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媽媽的路途

父子倆出門15分鐘后,朱曼玉拎著一個保溫盒,開門進來。

她是準備來強行突破的。

因為她已經有三個星期沒見著兒子,沒跟兒子說上話了。

這個星期六的下午,她在“豐荷家園”的家里,想著這事,心里無比抓狂,后來她去了一趟菜場,回來后燒了一鍋兒子最愛吃的紅燒肉。她把紅燒肉裝進保溫盒,然后,準備以裝作給老公馮凱旋送菜的樣子,前往“書香雅苑”強行突破,闖入門去,與兒子馮一凡說上幾句。

都三個星期沒見了。

人生有幾個三個星期呢?如果明年考到外地去了,那么一起過的日子扳著手指頭都數得過來。即使不考到外地去,18歲以后總要出門,交女朋友,讀書就業,過他自己的生活,所以母子倆朝夕相處的日子其實沒那么久長,一天天都得珍惜了。而現在都三星期了,所以闖入是必須的。

所以,朱曼玉拎著保溫盒就過來了。

開門,進屋,她叫了一聲:嗨,看我給你們送什么好吃的來了。

沒有回應。她發現屋子里沒人。

她這才想起來,今晚上馮一凡在“經緯化學”還有一個培訓課,該是去培訓了吧。看,三個星期沒在一起,下午亂箭穿心,光想著強行突破,沒想到這一點。

她想,剛才來的路上太堵了,多花了半小時,否則還是能撞上的。

那么,要不要在這里等他們晚上回來呢?朱曼玉把保溫盒放在餐桌上,猶豫著。

她突然看見了餐桌上的書包,也看到書包旁擺著的“經緯化學”講義資料和“經緯化學”聽課證。這些東西都是她幫兒子報名時從“經緯化學”那里拿回來的,她當然眼熟。

她怔了一下,還沒走?

她看了看手表,五點半,這個時間應該要出發了。她有些疑惑。

她在沙發上坐了一會,也沒見父子倆回來。她就開門出去,想先到樓下小區里去找一下看看。

她坐電梯下來,在單元門口,遇到了宋倩家的喬英子。她隨口問了一聲,哎,英子,你有看見馮一凡嗎?

喬英子笑著說,剛才看見馮一凡跟他爸出去了,說去香格里拉飯店。

“香格里拉?”

喬英子說,嗯,馮一凡說去幫他爸婚禮上做事。

他爸婚禮?做事?朱曼玉心里突突亂跳,想象力瞬間鋪展得無邊無際。她腳步凌亂地往小區中央走,心想,他爸婚禮,跟誰啊,這就能辦了?還沒離呢?兒子去做事?課也不上了去做什么事?天哪,兒子知道我們的事了?她迷糊而焦慮地走著,想想又不對,好像還不至于這么亂來,可能是帶兒子喝喜酒了。她就掏出手機,給馮凱旋打過去。

這次馮凱旋很快接了。她問,你們在哪兒?

她聽見馮凱旋說,我送兒子去培訓班呀。

她克制飛快的心跳,按捺住自己的聲調,說,你們在路上?

她聽見馮凱旋說,是的。

她問,送完他后你去哪兒?

她聽見馮凱旋說,我在“經緯化學”那邊等他。

她心里真想暴揍他,但她沉住氣,裝作開玩笑地說,今天你不去喝喜酒嗎?

她聽見馮凱旋笑了一聲,說,我哪有這么多喜酒要喝。

朱曼玉開車到香格里拉飯店時,天色已暗了。宴會廳里婚禮已經開場。

接下來,朱曼玉與幾天前的兒子馮一凡一樣,目睹了夢中都做不到的奇葩一幕,看到了枕邊人永遠沒讓自己看到過的奪目一面,那是生活的另一面嗎?

朱曼玉比兒子馮一凡所看到的,還多了一個細節,那就是馮一凡本人。她看見這兒子坐在音控臺那邊,在盯著一臺筆記本電腦,一臉專注,像個小小的電腦工程師。

朱曼玉感覺下午做紅燒肉時自己謀劃的強行突破,與此刻相比,算哪門子強行突破啊。

此刻才是真正的強行突破,并且一突就到了他的隱秘。真正的亂箭穿心此刻才真正來臨。

朱曼玉遏制住自己向他倆靠攏過去的腳步。

與幾天前的馮一凡一樣,她心里同樣像有一列高鐵在穿越驚訝、搞笑、茫然、感染……各種滋味交織在一起。但與兒子相比,她除了是個成年人之外,還是個職業婦女,尤其還是個財務工作者,因而在“易焦慮、情緒化”等當下主婦的普遍性格之外,還有理性、克制的一面,尤其還會算;所以她讓自己在這片裹卷著結婚喜氣的匪夷所思的沖擊波中,像一條魚一樣地張開嘴,深深吸氣,穩做心跳,沒讓自己被驚暈過去,包括兒子今晚“翹課”這事。8000塊的學費哪,她也沒讓這份懊惱情緒在心頭過于停留,因為她明白,眼前的這一幕反差太大,雖一下子說不清什么,但好像有什么東西要琢磨一下。自己被兒子請出家門才三星期哪,這戲就演到這樣了,所以要加緊分辨,事關自己雖小(都快要離了的人了,他唱歌跳舞也好,當婚禮主持也好,只能隨他去了),但事關兒子被帶好帶壞就事大了,一個晚上“翹課”事小,一輩子事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