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請老媽離場

周五上午,朱曼玉去了市人民醫院,有一位老鄉剛好是心理科醫生。

朱曼玉向醫生老鄉講述兒子的情況。她說,他最近學習勁頭低落,上早自習課別人在緊張復習,他一個人靜靜地出神、寫詩;而在家里的時候呢,前一陣子他是動不動就對我發火,現在則是不說話了,基本上不說話。他心事重重,成績一落千丈,我擔心他情緒是不是有抑郁傾向……

也可能是她這當媽的對醫生說兒子的時候,情緒介入強烈,對事實有所放大,也可能是她央求了老鄉,結果還真給她配來了一種叫“百憂解”的藥,說是適合孩子吃的。

回到家,朱曼玉看著這白色的長藥丸,拿不定主意。

看病時她一心想要靈丹妙藥,但真拿回藥來了,哪敢這么就給兒子吃下去。萬一有副作用什么辦?萬一吃笨了怎么辦?

后來,她倒了杯水,自己吃了一顆,想試一試效果。

坐了一下午,也沒動靜,她心想,這藥真有效嗎?難道因人而異。

下午5點鐘的時候,她聽到門響,馮凱旋回來了。這一天,馮凱旋下班回來得比較早,他匆匆從衣柜里取出了一套西裝,換上,又要出門去了,說晚上要去參加一個同事的喜宴。

朱曼玉嘴角掠過一縷淡淡的嘲諷表情,心想,人家結婚,你穿得這么衣冠楚楚,這么帥干啥?是不是想把人家新郎給比下去?真沒喝喜酒的職業道德。

朱曼玉突然瞥見茶幾上自己還沒收起來的“百憂解”藥盒,突然起念,她就伸手過去,拿出一片藥,從沙發上站起身,對正在換鞋準備出門的馮凱旋說,這里有個藥,你也吃一顆。

馮凱旋抬起頭,奇怪地問,為什么吃藥?什么藥?

她說,是復方維生素,我閨密推薦給我的,你試一下,我剛從盒子里倒多了一片出來,不放回去了,效果好的話,我再向她買一些。

馮凱旋急于出門,雖覺得有些怪,但也沒多想,他接過她遞到自己面前的杯子,一口把藥丸喝下了。

其實,與她突然讓他吃藥有點怪異相比,他感覺她給自己倒水、遞水杯的樣子,更有些怪怪的,因為他已很不習慣了。

這個晚上,馮凱旋在臺上有點心亂。

他感覺出來,最初這份亂好像是來自腸胃,隱隱的滯重,然后就被帶到了發聲位置,聲音、氣場上不來,隨后就被帶到了心里,令心里起亂,有些心跳加速。

更何況,今晚的婚禮在開場時就讓他心驚肉跳——新娘在全場注視中走向婚禮臺時竟然意外摔倒。

是太高的高跟鞋被紅毯絆了一下,令她突然跌倒在地,全場驚呆。眾目睽睽下,新娘又痛又窘,都要哭了。

這樣的意外,在馮凱旋的婚禮主持經歷中,還是第一次發生。他咬了一下嘴唇,讓從胃部蔓延上來的不適感后退到身體的角落去。他伸出手臂,對正想去攙女兒起來的新娘父親說,請等一等,這位父親,請等一等。全場的各位親朋好友們,在我們的生活中,有許多這樣的偶然、這樣的磕磕絆絆,在今天這一刻之前,女孩,你摔倒的時候總是由你身后的家人扶你起來;而今天,從這一刻起,女孩,你生命中還有一個人,他會走到你面前,扶起你,與你相擁,一起把路走下去。

原本已驚呆了的新郎這時如夢初醒,疾走過來,抱起新娘,親了一下她的臉頰,在音樂聲中,抱著她走向婚禮臺。

新娘淚流滿面。馮凱旋右手拿著話筒,左手輕輕按著胃部,讓心跳慢一些,心想,沒覺得是餓啊,開場前也沒吃什么東西啊,怎么回事?

音控臺那邊,喜果婚慶公司老板李星星對婚禮督導寶生說,力挽狂瀾,力挽狂瀾。

寶生早已被激出了淚水,說,那是。

每場主持之前,以馮凱旋的習慣,他是不吃東西的,就像有些藝術家上臺表演前一樣,為的是有好狀態。

而今天主持完后,馮凱旋也沒留下來吃一點,不餓,也不想吃。他回到家,坐在沙發上,“葛優躺”,定定神。

日光燈下,兒子馮一凡坐在餐桌上做作業,朱曼玉坐在窗邊在看手機,但馮凱旋感覺她其實一直在盯著自己。

從他回來,進了這個門之后,他就感覺她的視線落在了自己身上,一直落著。

她盯得他都快起毛了,他心想,怎么了,我搞砸了?我今天沒表現不好啊,今天戲沒演砸呀?難道是我頭發上沾了剛才婚禮紙禮炮的碎屑?

他伸手摸了摸頭發,沒有。

后來,兒子去衛生間了,他果然見朱曼玉立馬從窗邊過來,湊到面前,輕聲問,你身體沒什么感覺吧?

馮凱旋一警覺,問,怎么了?胃腸里不舒服。

他突然想起了那片藥,說,你給我吃的是什么?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