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站在高考的風口

兩天后,馮凱旋、朱曼玉、馮一凡一家搬進了“書香雅苑”2號樓801室。迎接他們仨的,當然是接踵而至的磨合。

以及,潛伏在磨合下時常無法遏制的彼此折磨。

好在最初幾天,朱曼玉的注意力,不在可能搞砸、穿幫的老公身上,也不在可能表現任性、不聽話的兒子身上。

因為,“書香雅苑”小區本身更像一朵奇葩,牽動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她發現,這里簡直是一個風口。高考的風口。

各路信息,在這里呼呼地交匯,匯成了一股股方向各異的熱風,吹拂到她的臉上,讓她發愣、著急,甚至心驚肉跳于自己low了、out了,那種迎面直擊感,酷似一列火車正在從身邊掠過,讓她有差點被落下班次的焦灼。

車上的都是租住在這里的主婦,那些陪小孩讀書的媽媽們。

傳送熱風的就是她們。

朱曼玉感覺她們跟自己差不多年紀,乍一眼,年齡、衣著、服飾都差不多,而眉目間,也是那種家有高考生的家長的神情。

這神情,只可意會,如果你是同道中人,一眼就恍若看到了自己。

這些女士,散落在單元門前、樓間小道上、樓道里、電梯中、小賣部里……小區的每一個角落,如果你想認識,一個眼神,一句話,就能引來一場飽滿度很高的攀談,共鳴出五味俱全的心得。

話題和心得,當然是關于子女在讀的那點書,和那場將來臨的高考。

也正因為這樣,幾天下來,朱曼玉就與她們中的許多人認識了,知道了彼此的孩子叫什么,在哪個年級、哪個班,最近考試如何,排哪個層級,在哪里補習……

也因此,她們各自在彼此的招呼中,名字就成了“某某某媽媽”,比如,朱曼玉就是“馮一凡媽媽”,沒人想知道她自己的名字,也記不住啊。小區里多的是這樣的媽媽,“孩子背后的媽媽”——孩子在家時,她們在家看著他復習;孩子上學時,她們彼此往來交流孩子的學習。

在這樣的場景里,朱曼玉也成功淪為“書香雅苑”龐大的“包打聽”媽媽族群中的一員。

“包打聽”,是必然的,因為相似的處境和心境,有話要說,有情緒要倒,有痛點要觸,一觸就共鳴,共同的焦慮相依相促,構成情緒的生態圈。

“包打聽”,也是必須的,因為有信息得分享。比如,最近哪所學校有自主招生了;最近招生政策有哪些調整;最近科技大學少年班要報名了;最近全國物理競賽誰誰得了金牌而獲得了北大的簽約,下個機會是下半年的北大冬令營了。又比如,數學補習“李家私塾”400塊錢一節課效果到底怎么樣;英語培訓是去“新希望”還是“新東方”;“蘇菲英語·一對一”4萬元一張上課卡值得買嗎;你們報了幾個補習班,我們是第5個了……

朱曼玉就是這樣站到了這些信息的風口,她側耳傾聽,心里無比后悔:我們來晚了。

是的。她想,其實早一年就該住進這里了,這里哪是什么小區,完全等同于一個信息中心,簡直是“民間考試院”,太重要了,我們來晚了。

后悔之余,是無比感慨:這些信息、路徑如此之多,細微處全是奧妙,且年年有變,別說家長還得上班,哪怕是爸媽其中一人脫產全力投入,也得當一門課程來修。

朱曼玉環顧“書香雅苑”,還真有不少女人是不上班了,專門在這里陪讀的;也有人每天早晨開2小時車去上班,每天晚上開2小時車回來,一天4小時耗在路上,就為了晚上在入睡前能陪小孩那么一小會兒,讓人唏噓感動。

朱曼玉心想,以前說到“陪讀夫人”“陪讀媽媽”那是陪到國外去的,而現在連國內也陪讀了。

她這么想,壓根兒沒取笑的意思。事實上,那些女人言語間的信息量,豐厚到讓她根本笑不出來,甚至讓她有瞬間低矮到塵埃里去的自卑。

因為,只要一比,她們與她高下立現,對哪個學校、哪個專業、哪個口子,自家孩子以哪個方式去叩開這些門,她們是有鉆研的,并且有所設計。一比照,就知道人家早兩年就開始對小孩布局了,如今已進入收官階段。

只要一比,你就會瞬間明白:這還真像一門學問,你花工夫下去,結果當然是不一樣的,尤其是,你這工夫還不是為自己花,而是為自家的小孩花,其功效也就自然會落在“你家的明天”上,讓你家小孩在同樣苦學的背景下,以相對便捷的步履走一條相對有效、合適的路,這既是為小小的他減少能耗,也是對你家的明天進行設計。

只要有比較,人就有直感:起跑線提前了,家長助攻如今有多重要,它可能意味著小孩的差距。

站在信息風口的朱曼玉,頭皮發麻。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