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小歡喜 >

第25章 爸爸的貴子

整個6月下旬都在下雨。

這雨在南部的青鳳山地區引發了一場泥石流,從山上奔騰而下的泥沙山石,頃刻間覆蓋了山腳下的青鳳村東片的房子和房子里的村民。

如果林永遠那天沒有下山回家,那么他現在還在青鳳山間的香菇種植基地里忙碌。但,那天下午他卻冒雨下山回家去拿一些東西,結果,泥石流在下午4點26分呼嘯而至,30多間房屋被沖垮,他跟另外23位村民被埋在了一片黃褐色的泥漿中……

這消息傳到朱曼玉這邊,跟傳到林磊兒所在的春風中學幾乎同步。這樣重大的突發新聞,在互聯網時代無法遮掩。

林磊兒在李勝男老師的辦公室里,抱著電話泣不成聲。

他已將近有兩個月沒回家去看爸爸了,因為臨近期末,還因為如今周六在“宋家私塾”上課,不想掉課。

原本,再過兩星期學校就放暑假了,他就可以回老家看爸爸去了。

原本,這個暑假他和爸爸將會是多么開心,他先回家跟爸爸一起過一個星期,然后他將去北京,參加北京大學的夏令營。

這次北京之行,原本也是一個會讓爸爸開心的消息,因為這一次李勝男老師又幫他爭取到了機會,而這一次,他剛好有1萬塊錢,所以可以動身去北京,去贏取那張名校錄取優惠協議。

但哪想到,現在竟遭這樣的飛來橫禍。

林磊兒從李老師辦公室出來,看見小姨朱曼玉向他飛奔而來。小姨臉色蒼白,抱著他痛哭。

朱曼玉、林磊兒當天就趕回了青鳳村。

曾經山清水秀的青鳳村,如今滿目瘡痍,老屋宛若脆紙板,被沖毀在一片泥漿里。林磊兒把手插進泥水中,他眼前只有爸爸那天在宿舍走廊里離開時的背影,以及他回頭笑了一下的面容。

那是爸爸跟他見的最后一面。

當時爸爸的身后也是迷蒙的雨天。

那天爸爸突然來學校,是給他送5000塊錢,這錢現在還在他這兒,宋老師還給他了,他準備這次帶去北京用的。

他對著這夷為平地的老屋,淚水縱橫。他對小姨說,我是孤兒了,真正的孤兒了。

因為村里要辦喪事,所以林磊兒在老家待了一個多星期。小姨朱曼玉先回城上班。

小姨走后的這些天里,林磊兒多數時間其實是待在山上的香菇種植基地,因為那里有爸爸留下的更多痕跡。

木屋里還有爸爸的氣息,衣服農具是他下山前擺放的樣子,鍋碗瓢盆桌椅板凳都還在原處……每一個角落都有他的音容。棚子里的那些香菇還在生長,一朵朵,精巧漂亮,側耳傾聽,似乎能聽到它們向上躥的聲息。

四周連綿的群山依然,門前的桃樹已掛青果。真希望一切其實是發生在夢里,但每一陣拂面的山風,都提醒他這不是幻覺。在風中,他好像聽到了爸爸的聲音在回旋,那是另一個世界的他在呼喚自己嗎?

他想起了上一次回家,他與爸爸也坐在這里,面對暮色群山,爸爸的言語在他耳邊飄來飄去。而如今,只有他自己了。

一個星期后,林磊兒回到了學校。李勝男老師在安慰了他之后,對他說,按計劃,你后天就要動身去北京參加北大夏令營了,你盡快從傷心出來,把這一次出行當作調整心情的機會,也當作一次發憤的機會,想想爸爸的期望,你就加油,林磊兒。

但她沒想到,林磊兒說他不想去了。

為什么?你不是最想去北大夏令營嗎?李勝男老師雖然知道他在傷心中,但還是詫異。

林磊兒告訴老師,因為他想好了參加江南大學農林類專業的提前批招生,所以不用去北京參加夏令營了。

為什么?

林磊兒告訴李老師,自己這幾天好好想過了,一是因為想做爸爸做過的工作,二是這個農林類專業提前批招的學生學費全免。

李勝男老師看著他發怔。

她懂他的意思。有些孩子就是這樣的,當他們情感涌起時,你無法阻擋。她當了這么多年老師,又不是沒見過。她很感動。

另外,她也知道,如今他爸沒了,他小姨要同時承擔兩小孩讀大學的學費和生活費,這確實不容易,這小孩是懂事的。

李勝男老師拍拍他的肩膀,說,好的,我懂的,林磊兒加油,老師覺得你是最棒的。

朱曼玉聞訊趕去學校勸林磊兒。

她知道這機會不容易,外甥去的話,贏得簽約的可能性比較大。

但她怎么勸也改變不了他的主意。

朱曼玉走的時候,林磊兒小聲說,小姨,你是不是不高興了?這樣咱們家可能就沒有北大生了。

朱曼玉已經走到了門口,又回頭走過來,擁抱了這外甥,說,小姨不會不高興,只要你心里真正的是在高興,而不是考慮小姨負擔重。無論你去哪兒讀,小姨都覺得好,很滿意,因為你是你爸媽留在這世界上的寶貝,是貴子。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