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家訪

潘帥老師告訴馮一凡自己準備去他家家訪,幫他跟他爸媽溝通一下關于轉文科的想法。

啊?家訪?馮一凡眼睛里閃過惶恐,他心想,還真的要去說啊?朱曼玉不會肯的,我對你們說要學文科,是因為你們盯著問我為什么成績不好了,為什么不開心,這是一個理由唄。當然,我對理科沒興趣了這也是真的,我想學文科也是真的,但不開心可不全是因為這個。

馮一凡對潘老師搖頭,說,啊,我爸媽都不太靠譜,他們不會同意的。

潘帥沒注意到馮一凡的態度與昨天找他談心時有些不一樣,因為潘帥此刻正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

他對馮一凡說,老師跟他們溝通一下,我相信,有些信息會讓他們再考慮一下的。

馮一凡知道學生是攔不住老師的,無論你耍什么心眼。于是,他就心想,那隨你吧,如果朱曼玉同意了,算你本事大。

他對潘老師說,潘老師,你就跟我媽溝通好了,我家都是她說了才算的。

他把媽媽朱曼玉的手機號碼抄給了潘老師。他又說了一句:比較起來,我爸更不靠譜。

若干天后當潘帥老師想起這話時,他才能理會這其中的意味,而現在他還不明白。

兩天后,星期四的夜晚。

站在世景大酒店“月亮廳”婚禮臺上的主持人馮凱旋,正以自己嘴里一連串澎湃的華麗語句,引導一對新人進入人生新單元的時候,很不幸,他褲袋里的手機又突然震動了。

然后,持續地震動,不依不饒地震。

什么鬼?他心想,準是朱曼玉,Go Die。

不理它。就你這女人的事重要?人家是在結婚,一輩子的事!他心想。

何況,今天的婚禮進程也不是太順暢:這邊手機震動干擾著主持人情緒,那邊的香檳塔在新人倒酒時突然倒了。

嘩啦啦,杯子一個個滑下來,滾落在桌面上和地上,碎了一地,香檳流淌。

臺上的新人都快哭了,臺下的來賓也傻眼了。

馮凱旋心里雖也亂了,但他向著這狼藉的場景,以及正準備沖上臺來幫助收拾的親友們伸開手臂,說,且慢,且慢,我們讓這美好的香檳酒再流一會兒,我們讓這“砰砰”的杯響之聲,應合我們心里對于歲歲平安、永遠幸福的心動。

他感覺氣氛已經有點被救過來了,于是,心里略微鎮定下來,他把手臂伸向臺上呆立、無措的兩位新人,抬高聲調,讓熱情洋溢到他們面前。他說,看,這酒向前漫延,向前漫延,向前漫延,它與新人的幸福、善良一起向前漫延,漫向各位親朋好友們,讓所有人一起分享幸福……

“好——”“說得好!”臺下掌聲雷動。

一直到酒宴開始后、娛樂互動開始前的空當,馮凱旋才從褲袋里掏出那部像裝了雷動馬達跳個不停的手機,一看,果然,是分居的老婆朱曼玉。

他接聽,沒好氣地說,你說。

他聽到朱曼玉在那頭責怪他怎么不接電話。

她說,你在哪?你趕緊去咱“豐荷家園”,快去,老師來家訪啦,來不及了。

他說,我怎么知道老師今天要來家訪?你又沒告訴過我。我現在趕不過來,有事。

他心想,你早不說晚不說,臨時通知,那你一個人接待就行了,你不是總嫌我說話不對路嗎?你不是哪次家長會都沒讓我去過嗎?現在倒要我配合了?

朱曼玉在那頭說,我在去蘇州的高鐵上,公司在那兒有點財務問題,讓我連夜過去。

馮凱旋一愣,一邊看手表,一邊心算了一下接下來的娛樂互動環節還有多少時間,至少還有40分鐘。

他埋怨道,朱曼玉,那你干嗎不早說?今天白天的時候你怎么不說?

他聽見老婆在那頭說,老師是前天來電話約的家訪,約的是今晚8點到家里,沒想到今天下午的時候,我們公司在蘇州有突發狀況,我忙了一下午處理,還沒搞定,就跟著領導、同事一起上了去蘇州的車,這才想起來晚上還有家訪,估計老師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你趕緊過去,知道吧。

馮凱旋放下手機,拉過一旁的喜果婚慶公司婚禮督導寶生,對他說,我兒子老師突然來家訪了,我老婆不在家,我得趕緊回去,后面的互動環節,得請你幫著頂個場。

婚禮督導寶生是個胖子,原先也是主持人出身,他見馮凱旋臉上的著急神色,就答應了,他隨手拿起音控臺旁一個超大的粉色喜糖禮包,塞進馮凱旋的手里,說,馮哥,你去吧,互動環節我簡單做一下。

作為跟各類主持人都打過交道的婚禮督導,寶生最服馮凱旋的一點是:這人雖是個業余的主持,正經工作好像是在一家出版社上班,但在婚禮臺上,卻仿佛自帶火焰,能扛得住場子,剛才香檳塔那段的快速應變不就特牛×嗎。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