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媽媽的攻略

馮凱旋坐在出版社編務部大辦公室的格子工位里,這個下午他在校對一本書稿,《沸騰的創業潮》,這是由地方政.府出資、將在下半年某高.峰會議上亮相的書,所以是不能出差錯的。

一個下午他找出了8個錯別字,5處前后文不一致的提法或數字。他還發現了一處領.導講話的引文有問題,經核對,他把它圈出來,并做了修正。這讓他這個下午有些成就感。他的工作其實就是挑錯。

4點多鐘的時候,他擱在桌面上的手機“嘟”的響了一下,是短信。他拿起看——“我在你樓下,你下來一下。”

是朱曼玉發來的。

她來了?馮凱旋皺眉,心想,她來這兒干嗎?

他起身往辦公室門外走,走到電梯口,正好看見印務主任小毛從電梯里出來,小毛對他笑道,大馮,我看見你老婆在樓下,今天難得嘛,好久沒見她過來了。

馮凱旋知道他說者無心,就笑了笑,“嗯”了一聲。

確實,以前有一段時間朱曼玉是常來的,比如,來拿他單位發的東西,或者帶兒子來蹭飯;而再以前剛結婚那陣,她來是偵察他身邊的女同事,看有沒“狐貍精”的風險……而最近這兩年當然就不來了,這出版社里的人當然不會明白為什么,還以為她忙呢。他們對朱曼玉的評價是氣質沉穩,有內涵,確實像是做財務工作的。對此,馮凱旋在心里冷笑:做財務工作的另一面你們可沒見著,就是會算,人一會算,就心焦,就盡埋怨人,以為什么都是她才對,還沉穩哪,雙重人格吧。

馮凱旋坐電梯到樓下,果然見朱曼玉穿著一件棕色毛衣站在大廳里。

她的眉目間有些怪表情。在馮凱旋眼里,那是一片惱人的烏云。

啥事呢?馮凱旋心想,肯定是為昨天家訪那事吧,估計是去過學校了。

昨夜潘老師才離開,她的電話就從蘇州追過來了,問老師說啥了。馮凱旋冷笑了一聲,告訴她,你讓我把老師晾門外了,我問你鑰匙呢?!她這才想起來,慌了神地問,那你怎么弄的呢?他沒好氣地說,我讓老師坐露天,看廣場舞,吃喜糖。他發現“喜糖”說漏了嘴,不過她的注意力沒在這上,她的關注焦點是老師反映了咱兒子啥情況?馮凱旋就把兒子想轉文科、自己也同意他讀文科這事告訴了她。她在電話那頭像被電了一下,斷然說,啊?別天真了,現在轉怎么來得及,再說,我不想讓他讀文科,我明天一早從蘇州回來,去趟學校。

現在,馮凱旋向大廳里的朱曼玉走過去,并向她做了個手勢,領著她走到大廳盡頭廊柱的后側,那里稍避人耳目。他怕等會兒萬一兩人吵起來。

這兒可是他的單位呢。

她凝重的神情,讓他確信她去過學校了,而事情未必如她所愿。

他想錯了。

事情正是以她的意志進行了。因為她告訴他:我跟老師說了,我們不轉文科。

他問,你問過兒子了?

她說,還沒,這不由他。

他瞅著她,說,你就不能順小孩一次,順順他的愛好?

他這眼神里的鄙視,自從分居后每逢話不投機就越來越不加掩飾,讓她心里莫名其妙,并且惱火。她心想,你懂什么,對兒子你啥都不操心,對現在的考試行情、規則你一點功課都不做,才說出這等外行話。

于是朱曼玉對著這空靜的大廳,微微冷笑了一聲,告訴他:愛好?這是小孩子不切實際,最近幾次考試考砸,畏難了,心血來潮,這山望那山,考文科就容易了?都高二下學期了,不可以的。愛好?他這小孩哪懂,生活可不順著你的愛好,若想靠愛好吃飯,那也得磨三層皮,直到把“愛好”磨成“不愛好”,有這意志力才扛得住。呵,就像你從小唱歌好,現在也不就在這里當校對嗎,能當歌手嗎?

她伸出手指,向著這大樓的上空畫了一個圈。

她話鋒犀利,又一次拿他類比,讓他懊惱。他說,如果你什么都覺得該自己說了算,那兒子會討厭你的,因為他大了,跟我一樣是男人了,你就不能順他一回嗎?!

這話刺到了她。

她心想,你說我強勢,那也是因為你不會拿主意,總瞎拿主意,你想過沒有,都什么時候了,轉科?腦子昏了。

她心里有這火氣,但這一刻她沒讓它涌出來,因為涉及他倆的爭執一向無解,并且她還意識到,這不是自己今天來這兒最需要跟他談的話題。

于是,她對他皺了皺眉頭,說,好了,好了,不說這個了,接下來兩天我會好好跟兒子談的。其實我也沒做強性的最后要求,如果兒子非要執意,那我跟他還有他學校的老師們在分析了可行性之后,也是可以同意的。

朱曼玉放軟了口氣,這使得馮凱旋覺得自己剛才話里的“刺”還有點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