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三

本鄉真砂町的小巷里,飄出了烤秋刀魚的熏煙。

應該是因為比平時來得早了些吧。晚飯時登門的確有失禮數,可穿著軍服又著實無處可去。不知不覺地,就走入了通向一刀齋家的小巷。

秋刀魚正當季。可實際上在開始兵營生活后,這類食物的歲時記基本就與他無緣了。軍隊考慮到防疫問題,菜單上是不會出現生魚片或活魚的。平日里吃的魚,不外乎就是腌鮭魚、腌魚、燉干鱈魚一類的。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烹飪起來比較費時,就連這些一周能吃上一頓也不錯了。

要說其他六天的菜單的話,基本除了肉就是肉。牛肉豬肉各兩天,剩下兩天鯨肉和雞肉各占一天。晚飯如果是魚,那午飯也絕對就是肉。也就是說在軍隊里每天吃的都是昂貴的肉食,而且還是一整年不間斷,這與一個月一兩頓肉的平民生活相比,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先前有傳言,說是因為日俄戰爭之后,軍隊認識到了與俄羅斯士兵體格上的差距,才開始徹底貫徹肉食的,但梶原記得戰前的士官學校和幼年學校里,也是一水兒的肉。

不論如何,諸如吃不到當季鮮魚的抱怨,簡直就是不知足。“哎喲,這……”夫人邊解著袖帶出現在玄關時,一臉的意外。“這不是梶原先生么。實在是有失禮數。我馬上就去準備,請稍等片刻。 ”

一時間摸不著頭腦的梶原只得傻站在了原地。只見夫人回到廚房,囑咐了女中幾句。隔著圍墻,能看見女中從后門走了出去,慌慌張張地跑向了巷子的另一頭。這時候,梶原才反應過來夫人說的“有失禮數”,指的是她自己。女中應該是被叫去買秋刀魚了。

夫人又回到了玄關。每說一句話都要鞠躬下去的行為,應該是過去女子立而不語的做法吧。

“失禮的是我才對。我改天再來拜訪,請不用介意。 ”

“您別這么說。其實就在方才,我和我家老爺在意見上有了分歧。老爺說您今天還會來,讓我多買一條魚,而我卻沒有贊成他的主意。我見梶原先生早上才回去,又沒表明今天還會不會到訪,這才貿然斷定您今天不來了。 ”

稱自己的丈夫為“老爺”,是武家的習慣。商人家一般都會叫“當家的”。“我還是下次再來吧,請代為傳達一下。 ”梶原整了整軍帽說。“這就表示這次是老爺他猜中了。一直以來夫妻之間有不同的看法,我就從來沒有猜對過。請您別太往心里去。 ”夫人緊閉起帶了一口黑齒的嘴,仿佛銜著一把刀,她抬起頭看著梶原,看起來像是在瞪他。

怎么了?

趁熱吃啊!瞧,像這樣,我家的吃法就是不蘸醬油。以前也用過柚子汁,可要說跟鹽烤秋刀魚最搭的,還是得數這個酸橘。那味道高雅又不張揚,能充分襯托出秋刀魚的風味卻不至于喧賓奪主。

酸橘是南方的果實,在東京是買不到的。據說這是阿波德島的特產,每年夏末的時候,蜂須賀侯爵都會送一些給會津大人,然后會津大人再分給我們這些舊臣。

秋刀魚和酸橘簡直就是絕配呀。我心里琢磨著當主大人怕是不知道秋刀魚這種下賤的魚吧,于是就給獻了活物上去想讓他也嘗嘗。結果根本沒什么特別反應,因為年輕的當主早就知道了,還笑我思想老古董呢。

說雖然不知道祖父那輩如何,但自先代當主起就已經用酸橘灑在秋刀魚上食用了。說起烤魚,首先想起的就是鯛,過去吃烤鯛魚也只是吃個半身,而秋刀魚卻是當代當主的最愛,別說半身,連腸帶骨都要吃得干干凈凈。

這么一來的話,軍人就有些可憐了。上至當主下到貧民,到了秋天無法品嘗秋刀魚美味的,看來只有軍人。便宜好吃又營養。連這個都吃不到,大日本帝國軍人又如何。

兵營里最忌憚的就是火災和食物中毒。所以是不讓吃魚的吧。雖然同樣都是活物,的確沒有聽過有人吃肉吃壞肚子的。

警察官的宿舍里,如今也是每天鹽烤秋刀魚,年輕巡查都被美味收服了吧。

有什么好驚訝的。要是覺得我在蒙你,自個兒問榊吉太郎去。在這個季節吃不到鹽烤秋刀魚的,除了住大山里的,也就只剩軍人了。

哦?我說要來,內人說不來啊。所以秋刀魚才會少了一條嗎?

說什么打擾不打擾的。你不也就是被秋刀魚的氣味給招了魂兒么。我和內人也沒什么意見不合的。連著三夜喝通宵,其實連我都沒想到你會來呀。

慚愧個什么勁兒。我又沒有責怪你的意思。要說的話我還挺開心的,內人也是一樣。只要我樂,內人就高興。只是對女人來說,廚房就是她們的領地,晚飯時間的客人總是會讓她為難吧,這才弄出個莫名其妙的借口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