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精神的孤兒

馮一凡下了樓,匆匆穿過小草坪,往“書香雅苑”大門方向看,他還真看到了媽媽拎著一個大包在小區門口打車的背影。

馮一凡放慢腳步,怕她回過頭來發現自己。

他見她招了好一會手,也沒出租車過來。她纖瘦的背影,站在燈光照耀、夜深人靜的“書香雅苑”法式大門前,顯得有些孤單和悲哀。

馮一凡這么看過去,當然覺得夜色中的她有些可憐。

因為他心里也知道她對他的好,知道她又沒錢,省得要命,心思全花在他身上;又不討好,還要管林磊兒那個小可憐;又與老公關系不好,整天手忙腳亂的樣子,到底在操勞啥都不知道。

這么想,馮一凡鼻子里就突然發酸。

但現在這一刻,他得讓這憐憫迅速掠過去,否則她真轉身回來了,也是夠煩的;若自己心一軟,那就更麻煩了,得一切重新再來,而那個“冷處理”戰術不能太緩,轉去潘帥老師文科班上也不能太遲。

現在,他看見有一輛出租車停到了“書香雅苑”門口,媽媽拉開車門,拎著包上了車。

車呼地開進了夜色中。

馮一凡坐在“書香雅苑”的夜色里發愣。

他的面前是小區中央的微型噴水池。這個時間點,池里沒在噴水,小小的一汪水,被水下的裝飾燈映照出透亮的藍光。

馮一凡想稍坐一會兒就上樓去寫作業,這時,他聽到有人對自己“嗨”地打了一聲招呼。

他側轉頭,見是一個穿著白色裙子的女孩。

他認出了這是樓上房東宋倩家的喬英子,表哥林磊兒班上的大學霸。

馮一凡跟她不熟,雖說上次跟著林磊兒去過她家向她道歉,但依然不熟悉,有時在電梯里相遇,最多彼此點個頭,也沒什么事好談的。

嗨。現在喬英子有話要說,她問,你下來放風?

放風?馮一凡笑起來,想想也對,不就是放風呀。他對她說,沒,還有作業沒做完,馬上要上去做,你在放風?

喬英子笑了,大眼睛里有波光,披肩發被晚風吹拂著。她說,嗯,我每天做好作業后都要下來放風的,一天這時候最享受。

這很好懂,如果馮一凡每天能在晚上11點前做完作業,他也想這么下來放風。

所以,馮一凡對喬英子點了點頭,“嗯”了一聲。然后,也想不出有什么話跟她講。

喬英子倒是有話要講。她說,我讀過你的詩,《小小的歡喜》。

馮一凡臉熱了一下,連忙擺手,說,不敢當。

他知道,自己早自習寫詩在學校已被人當成了段子——“別人忙著復習,他一個人在靜靜地出神、寫詩”,少年維特似的,蠻搞笑的。

夜色中,喬英子可沒覺察出他臉上的尷尬,還以為他不相信呢,就笑著背了起來:

在課桌之上

臉龐之上

我彷徨在一條路的起點

我疲憊在一條路的途中

我尋找奔跑的理由

尋找那一點點小小的歡喜

在題海之上

人海之上

我流淚在一條路的彎口

我困惑在一條路的終點

我尋找堅強的理由

尋找那一點點小小的歡喜

在天臺之上

云朵之上

我攀登在一條路的盡頭

我看見了一條路的無限

我尋找相信的理由

尋找那一點點小小的歡喜

一池藍水的晶瑩波光,折射在喬英子的臉上,她的聲音在“書香雅苑”夜晚空靜的樓間回響,四周仿佛變得有些不真實了。

馮一凡有些恍惚,按他的性格,原本早就好不意思了,要打斷她了;但耳朵又被吸引,這詩由她這么念出來,仿佛不是自己寫的。

她背完詩,說,我喜歡。

他看得出來她真喜歡,就高興地問她,你也寫詩嗎?

喬英子說,我不會寫,我沒文藝細胞,我跟我媽比較像,理科好,我感覺你跟你爸比較像,很文藝的。

馮一凡說,呵,你說我爸文藝?

喬英子笑道,他做的那行也可以算是表演。

馮一凡不知她在說啥,就說,哪里呀。

他心想,多半是爸爸時不時穿成小開樣,搞得像個魔術師的扮相,她可能在電梯里見過了。

喬英子還沒來得及說“天下怎么還有婚慶這么開心的活兒”,就看見高二(4)班的季揚揚抱著個籃球,正從他倆身邊走過去。這小子哼著歌,估計是從哪兒打球回來,他還古怪地瞟了他倆一眼。可別以為他倆是在談戀愛哪。

這時,突然有一個人影,不知是從桂樹叢,還是樓間陰影里竄了出來,堵住了季揚揚的去處。

他指著季揚揚,壓低嗓子問:去哪兒了?我等你到現在。

聲音里透著憤然和嚴厲。

毫無疑問,這是季揚揚爸爸季向陽。

季揚揚慌亂了,因為老爸突然從天而降。他說,打球呀。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