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哎……戊辰呀,真的跟盂蘭盆節和新年都無緣的一年。

正月三日鳥羽伏見開戰,九月八日慶應改元明治,緊接著同月二十二日會津投降。那一段日子里,似乎沒有解下過手甲腳絆的記憶。

現在的軍人,就算經歷過苦戰,卻不知戰敗為何物。然而只要還是軍人,終有一天會嘗到失敗的滋味吧。畢竟世上本就沒有常勝之軍的存在。

聽著雖然有些不吉利,就讓我來偷偷告訴你這個后生,敗戰的真實模樣。

打勝仗沒什么意外。畢竟只要照思路、遵策略、聽命令,且諸事順利的話就是一場勝仗。因此一般來說,己方能否得勝大家心里都有數。就是下面的兵卒,也會知道這下能贏。

但敗戰卻沒有一個定性。周圍會陸續發生一些始料不及的事。雖然前線的將兵不可能看清戰事全局,但只消看到身邊發生的各種意外,其實就有輸的心理準備了。

鳥羽伏見之戰可以說是敗得一塌糊涂,我們在被壓制的情況下其實也是心知肚明,然而誰都沒想過在人數上占優勢的舊幕府也會輸。

淀堤千兩松吃敗仗,橋本吃敗仗,逃散的隊士們最終到了大阪。就連這時候,大家還是看不清戰事大局,滿心以為如此狼狽的只有自己。

走散的隊士們在事先說好的八軒家京屋忠兵衛方集合,進入大阪城二之丸的時候已經是一月七日了。就是在那時候,也沒人想過要背水一戰與城共存亡。只想著先在城中稍作調整,再突圍出去。

可就在我們進入大阪城后,意想不到的事發生了。

公方大人竟與我們擦肩而過,回了東邊去。當然,誰都沒有說他是逃走了。我們所聽到的說法,是將軍為了扭轉戰局回了江戶,只消海路十來日后他便會率八萬旗本回歸,我們要做的,就是撐到那個時候。

戰爭,賭上的是自己的命,誰都不會也不愿往壞處想。然而若真的只是調遣旗本出陣,萬萬沒有大將親自返回的道理。再說了,連副大將格的會津大人、桑名大人、御老中板倉大人、酒井大人也在同行之列。如此陣容,不是逃走還能是什么。

后來我聽說啊,也不知道他們離開時有多慌亂,連德川將軍的金扇御馬印都被扔在了本丸的御座所。

古怪還不止這些。先是大手前的役宅起火,火又正巧借著夾雪的北風蔓延進了城內,這一下啊,城內聚集的裸馬和掛鞍馬發了瘋似的掙脫韁繩,簡直亂了套。

畢竟是那種特殊情況下,誰都不信那只是一場事故。嚷著薩長進城啦,敵人的影兒都還沒見到呢,一個個倒先亂了陣腳,甚至還有覺得無力回天直接切腹的冒失鬼。

在那樣的混亂中,近藤勇可是拼了老命啊。要知道,若唯唯諾諾地交出天下的名城,可是會遺臭后世的。他揚言不論勝敗,哪怕切腹也誓與城共存亡。

如果那時候近藤不是身負重傷,也許就真的如他所愿了。畢竟與他抱有相同念想的武士不在少數。加之對新選組而言,這樣的謝幕應該再合適不過了。

土方站出來勸告他。就算想要跟敵方決一死戰,他的身體卻無法自由活動,恐怕連切腹都做不好。近藤熬不住土方的堅持,終于妥協了。

現在看來,大阪城就該是我們的埋骨地啊。要是那時候風風光光戰死,新選組后來也不用在夾縫中求生以至于走投無路,近藤也不用蒙受被 斬首示眾的屈辱。

你說我?如果那時候真的那么決定了,我會如何抉擇?

死是不會死的。我可不是那種想為德川的末世加筆添花的武士。應該是會馬上逃出城,躲到某處直到風頭過去吧。之后會如何度日那可就說不清了,不過待明治過了四十五年后,還是會在這里像這樣和你一起喝酒吧。

當時要真的選了那條路,我的故事也就到今夜為止了。讓我厭煩的是偏偏后續還有很多很多啊。

我們當夜就乘小船離開大阪,登上了停靠在天保山沖的幕府軍艦。軍艦有兩艘,一艘叫富士山丸,另一艘是順動丸。我上了富士山丸,發現滿滿當當全是人不說,還大多都是傷病號,就是死了人也只能這么擺著。真是一場目不忍睹的海上之旅啊。

剛才提到的久米部正親和市村鐵之助,就是在富士山丸里。

冬天的海波瀾洶涌,海路并不好走。連我都差點以為自己要交代在路上,也的確死了不少人。

當今兵器也先進了,就算是死在戰場上也輕松不少了吧。要是放在以刀和長槍,再加上半吊子威力鐵炮為武器的過去,死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兒。能當場死亡那都是運氣,基本都是因為無法有效止血,在痛苦中失去意識,或是細菌進入傷口卻還奔波幾天十幾天最終力竭而死。沒有軍醫和救護兵,也沒什么有效的藥。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