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老爸上菜

自從老婆朱曼玉被兒子請出家門后,馮凱旋就進入了他的“全新老爸”頻道。

要學的,要補上的,還真不少。

比如做飯,這可不是把朱曼玉留在冰箱里的那些菜做熟了那么簡單,還要做到好吃,讓兒子愛吃,每天不重樣。所以,現在馮凱旋下班后常在超市里轉悠,而晚上的時候,他常拿著一本菜譜在看,《幸福早餐》《元氣夜宵》《從今天起好好吃早餐》《天天早餐不將就》《雙休日的美滋味》……書中那些體現“00后口味”的萌版早餐,更是他使勁的方向,諸如“青檸奶油鱷梨恐龍煎蛋”“沙灘太陽足球場”“海綿寶寶炒飯”……

除了做飯,再比如,接送補習班,下班后得掐著時間打車趕過去,有時晚上不巧遇到自己有主持活兒,那就更像打仗了:把兒子從春風中學接出來送到補習學校后,得飛一般趕去酒店;等主持結束,再趕回,不動聲色地在補習學校門外等,這時差不多是晚上九點半,兒子正好要下課出來。

還比如,試卷簽名,雖是學校要求家長的規定動作,但寫什么呢?總不能總寫“閱”“已閱”“需要努力”,但真寫上“成績退步較大”“望老師嚴加督促”,也不太妥,因為也要顧及兒子的面子,簽字的時候,兒子就坐在身邊呢。他想,朱曼玉以前寫什么的呢?

又比如,兒子在做作業時,偶爾會隨口提問,某個字想不起怎么寫了,某個公式不確定了,某句古詩后面接的是哪句。對此,但凡涉及理科的,以如今高中課程的難度,馮凱旋這當爸的哪能做得出呀。但,即使是那些屬于文科的,他多半也回答不了,或者答錯,這讓他感覺自己像個白癡,一問三不知,當年的書怎么讀的,忘到哪兒去了。他只能對兒子說,別總問,你自己查,自己查,印象深。兒子就不再問了,本來就是隨口問問的。于是,這又讓他這當爸的有沒參與兒子學業的內疚。

還比如,即使對付兒子的作息時間,早上叫兒子起床別睡了,晚上勸他別做題了可以睡了,也沒很簡單,因為小孩不會總隨你這么好說。

……

總之,林林總總,這都是“全新老爸”頻道里要對付的功課,以前沒弄過的,要學要補,還真不少。

那就頂住吧,練一回當高考生的爸吧。馮凱旋想。

朱曼玉已經搞砸了她自己,他當然得當心。

馮一凡可沒覺得馮凱旋有多手忙腳亂。

他頂多覺得這爸有些笨手笨腳,有些傻乎乎的。比如他給自己按著那些不靠譜的菜譜做的東西,有些好像是做給小朋友吃的;而有些呢,又好像是做給戀人的,比如最近做的一款又紅又白的早餐,蛋白奶酪番茄疊在炒面上,外面還綴了一圈草莓。難道是“愛心”不成?還有一道,是一片吐司上加果醬、花生醬,點上了紫菜,拗出奇怪的造型,說叫“作業本”……

與這些用力過猛的早餐相比,讓馮一凡更覺喜感的,是某些夜宵,它們就像馮凱旋不時穿上身去的那件正裝,狀態高端,但透著一種可疑的氣質,事實上,它們也幾乎與他的正裝同時出場。

比如這個晚上,馮一凡從學校自習回來,推門進屋,爸爸從廚房里探出身來說,一凡,今天有好東西吃。

馮一凡注意到爸爸好像也才從外面趕回來,衣冠楚楚,翻翹頭,還來不及換上居家服。像個魔術師。

一分鐘后,他還真像魔術師,從廚房里端出了一碗龍蝦粥、兩個叉燒包。

于是,馮一凡就知道爸爸又去喝喜酒了,因為他做不出這樣的吃食,也因為這不是他第一次這樣打包了。

按爸爸的說法是——“爸爸去喝喜酒了,回來晚了,來不及做夜宵了,就給你打包了。他們聽說你在家復習備戰高考,都說,多裝點、多裝點,加油,沾喜氣”。

其實,自從與這個爸同住在這屋子里后,馮一凡也已經感覺出來他好像有很多地方喝喜酒的樣子。爸爸的口袋里經常裝著小盒喜糖,它們被帶回家來后,就散落在這屋里的許多角落。

所以,這個晚上,馮一凡喝著這碗極其鮮美的龍蝦粥,問爸爸:你又去喝喜酒了?

馮凱旋說,是的,最近同事結婚多。

馮一凡同情地瞅了他一眼,說,那你最近花了很多錢?

馮凱旋一邊換上睡衣,一邊對兒子說“沒呀,沒花錢,還拿錢”,突然反應過來,忙轉過臉來,看著兒子問,你說花錢?

馮一凡說,喝喜酒不是要送紅包的嗎?

馮凱旋恍悟過來,笑道,是的,是的,都送窮我了,一個月的工資都送沒了。呵呵,看樣子,我得等我兒馮一凡結婚的時候,把它們一并收回來。

馮一凡臉都紅了。

后來他埋頭做作業的時候,心想,我結婚的時候?你那時又不是我這個家的爸了,沒準你再婚了,沒準我還不叫你來呢,你的錢收不回來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