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主頁 > 書庫 > 一刀齋夢錄 >

三十六

新宿如今是大變樣了,街上可熱鬧得很呢。

早上七時出江戶日本橋,夜里宿在新宿,這么悠閑的旅程放現在也許會讓人些覺散漫了。換作品川、千住和板橋這幾個地兒,情形也差不多。

其實在宿場停留一晚,為的是讓人再好好琢磨下長途旅行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想想有沒有忘記帶東西,也可能只是方便和同行者約好了在那兒碰頭。至少我進出江戶時,并未在這些宿場受過像通關般受盤問的記憶。

或者應該說,除了官許的新吉原,這幾個第一宿作為當時御府內[1]的私娼點,繁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兒。我年輕的時候,時不時也會和玩伴進出內藤新宿。

就是現在一個月還會去上一兩趟。我都這把年紀啦,自然不是去找女人。不過是因為比起銀座的高級感和淺草的嘈雜,那里氛圍更適合老年人散步罷了。

說架川方面的鐵道時遭到了舊宿場的人們群起反對,這才在隔著老遠的地方設了站。原本的宿場是在青梅街道和甲州道的岔路口附近,距離現在的新宿站還有好幾丁的距離。

在過去的江戶,新宿也是毗鄰御府內的。從半藏御門筆直延伸出去的廣小路兩側,盡是各種寺廟或商家,要往外再走上好大一陣兒才能見著田地。按這情形看,頭一晚宿在內藤新宿什么的,的確有懶散之嫌啊。

慶應四年辰年的三月一日,我們離開大手前的駐地前往甲州。那時用的還是陰歷,放現在的話該是三月末了吧,櫻花也已開了兩三分。現在想來時節太好反而礙了事。沿途綻開的櫻花,讓人有了游山玩水的錯覺,行軍的速度自然就緩慢了。

你也是軍人應該能懂吧。嚴寒酷暑、或是風雨之中行軍的速度自然而然會變快。而相反的情況下,行軍緩慢也是無可奈何。

原本經歷鳥羽伏見慘敗在江戶又緊急補充了百來人后,行軍的節奏就合不上了。更何況我們還拖著大件的行李。這又是大枚軍用金又是鐵炮彈藥的,雖然最終還是只拉了兩門大炮上路,總之只要帶不走的東西,管它是什么通通扔了就是。即便如此,我們那走法還是怎么看都不像是在行軍。

近藤像大名一樣坐在長柄的御駕籠上。那是一架打上門駕籠[2],貨真價實的大名駕籠。

很多人都說后來甲州吃敗仗是因近藤過于自負,但我不那么認為。之所以會選擇坐駕籠,是因為他的手不方便騎馬。長途跋涉中只靠單手操縱韁繩實在太難,還特別累人。萬一要是打了起來,成不了戰力就不說了,一旦落下馬可就丟了武士的顏面啰。

那駕籠由雇來的陸尺[3]抬著,而土方和沖田各自騎馬緊隨其后。

明明已經入春,江戶街道上卻依舊死氣沉沉。

畢竟市內大部分建筑原本都是巨大的大名屋敷,如今都成了蛻下的空殼,自然是靜得很。

沿著護渠走上三宅坂,在半藏門往西再走不上多久就是內藤新宿。到了那附近,我想起了近藤先前說過的話。

說萬一江戶出了岔子,公方大人就能沿甲州道一路到八王子,集結千人同心進入甲府城。

從江戶城以西的半藏門到這兒,的確是一條大道通到底。從其他御門出去就沒有這樣的路。為了困住進攻的敵人,城下的道路都筑成鉤狀或是旋渦狀的。所以那條還沒準真就是留給公方大人逃向甲府的軍道。

更何況那條道的左右兩側,還都是谷地和山脊向下的斜坡。真是不得不佩服東照神君啊,把戰爭的本質看得倒是透徹 ——最安全的行軍路線就是沿著山棱線走。而兩側谷地和斜坡上的街道,則是交給了番町的旗本屋敷、鹽町的大御番組或御先手組大繩地來防守。如此一來,就算城被奇襲攻下,四谷大木戶沿途上住著的旗本御家人也能一呼百應隨軍而動。

從大木戶再往前走,是玉川上水的水番所,從那兒出發往南一小拐,直到下一個路口都是一條長長的宿場町。那幾乎就是江戶街道的延伸了。

再說內藤新宿這個名兒,是取自宿場南方擁有大規模下屋敷的內藤駿河守大人。

既然能裝得下如今的御苑,作為一個當年信濃高遠三萬三千石的大名而言,也算是排場十足。說很久以前東照神君曾戲言“讓馬一口氣跑出去,能跑多大一塊地就都給你做了宅子”,后來內藤大人的祖先也的確受賜了六萬余坪大的土地。雖然這些個老話虛虛實實也沒個譜。不過把甲州道當作參覲交代線路的大名,就僅有高遠的內藤大人、高島的諏訪大人和伊那飯田的堀大人這三家。而只有內藤駿河守大人的下屋敷位于道中盡頭,這總不會單是出于偶然吧。

東照神君也是考慮到萬中有一之時甲州道上必須有足夠的戰力。賜予如此規模的宅邸,想必是讓其用于養兵的吧。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