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

總而言之,磐石般的新選組崩塌了。

準確地說,其實文久三年秋的芹澤暗殺、慶應三年春的伊東甲子太郎一黨離隊這兩件事,都讓新選組有了裂痕,但貴在近藤勇這根主心骨還在,所以不僅沒有崩壞,反倒是變得更加堅實。

御大將的存在意義就是如此。只要大將心存信念且隨信念而動,就算處于劣勢,軍隊要分崩離析也不會容易。可若是連他都變得稀里糊涂起來,無關勝負隊伍都會走向自滅。

薩長這支革命勢力,你知道他們怎么能夠迅速成長起來,以至于達到能顛覆幕府的實力的嗎?

有坂本龍馬策劃的連橫,還有西國諸藩的支持,再通過公家們在暗中活動得以奉事圣上,最終將錦旗握在了手中。這一過程不得不說是精彩非凡,然而軍事卻不單只是由計謀構成的。一旦開戰,二百六十年都固如磐石的德川天下怎可能輕易就能摧毀。

好在德川家的御大將是個窩囊廢,這才幫了他們大忙。原本就算指揮再沒章法,也能穩操勝券的鳥羽伏見之戰卻輸了。一知道薩長陣營里立起了錦旗,就畏首畏尾地逃回了江戶,還打什么打。要是身為御大將卻毫無信念可言,勝仗也是能給打成敗仗的。

大樹公是水戶出身,因此勤皇的意識必然堅定,況且其生母還是皇族。有精神和血脈的雙重枷鎖在,他對錦旗所反應出的畏懼也是情理之中,但被扔在戰場上的家臣們可不認這個賬。不論后世如何去評價裁量他,在我們眼里他就是個窩囊廢。

按德川的設想是要徹底實行公武合體。因此他們才會修習水戶學,認為與朝廷家有親戚關系的大樹公更適合當將軍。但這一切都必須是以萬事商量著來為前提吧。

于是乎有人站出來說沒這個必要了。又說要武力倒幕了。其實就是人家已經看透大樹公的斤兩而已。

要說德川將軍的人格,誰又能摸清。可偏偏就有那么一個人,知道這些不該知道的秘密。就是那個嫁給了第十三代將軍,出身薩摩的天璋院夫人。

不論陷入怎樣的境地,大樹公都不會對錦旗出手。因此公武合體根本沒有必要。談和也毫無意義。

當有人明明白白拋出這些話時,周圍肯定是一片死寂吧。只要大將沒了戰意,成倍的敵人也不值得畏懼 ——這一點武家的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我是自個兒隨便臆想出來的?你要真這么想就當我沒說。為什么會輸掉一場原本能贏的仗?這么多年我其實也都在思索這個問題。

戰爭爆發的時候,我們卻群龍無首。反之官軍一方卻有持有堅定信念的御大將。

萬幸的是那位并不是圣上。是一位通過天璋院篤姬夫人知道了大樹公的秘密主張武力倒幕的人,擔起了官軍御大將的重任。

西鄉隆盛。從鳥羽伏見到箱館,以至到后來的戊辰之戰,他都是官軍堅不可摧的那根主心骨。

關于他,歷史上是眾說紛紜,但最了解他的,莫過于我們這些曾跟他作戰的對手。要單看軍隊規模,他們幾乎可以說是毫無勝算,然而西鄉卻忠于自己的信念凝聚人心,最終扳倒幕府,開辟了明治的新時代。

那些被尊為元勛的人,其實根本就是可有可無。就算沒了誰,也會有人出現,來頂替他。但西鄉不同。沒了他這個人,御一新就不會成功。他才是御大將中的御大將。我說了這么多,你應該差不多能了解當時江戶的情形了吧。本應作為御大將的人,卻在上野山里幽閉著。而一群主戰派的幕臣也不知道會錯了什么意,紛紛聚集了過去。御大將受不了那陣仗又逃回水戶。說他又一次扔下了自己的兵也不過分吧。近藤勇會神經衰弱其實不是不能理解。在當時那種情況下,只有劍術算是長處的近藤偏偏還失去了自己的慣用手,變成那樣也是無可奈何。我和久米部正親一行三十人,拍拍屁股就朝著會津去了。至于后面的人到底遭遇了些什么,我并不是很清楚。聽說永倉他們先去了和田倉門內大名小路的會津屋敷,與反對江戶開城的御家人們碰頭后才去的會津。

西鄉和勝安房在品川進行談判,江戶最終無條件開城投降是在四月十一日那天,也就是說永倉他們比我們晚了一個月才逃離江戶。據說他們那一隊人里,不僅有受過法式訓練的幕府步兵,還加入了會津桑名的殘兵,人數上也是相當可觀了。

而另一邊的近藤和土方,在我們走后不久也動身離開江戶,就駐扎在足立五兵衛新田。真是讓人弄不懂他們。既然都決心要在會津一戰,偏又要在江戶市中心附近徘徊。過了半個月,才轉移到了下總的一個叫流山的地方。既然近藤已是一副空殼,我就只能試著揣摩下土方的心思了。就算勝安房守率領下的舊幕府是真心恭順,但誰也不知道西鄉會做出什么。拒絕開城和談直接攻進來也是有可能的。考慮到這一點,讓主戰派暫時離開江戶,在附近候著的確才是上策。

【記住網址 www.nudtje.live 完美TXT點COM】 先看到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夾
秒速时时彩手机版