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補習費

城西的“經緯化學”培訓班,火爆到根本報不進名。

朱曼玉四處托人,甚至通過在電視臺當臺長的老鄉,找到租給該培訓機構場地的某公司老總,這才終于聯系上了辦班的蔡老師,讓他點了頭,答應給馮一凡留個名額。

今天一早9點,朱曼玉從“書香雅苑”附近的工商銀行里取出錢,8000塊,小心地裝進包里,準備下午去“經緯化學”繳掉學費,占住這得來不易的坑位。

哪想到,中午的時候林磊兒來“書香雅苑”找朱曼玉,說自己想去宋倩的“宋家私塾”參加培訓。

林磊兒是在學校食堂匆匆吃了午飯,就過來的。他知道小姨最近請了年休假,在家。

他對小姨說,我打聽過了,她那兒要1萬塊錢的補習費,我們班毛玉、張志鵬他們也在她那兒補。

朱曼玉聽罷,又驚又愣,脫口而出說,你學得這么好了,不補也是可以的。

林磊兒支棱著眼睛,說,學得好,才需要補。

朱曼玉說,差生才需要補呀。

她心里想著自己包里的8000塊。

她心想,磊兒,小姨沒錢了,只有這8000塊,等會兒要去給馮一凡報“經緯化學”班的。

林磊兒的小臉上有著發愣的表情。他告訴小姨,好學生都在外面補,好學生更需要補,好學生補更有效,否則我怎么沖擊明年的金牌?他還告訴小姨,就算這1萬元是我向你借的,以后我會還的。

朱曼玉腦子里亂線橫飛。她急不擇言,嘟噥道,沒有金牌沒關系,你表弟化學都不及格了。

她知道林磊兒聽不出這兩者的關聯,所以可能誤解。

千萬別以為我是小心眼,眼紅你比他成績好。她心想,我是真的沒錢了,這么1萬、1萬的,你倆已經總共在補4門課了,再加上房租,如今馮一凡化學還要這8000塊,而你還要1萬塊,小姨不是開銀行的。你說向我借,你才17歲,沒有“借”這種事的。

林磊兒果然理解偏了,臉上有茫然的表情。他央求道,沒金牌怎么沒關系?小姨,拿了金牌可以免試進北大清華,以我現在的水平,老師說我很可能拿到明年全國金牌。這我自己也有感覺,金牌別人想拿都拿不到,我就差一點點了,如果拿到了金牌,我們這一家就出北大生、清華生了,不是誰家都能出的。

朱曼玉懂。她做財務的,一向會算,怎會不懂?

只會更懂。

雖然這小孩說這些可能沒那個意思,他只是盯著自己想要的金牌,但以朱曼玉的思維,這不就是一個家庭有限成本的“公平與效益”問題嗎?即,是花在一個身上,讓他沖成精英,還是平均用力,但最后,一窩常庸?

農村家庭、多子女家庭,以前不就是這樣算的嗎?好不容易算出一個大學生。

但馮一凡是我自己的兒子哪。

她感覺心里有抓狂感在上來,額頭在冒冷汗。

她想,我對你已經夠用力了,小姨不能放棄兒子,他以后過得糟,小姨也過不好。你以后好,也未必能關照得了他,如果你現在不考慮別人,以后哪怕再好,怎么還會管他呢?

她瞅著林磊兒正在漸漸失望的神色,心想,如果說我這樣也是自私,如果說這兩種選擇對你我都是自私,那我也只能選擇前者了。因為我已經對你付出了,不能讓兒子為你付出了,沒這能力了,也不可以的。小姨當時將你從山里接出來,哪會想到這么不容易。

于是,朱曼玉就直說了。

她說,磊兒,小姨沒錢了,即使你想向我借,小姨也沒這個錢了。因為小姨還想給馮一凡再報個化學班,所以沒錢了。小姨想讓你拿金牌,但小姨也想讓他考上大學。你免試進北大很重要,但他考上大學更重要,因為你是錦上添花,而他是面包有沒有的問題。在這個事上,我們不能考慮投入產出,你明白嗎?

林磊兒還是中學生,他想的只是自己的金牌,沒想過這金牌與馮一凡考不上大學可能會有關系。它們真有關系嗎?表弟最近不愛讀書、化學考不好又不是因為我。他想。

但他明白小姨沒錢了,小姨的錢,還得給表弟報一個化學補習班。這樣表弟就有4個班了,而自己只有1個,因為他是她的兒子,因為自己成績目前比他好,這是很容易明白的,也是沒辦法的事。

于是,他就臉紅了,對小姨說,我懂了,那就算了。

下午去“經緯化學”繳了費,回來后,朱曼玉心里一直在過速地跳。

這甚至影響到了她晚上跟兒子說參加“經緯化學”培訓課時的情緒,以致沒使出更柔和的語氣和更會哄的說法。

所以效果很差。

因為,兒子馮一凡說,我不參加這個“經緯化學”。

為什么?

馮一凡說,因為我已經在補3個班了,沒時間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