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你的秘密

看著老爸馮凱旋如今對于儀表的重視程度,馮一凡也會懷疑他是不是有女朋友了,或者在找女朋友,因為以前住“豐荷家園”自己家的時候他還不是這樣的。

馮一凡心想,靠,你現在就找啦?你又沒離婚。這是小三。

心里有這不忿,有些晚上,馮一凡一邊做作業,一邊就會對坐在沙發上看手機的老爸有情緒,因為他的那只手機不時發出嘟嘟嘟的微信新消息提示音。

馮一凡皺眉,心想,誰啊?這么晚了,女的嗎?

而這個晚上,馮一凡見爸爸走到里屋去接聽電話,他聽見他在說:“好的,周四傍晚見,凱悅酒店。好的,我來我來,不見不散。”

馮一凡心想,周四?凱悅?還不見不散呢,有沒有搞錯啊。

結果周四傍晚,馮一凡在學校食堂吃了晚飯后,沒上夜自習,而是出了校門,轉了兩路公交車,來到了城南的凱悅酒店。

馮一凡走進酒店,大堂里華燈璀璨,花團錦簇,一對辦酒宴的新人在迎賓。

中學生馮一凡以前沒來過這里,他心想,我靠,這么高檔的地方,馮凱旋你真太燒包。

馮一凡穿過大堂,先在大堂吧看了一圈,沒有爸爸的身影;然后又摸進了一樓咖啡廳、二樓中餐廳和西餐廳,看了,也沒有。

馮一凡從二樓沿著旋轉樓梯往下走,高懸的水晶燈近在咫尺、華光萬道。他心想,這么高檔的地方,爸爸哪有錢啊,多半是換地方了。

馮一凡走回到大堂,見那對新人正準備入場。他突然決定跟去東側的宴會廳看看。

他心想,沒準他是來喝喜酒的,他不是老在喝喜酒嗎?

于是,馮一凡跟著新人往宴會廳走過去。

這個晚上,婚禮一開場,主持人馮凱旋就遇到了麻煩。

因為電腦程序意外出錯,開場的燈光秀砸在了現場:眾目睽睽下,音樂突然消失了,光柱混亂搖曳,讓人目眩。

趕緊關掉,宴會廳里,一片黑暗,但新人已經在進場了。

怎么辦?喜果婚慶公司婚禮督導寶生頭腦里一片空白,都要哭了。

已經在臺上的馮凱旋,拿著話筒,原本正要聲情并茂地說開場白了,但這突如其來的故障,讓他也當場蒙掉了。

時間滴答,空氣似在燃燒,臺下來賓瞠目結舌。馮凱旋腦海里突然電光閃過,他拿著話筒,在昏暗中說,各位親朋好友,讓我們在這暗場中,打開我們每個人的手機,打開手機燈光,讓我們一起,為新人點起我們的燈。

臺下的親朋好友瞬間懂了,于是紛紛舉起手機按下電筒,四下一片星星點點。微光映照著臺上馮凱旋微笑的臉,他說,我清唱一首歌,讓我們在歌聲里,用我們手里的這片星光,照耀新人前行。

他就唱起來:

星光燦爛

穿過黑夜飛到你身邊

年輕的心

帶著那份驛動的心情

等待已久的夢只有自己知道

不會向誰說還是想做回自己

多少風雨才讓我懂得這個世界

多少沉默才讓我感到只有你最真

才會真心為我難過

……

臺上的馮凱旋,當然不知道此刻兒子馮一凡正站在臺下的陰影里。

站在陰影里的馮一凡,面對臺上的爸爸早已目瞪口呆,有那么一刻不知身在何處。

這人是爸爸馮凱旋嗎?

有這樣好的嗓子,有這樣機智的反應,不是故意制造的創意效果吧?……

馮一凡怔怔地望著臺上這人,像在看一個夢境,是他的夢境,還是他老爸的夢境?

禮服、翻翹頭、喜糖、喜酒打包夜宵……曾經疑惑的種種細節,此刻像這場子里的點點微光,浮出記憶,迅速連成了一片,令他洞悉,原來是這樣啊,他瞞著我們在做這個呀。

他都快哭了,恍若自己被這人置在了一片假象里,瞞得這么深。他感覺自己不經意間掀起了窗簾的一角,這最熟悉的陌生人。這茫然和不忿,讓心里瞬間體驗了自己的虛飄和無安全感。他想,原來這樣啊,原來啥也不知道。他想,這老爸在搞啥哪,啥都不說的。

馮一凡側耳聽,老爸的歌聲正在穿過人群:“多少沉默才讓我感到只有你最真/才會真心為我難過……”

他看見老爸伸展著一只手,像在幽暗中表白內心,也像在指揮著全場推進一支小暖曲。

這畫風超出馮一凡所有想象能力之外,包括做夢的邊界。但現在,它就活生生地上演在他的面前。

比馮凱旋與朱曼玉合演在他面前的那一出,要高級,牛×。他心里說,我×。

他心里的另一種感覺則是,如同坐在一列高鐵,在飛快穿越茫然、喜感、憂愁,甚至可憐,各種滋味。

到后來,這些滋味把他搞迷糊了,令他鼻子發酸,眼淚奪眶。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