴巴。

馮凱旋立馬明白為什么了,他臉紅了,因為這一身大禮服、領結、翻翹頭,宛若從舞臺上下來,確實,也可以說是從舞臺上下來。

朱曼玉驚愕地盯著他,然后給了他一個白眼。

馮凱旋剛向他們說完“我是馮一凡爸爸”這句話,就聽見身后的門口傳來一陣匆匆的腳步聲,兩個男人進來了。

走在前面的是一個矮個子中年人,他對這一屋子人一迭聲地說:“領導剛下飛機,直接過來了,領導這些天原本在廣州開會。”

走在后面的是一個瘦長、戴眼鏡的儒雅男士,他是季向陽秘書長。

馮凱旋看見這屋里的幾位老師(頭發花白的是林校長,另外兩位不認識,一位短發女老師,一位小伙子老師),臉上都掛著凝重的笑意,向季向陽迎上前去。

季向陽握了一下林校長的手,對這屋里的老師、家長、學生說了聲“對不起了,添麻煩了”,隨后就皺著眉頭掠過他們,疾步走到那個站在窗邊的瘦高男孩面前,說,知道做錯了什么?

男孩是季揚揚,他瞟了一眼老爸,別轉下巴,沒出聲。

他不屑的表情,顯然激怒了季向陽。季向陽伸手拉住他的衣襟,說“你怎么回事啊”,抬起手就是一個耳光,說,就你牛。

所有人瞬間傻眼,一片驚呆。

馮凱旋看見一個穿銀灰色套裝的女人尖叫了一聲,撲向季向陽,拉住他的手臂。其他人也反應過來,紛紛伸手拉開父子倆。

季向陽甩開他們的手,說,讓我教育我這兒子,這小子現在不教育,以后等生活教育他來不及了。

被隔開的父子倆相對而立。季向陽嚴厲的目光透過鏡片,緊盯在兒子身上。一屋人茫然,沒人敢出聲,不知如何作勸。

季揚揚捂著臉,睥睨著自己的老爸。他這個樣子,顯然更激怒了他爸。

季向陽指著兒子說,你是誰?你給我說說你是誰?!你以為你是少爺?我們家沒有條件讓你當少爺。

季揚揚轉過臉去,一聲不吭。林校長已反應過來,對著這發飆的家長一迭聲地說,是我們的問題,是我們的問題……

季向陽沒理會林校長,他看到了林磊兒,他走過去,微微探下身,問這男孩:您就是林磊兒同學嗎?

林磊兒點頭。季向陽問他哪一張床位是他的。林磊兒指了一下。季向陽走過去,拿起搭在床欄桿上的一件林磊兒今天體育課長跑后換下來的運動衣褲,又從上鋪兒子季揚揚的床頭拎起兩件衣物,疾步走向臉盆架,把它們放進一個臉盆,然后一手拿起臉盆,一手指著兒子說,你給我去洗了。

一屋人繼續傻眼,季向陽走過來,伸手一把攥住兒子的手腕,拖著兒子往門外的水房走,嘴里說,你給我去洗掉,你爸從小苦出身,你有什么干不了了?!自己動手,給我洗掉。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