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四

沖田啊……我們出征甲州的時候,他是什么狀況呢。

慶應三年卯年入秋之后,沖田的病情就急轉直下,時不時還會吐血。鳥羽伏見時他退至大阪后就一睡不起,屬下的一番隊也由永倉兼任指揮著。他是給人放在板車上拉回江戶,然后又被送進了松本先生的醫學所。

同為試衛館一門的數人中,近藤、土方和沖田,加上鳥羽伏見時戰死的井上源三郎,這四人之間的感情堪比手足。他們與我們其他人之間,能感受到明顯的界限。

沖田和井上是姻親,井上又與土方是日野的同鄉。九歲那年,他就成了試衛館先代的入室弟子,對近藤而言就跟弟弟差不多。加上他天然理心流免許皆傳的師范代的身份,更讓他成為了無可取代的存在。

可是就算不是親如手足,沖田也有充分的理由,讓他同時成為我們心中“無可取代的人”。

對沖田總司的評價,只需要一個詞 ——劍術天才。我們來看看,什么樣的叫天才。

比如說吧,把我們需要走的劍術之道當百里來算。雖然所處時空不同,但不管是永倉還是我,或是榊吉太郎,我們都同是這百里路上的旅行者。

就算多少才能出眾些,勤修苦練也至多能走到九十九里,無法前進一步。九十九里的頂峰再往前,就是千仞深谷 ——除非人背上能長翅膀,否則絕對無法飛越這道深谷到達百里的終點。憑著一股子勁登上九十九里頂峰的人不在少數,而他們互相的能力也不過毫厘之差。就連我師父近藤勇,也不過只是這其中的一員。

但沖田總司呢,所立足之地卻是隔著千仞之谷另一端的山頂。他是什么時候,怎么越過深谷的,誰都不知道。只是當所有人察覺的時候,他就已經坐在對面的山頭上,望著天發呆了。

這就是所謂的萬里挑一吧。我到了這個年紀,還沒在那邊山頭上看到過第二個人,至于你嘛,恐怕往后一個都看不到。

對于無法越過深谷的凡夫俗子而言,九十九里到底也不過是百里之路上的一個中間點。但能走到九十九里的人,幸運之處就在于能親眼見到百里終點上的那個人。

沖田總司的無可取代,就是因為這個。

我想起來了。

平定甲府的出陣前,沖田因為病似乎有了些起色,人也在大手前的駐地里。當然,還是臥床不起。

雖然大家都勸他留在江戶療養,但他根本聽不進去,執意要同行。爭論之后,最后是以把帶他到日野去這樣的結論讓其妥協的。

土方勸說的方法很巧妙。如果在甲府交戰,作為天領的日野或者八王子就會成為后方的要沖。不管是整頓兵站,還是關鍵時刻集合千人同心征募農兵向前線輸送援軍,都需要有個人來張羅。而土方就是以一句“能擔起如此重任的只有沖田你了啊”,把他說服的。

現在想想,戰死也并非是沖田的本意吧。他比誰都明白,自己的身體已經不適合戰場了。要是留在江戶,等薩長從東海道或者中山道攻入的時候,不就更不能死得其所了嗎。到時候臥床不起的自己,只能任由宰割,最后落得身首異處的下場。

還有一點,這只能算是我的臆測了。也許他只是想再回可以算是他家 鄉的日野一次吧。

沖田雖然對外稱是白河脫藩,但其實他父親不過是江戶的下級武士,跟奧州白河八竿子都打不著關系。在他還未記事的時候,因父親去世,家祿被收回,是他年幼的姐姐從日野井上家招了上門女婿,又費盡苦心地讓沖田家的家名存續了下來。這些,恐怕少不了經常去日野出稽古的試衛館先代的幫助吧。

日野對于在那兒長大的沖田而言,就是給了自己第二次人生的恩顧之地,是打小就跟隨先代時常來往的故鄉吧。

沖田從來都沒想過有誰能在對戰中殺死他。如果自己會死,那也只可能是被抓起來斬首,或是吐血身亡了。土方把沖田的心思摸得透徹,所以才會提出帶他去日野這樣折中的辦法吧。

御一新那年,沖田總司比我年長兩歲,應該是二十七。

決定出征后,又來了一大筆所謂的軍用資金。

先是城內用板車拉來的千兩箱,足有二千四百兩。我是不知道放現在相當于多少,總之是能讓人看花眼的數額。

接著會津藩又是一千二百兩。加上醫學所松本良順先生差人送來的,總計三千兩。連對錢不感冒的我都記得那么清楚,只能說也是看傻眼了。

除此之外,還有一種所謂的義捐金。都是些商家呀旗本呀或者根本不認識的人,拿著一束一束的小判就來了,跟扔香火錢一樣。僅僅兩三日之間,收到的金就超過了八千兩,加上之前根本無處可用的那些,新選組手頭的金,輕輕松松就過了萬。這簡直就跟天上下了小判雨沒兩樣了。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