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宛若聚居

第二天上午,當房東宋女士從2號樓單元門里出來,穿過綠地向朱曼玉走過來的時候,朱曼玉還是愣了一下。

這女士穿著一襲中式淡綠色的薄長褸,前襟繡著一朵修長、精致的白色芍藥,面容素雅,說話從容,相當有氣質,像個中學老師。這與朱曼玉原先頭腦中“房東”這個概念有較大的出入。

宋女士帶著朱曼玉走進2號樓,坐電梯上到8層。在這個過程中,通過交談,朱曼玉明白了這看似中學老師的宋女士是真正意義上的房東,她在這小區有3套房,自己住了一套,另兩套拿來出租。其中,兩套在2號樓,另一套在4號樓。

一路賠著笑臉的朱曼玉,夸宋女士真有實力。

宋女士矜持地笑了一笑,說,我入手比較早,買的時候還算便宜。

宋女士打開門,這是一個方方正正的兩居室,光線充足,電視機、冰箱、洗衣機、衣柜、床一應俱全。

朱曼玉留意到了桌面上、墻角邊,凌亂地壘著一堆堆的習題書。

宋女士指著它們說自己還來不及收拾,這是剛剛搬走的那個高二學生的,他不要了,因為他直接去美國對接11年級,一年后在那邊申請世界名校。

朱曼玉伸出手,拍了拍桌上的那些本子,說,有錢人家,路子總是多一些。

宋女士說,呵,除了錢,還因為是個男孩,早點出去也沒事,要是女孩的話,這年紀就出去,總歸有點不放心的。

朱曼玉“嗯”了一聲。

這條路與她太遠,從沒進入過她的思維,所以此刻她也沒有太多觸動,雖然她家的就是兒子。

而對于這間房子,朱曼玉不可能不心動。從朝東的落地窗看出去,可以看到春風中學的操場,和操場上此刻正在上體育課的學生們,真是一步之遙啊。

跟她還到多少價錢呢?朱曼玉心里似有鼓點在敲擊,面對這風度、氣質俱佳的女士,她本來就感覺矮了一分,心里虛弱。

朱曼玉沖著宋女士笑,微微吸了一口氣,說,宋女士,這房租,能不能再照顧我們一點?

宋女士面容平靜,說,房租就3800塊好了,我女兒昨晚專門關照我了,說你兒子是她同學,要幫忙的,讓我依她,也好,是同學家長嘛。再說,這房子也只能租你們半年,以后可能做別的用處,這樣就給你們便宜些好了……

朱曼玉一迭聲地表示感謝,說,非常非常謝謝您,也謝謝您女兒。啊,原來你女兒與我兒子是同學呀,她叫什么名字?

宋女士說,喬英子。

在出版社的辦公室里,正忙著挑錯別字的馮凱旋收到了朱曼玉的微信:談好了,3800元。

這數字讓馮凱旋心有驚訝,呵,這女人確實會談價。

他回了一條:嗯,可以。

她似乎對他平淡的反應不滿意,回了一條過來:怎么樣?

他心想,算你能,我知道了。

他回了一句:算你會談。

她回:是兒子的功勞,你知道嗎,房東女兒是兒子的同學,照顧我們了。

馮凱旋眼前晃過昨天細雨中那個纖瘦的女生,心想,房東是她家長?

在春風中學右側的海風牛排館,暖黃的燈光照耀著美式鄉村風格的木桌木椅,馮一凡面對兩張正盯著自己的笑臉,說,喬英子?我不認識,不是我們班的,我們班沒這人。

沒這人?對面的兩張臉有些吃驚。

他們是爸爸馮凱旋,媽媽朱曼玉。這個夜晚,他們突然空降,把他從學校的自習課上叫出來,帶到了這家牛排館,請他吃飯。

他們興高采烈、結伴而至的樣子,讓他心有疑惑,甚至可以說感覺詭異。

馮一凡一邊用餐刀切著盤子里的牛排,一邊心想,他們為什么事而來?喬英子?

其實他沒有太多食欲,因為1小時前他在學校食堂已吃過了晚飯。但剛才爸媽在點餐時沒聽他的意見,他們執拗地為他點上了牛排,還要了奶油蘑菇湯、土豆沙拉、蘋果派,和平時不太讓喝的可樂。

現在他們笑瞇瞇地看著他吃。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可疑的,可疑就意味著有目的。他心想。

他慢慢地切著牛排,突然就想起來了,說,哦,喬英子,林磊兒他們班的學霸,不過我不認識,沒說過話,不算認識。

朱曼玉笑道,英才班的學霸不是林磊兒嗎?

馮一凡說,林磊兒是小學霸,據說喬英子才是大學霸。

這么說完,馮一凡突然又想起來了,說,其實你們有見過她,那天晚上在季揚揚、林磊兒寢室里,當時林校長、季揚揚爸爸、李勝男老師他們也都在。你們要找她?

兒子這么一提及,馮凱旋就想起來了,原來那女孩以前是有見過的,難怪昨天覺得面熟。

不找她。朱曼玉笑著對兒子搖了搖頭。

是的,這“女生喬英子”,可不是她和馮凱旋這個晚上要跟兒子談的主要話題,這只是他們帶出話題的由頭,想讓交流輕巧一些。沒想到,兒子與喬英子沒來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