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找房奇遇

馮凱旋穿著黑色禮服,打著雨傘,迎著斜飛的細雨,走在“書香雅苑”小區里。

4幢造型簡潔、時尚的板式16層公寓樓,樓間狹長的綠地上,幾株櫻花正在雨中飄飛著花瓣。

這不算是個太新的小區,但房價、租金直逼市中心那些臨中央公園的豪宅,不因為別的,只因為它的對面是春風中學。

剛才馮凱旋已經去“書香雅苑”周邊的幾家房地產中介公司打探過了,每一家都對推門進來的他說,“書香雅苑”?呵,沒有哪,現在真的沒有,“書香雅苑”的房源一拿出來,就被人搶去了,根本租不到。

幾乎是異口同聲。

因此幾家中介看下來,馮凱旋心里的著急也在升起來。

他指著人家桌上的電腦,說,請你再幫我找找看,沒準這會兒又拿出來了。

中介們笑道,沒有,真的沒有,都是家長租去陪小孩讀書的。

馮凱旋嘟噥道,我知道都是租來陪讀的,我們也是。

連房源都沒有,所以,也根本無須進展到與房東討論價錢的這一步。而看這炙手可熱的架勢,誰都知道這租金多半是下不來的,最小75平方米兩居室月租4500元起,再大的,價格就扶搖直上,逼近8000元。

中介也覺得貴得離譜,他們搖著頭,對失望的馮凱旋說,沒辦法,咱中國人都是為小孩的。

這些言語,連同他一圈跑下來的徒勞,是會對心理產生暗示的,那就是:如今家家戶戶對子女讀書重視到這等程度了,我們是不是動作晚了?

馮凱旋眼前晃動著兒子馮一凡的臉。

這社會群體性焦慮就像這風中的毛毛細雨,是會沾染上身的,只要你入了境。現在馮凱旋就有些入境了。雖然他承認對于兒子的事他平時沒像朱曼玉那么費勁費心(當然,以他的理由看,那是她朱曼玉霸著,根本沒讓他插得手進去),但現在他嗅到了自己心里那份著急的煙火氣。

在這樣一個陰郁的雨天,這份心急,促使他從中介公司出來后,走進“書香雅苑”小區去自己找尋,想看看這里的墻上、報欄里有沒人掛出租房信息。

地面水光粼粼,他小心地走著,以免打濕褲腳。這樣的雨天,他穿得這般莊重,正如你所料,接下來他將去主持一場婚禮。

現在是下午4點,這個下午他是從單位請假出來找房的,而等會兒,他將從這里直接趕去江景大酒店,晚上那兒有一場婚禮。因為怕時間來不及,下午他從單位出來后,先去了自己租的城西單身公寓換了裝,再打車來春風中學這邊看房,準備看房后從這里直接去酒店,這樣路順。

所以,他衣冠楚楚地走在小區里,在斜風細雨中,步履小心翼翼。

他在小區里逛了兩圈,一無所獲,許多單元門上確實是貼著紙條,但不是出租信息,而是求租信息。相似的急切,在風雨吹拂的紙面上與他呼應。

馮凱旋只好走出小區,對面就是春風中學,近在咫尺,他想,兒子此刻在學校里做什么呢?下午的自習課快下了吧?

他看了一下手表,現在去江景大酒店還有點早,行頭都穿在身上,就是頭發還沒做。他看見前面左路口有一家理發店,雙色旋轉燈在門口轉動著。

馮凱旋走進了理發店,這個雨天,這個時段,店里沒什么客人,幾位理發小哥在玩手機。馮凱旋對他們說,我就吹一下,定個型。

這是簡單的活兒。一位理發小哥為他洗吹,一邊夸他發質好。

等發型收拾停當,馮凱旋在柜臺付錢時,從門外進來一個瘦小的女孩,她對店員說,我剪頭發,想理一個光頭。

柔聲柔氣。

馮凱旋驚訝地回頭,見一位“殺馬特”風格的理發小哥一邊讓女孩坐到了理發座椅上,一邊笑問,光頭?你可想好了哦?

女孩笑了一笑,細聲說,想好了,我想酷一點。

“殺馬特”小哥拿起剪子,瞅著鏡子中的女孩說,那我理了,理了可別后悔哦。

那女孩輕聲說,你理好了,我想好了。

馮凱旋忍不住開腔,他告訴“殺馬特”小哥,喂,你這么就給她理,有問過她家長同意嗎?有想過她家長會怎么想嗎?

馮凱旋指了指女孩的中學校服,小哥瞬間恍悟,說了聲“也是啊”,就不敢動剪刀了。

女孩纖瘦文靜,她扭頭飛快地瞥了一眼馮凱旋,面容蒼白地從座椅上下來,飛快地往門外走,嘴里說,不給理就不給理,有什么了不起。

馮凱旋走出理發店,看見那女孩在前面走。

他跟上去,想對她說些什么。

他還沒開口,女孩就感覺出他跟在后面,走得更快了。

你別管。女孩嘴里說,我知道他們不敢。

她說,我這是跑了第四家了。

馮凱旋笑道,哎喲,都第四家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